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城中骚乱(1/2)

加入书签

  见御飞儿不断催促自己,让自己继续回忆下去,重阳嘟着嘴说道:“我的这番回忆哪一次不都是被你这个小道士给打断了的?行了,就让我就接着回忆吧。”说完,重阳又开始回忆起了自己在林屋洞内所听到的,有关自己的师父和那位陌生人之间接下来的一些谈话:

  我记得我师父在听完了那位陌生人的一番话之后,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在这天庆观中难道真的藏有一位厉害人物?我有些不信,如果苏州城内真的有这么一位厉害的人物,那他五年前就该现身制止住那一场差点将整个苏州城淹了的水患。”

  那位陌生人似乎对天庆观很是熟悉,听了我师父的这番话后立刻反驳道:“你可别小瞧了那天庆观中的道士,那天庆观的住持玄玑道长法力高深莫测,以我的道行,真要与他交起手来,未必能胜他,更不要说失去真元的你了。五年前他们不出手制止你带来的那场水患,并不是因为怕你,而是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无法分身。好了,闲话我也不再不多说,等到了月圆之夜,你只管施法将林屋洞内的水给排出去,我会准时与你在林屋洞洞口会合,然后带着那两样东西进入洞内。”

  就听我师父回道:“进入月圆之夜之后,我必须在林屋洞外持续施法,才能保证洞外的水不会回灌进来。因此,那一天我不能陪你一同进入洞内,所以我现在就带你去洞内的藏宝点,等我们到了那藏宝点,我再详细和你说该如何使用这两样东西。”

  哦,你不一同前往?难道你就不怕我拿走了那件宝物,却不将你的真元给带出来吗?”那位陌生人故意问道

  这时,就听我的师父大笑了一声,回道:“既然我们已经开始合作了,那我就只能相信你了。等到了十天之后的月圆之夜,整个震泽湖中的湖水便会开始不停的上涨,当我将林屋洞内的水全部排出之时,也就是整个苏州城彻底被滔天洪水吞没之时,到了那时,无论是城里的人还是城外的人,都将无处可逃,这一次可不会再有人来救他们了。”

  “我此行的目的只要那藏宝洞中的宝物,所以你在洞外尽管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的真元重获自由的。好了,那你现在就带我去洞内的藏宝点认识一下吧。”陌生人的声音一落,洞内便不再有对话声传出来了。

  我猜,二人一定是去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藏宝点去了。趁着洞内无人,我慌忙的从洞内逃了出来,可脑中还是不断地回想着刚才所听到的那一番谈话,同时在自己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难道我应该眼睁睁的看着整个苏州城在十天之后被洪水给彻底淹没,看着整个人界在我的那位师父重获他的真元之后变成一座炼狱吗?难道我真的要成为一个毁灭我同类凶手的帮手吗?”想到这里,我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之后在自己心中大声说道:“不,我不能,我一定要阻止他,不能让他祸害整个人界。”

  心中下定了这样的决定之后,我趁着夜色,偷偷驾了一艘小船出了西山岛,准备向苏州城内的知府大人揭露我师父的阴谋。可谁知那苏州城内的知府大人早已被我的那位师父迷住了心窍,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说我故意诋毁我师父,甚至还把我关进了知府大牢内。至今已过去了十天了,我看整个人界已是避免不了一场浩劫了。

  御飞儿终于将重阳的所有回忆听完了,心中暗暗吃惊,这“大禹治水”可以说是上古时期的故事了,虽然自己也曾在古籍中了解过这段故事,但从来没有在古籍中看到有关大禹治水时曾经降服过一个妖怪,并将这个妖怪关押在了这西山岛禹王庙后院的地底之下。如果事情真如重阳所说,让那妖怪恢复了它以前的法力,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看来自己必须尽快弄清楚这妖怪的真身是什么?以及那位陌生人口中所说的宝物究竟是什么?之后要抢在他们二人进入藏宝地点之前阻止他们二人的阴谋。想到这里,御飞儿再也坐不住了,“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朝着紧闭的牢门快步走了过去。

  那重阳见御飞儿突然站了起来,脸色凝重,朝着紧闭的牢门快步走去,心中很是不解的问道:“小道士,你这是要做什么?”

  御飞儿看着自己面前的这扇牢门,心事重重的说道:“想不到在这件事情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大的一个阴谋。要是我没算错的话,今天晚上就是这个月中的月圆之夜,怪不得震泽湖中的湖水从昨晚就已开始上涨了。这么看来,很有可能是那妖怪已经在暗中施法了。事不宜迟,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弄清整件事情的真相,并阻止他们二人的阴谋。要是晚了,那整个事情将会一发不可收拾。可让我感到为难的是,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离开这里,那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可现在,我必须要带着你一起离开这里,那就不好办了。”

  “你要带我一起出去?”重阳有些不解地问道:“小道士,你带我出去做什么呀?我又不会什么法术?真要遇到什么危险,也帮不了你什么忙。可要是让我的师父看到我和你在一起,他一定会要了我的性命的。”

  御飞儿头也不回的回道:“要查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必须千万西山岛调查一下你说的那个禹王庙,之后再去龙洞山阻止你的师父。可如今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没有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