第七十六章第二次谈话(1/2)

加入书签

  那是十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当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的那位师父很往常一样在林屋洞内独自修炼,可迟迟没有出来,这让教内的师兄弟们感到一阵好奇。虽然大家心中充满了疑惑,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林屋洞内查看个究竟。心中同样泛着疑惑的我趁大家不注意,偷偷来到了林屋洞洞外,之后躲在林屋洞外的一处石壁后面仔细朝洞内查看了一番。经过一番查看后,我发现林屋洞内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我又不敢深入洞内去查看个究竟。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眼前突然掠过一个人影,“嗖”的一下钻进了林屋洞内。

  “这个人影难道会是我的师父?”这种猜想很快就在我心中给否定了,“按刚才那个人身影来看,他绝对不是我师父,那又会是谁?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尽敢在师父一个人修炼的时候进入林屋洞中?难道他就不怕丢了自己的性命?从刚才那人的装束来看,他不像是我教内的弟子,那又会是谁?”揣着满腹疑问,我不知不觉就已经来到了林屋洞的洞口。随后我伸长着脖子朝洞内看去,可双脚却不敢再往里面走上半步。

  经过一阵犹豫之后,我决定不再管这个闲事。就在我准备离开这里时,洞内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心头顿时一紧,脑海中立刻闪出了五年前在藏书楼下面听到的那个陌生人的声音。“是他!竟然是他!他真的回来了!难道他已经找齐了之前所提到的那两件东西了?那两件东西又会是什么呢?”在好奇心强烈的驱动下,我决定进入洞内探听个明白。打定注意之后,我转过头看了看自己身后,在确定四周没有别人之后,我蹑手蹑脚的朝洞内走了进去。

  进入林屋洞后,我朝着洞内深处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自己会发出一丝的动静,进而被我师父察觉到。随着我在林屋洞内越走越深,我的师父与那位陌生人之间的谈话的声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等到自己能完全听清二人的谈话声音之后,我立刻收住自己脚步,不敢再继续向前了,之后便找了一个能隐藏自己身体的地方躲了起来,静静的听起了我的师父和那位陌生人之间的谈话。

  这时,我就听到我的那位师父高兴的说道:“五年了,我足足等了你五年了,想不到你今天终于回来找我了。这么看来,你一定是找到了那两件东西了?”

  我师父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那位陌生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两件东西虽然都在人界,但其中的一件可并不是那么好找的。运气不好的时候,不要说五年的时间,就算是五百年也未必能找到它。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机缘巧合之下,我终于得到了那件东西。至于另外一件东西嘛,那倒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如今我已经把这两件东西都给你带了,接下来就看你九太子的了。”

  “你果然把那两件东西给带来了,看来我真元恢复自由已是指日可待了。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要将这两件东西带到林屋洞内水下的某一个洞穴中去,不过要想到达那里,必须要把林屋洞内的湖水全部给清出去,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除非……”

  我师父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位陌生人的声音立刻打断了他:“需要这么麻烦吗?就洞内的这点水怎能阻挡得了你我二人,不如我们二人直接下水进入到那个洞穴里去,何必要多此一举。”

  我师父忙解释道:“如果只是我们两个人要到达那里,那的确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现在还要将你带来的那两件东西一起带到那个洞穴中去,这两件东西在水中可发挥不了它们应有的作用了,而没有这两件东西的帮助,你根本无法进入大禹王设计的那个藏宝地点。你可以放心,我有办法将这林屋洞内的水全部排出去,但必须要等到月圆之夜。只要到了月圆之夜,这震泽湖中的湖水便会开始上涨,到那个时候,林屋洞洞内的水也会被相应的倒吸出去,到那时,我再以自己身上仅存的这些法力进行施法,就能顺利地将洞内的水给排全部出去。”

  听完我师父的这番介绍,那位陌生人不解的问道:“为何非要等到月圆之夜这么麻烦?”

  “你难道忘了吗?我的真元还被那宝物给困着呢。你千万不要小瞧了林屋洞内的这些水,就算我体内的真元没有被分离出去,想要对付这些洞内的水也并非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我的真元并不在我体内,而这林屋洞内的水也只要我才能将它完全排出去,对于其他人来说,就算他的法力再怎么高深,也无法将洞内的这些水彻底的排出去。”我师父得意的说道。

  “据我所知,这林屋洞之所以被称作‘天下第九洞’,是因为这林屋洞是由水下无数个洞穴组成的,其中有的洞穴直通向了天界。也正因为这林屋洞是由无数个洞穴组成的,说明了这洞内的水其实是无穷无尽的,我说的没错吧?”那位陌生人说道。

  听了陌生人的回答之后,我的那位师父整个人的说话语气变得更为得意了:“不错,如果没有我,不要说你能不能找到那个藏宝的洞穴,就算你知道了那藏宝洞穴的所在之处,也进入不了那里。当初,大禹王在降服我之后,迫使我把林屋洞内的水给全部排了出去,只有这样,他才得以将那宝物与我的真元一起带入进林屋洞内。接着,他便借助那两样东西将我的真元和与那件宝物一起封印在了林屋洞内的某个洞穴之中。等到他将我的真元封印住之后,他便押着我来到了西山岛西北角上的禹王庙,将我关在了那禹王庙后院的地底之下。大禹王之所以要将我的真身与我的真元分开关押,其用意很明显,这样做不仅可以防我重新夺回我的真元,也可以防止别人觊觎那件镇压我真元的宝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