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牢内求助(1/2)

加入书签

  得知那两个妖怪原来是要到苏州城内的天庆观,苏州知府大人悬着的心这才稍稍松了下来,随后他很是不解地在口中自言自语了起来:“照你们几个的说法,这两个妖怪原来是要去天庆观找那些道士的麻烦。这倒真是奇怪了,那天庆观内的道士修炼的目的不就是要除妖降魔吗?为何这两个妖怪要亲自送上门去了,难道这两个妖怪就不怕自己会被天庆观内的那些道士们给降住吗?”

  知府大人的这番自言自语的话还未说完,站在一边的师爷突然插话道:“大人,你就真的认为那天庆观内的道士有斩妖降魔的本事?”

  “这天庆观虽地处我苏州城内最热闹的地带,但在平时很少能看到观内有人出来,同时天庆观也禁止外人随意进入,始终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城内的百姓们只知道那天庆观后院内种了一大片桃花林,每到春天,整个天庆观四周花香扑鼻,除此之外,苏州城内的百姓们对这座道观内有些什么建筑,建筑里面又有些什么装饰一无所知。因此也可以说,这天庆观虽立于闹市,实际上和远离尘世并无一般,充满了神秘感。”

  “神秘感?大人,你难道忘了吗?即使五年前苏州城遭遇了那么大的一场水患,那天庆观内也不见有任何人出来相助,可见这天庆观内根本就没有什么厉害的神仙。如今这两个妖怪的目标是那天庆观,以小人看来,今天这天庆观肯定是难逃一劫了。”

  听了师爷的这一番话,那位苏州知府大人心中不免为那些天庆观中的道士捏起一把汗来。随着自己的危险解除之后,苏州知府大人坐在大堂中央起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来,就在他梳理整件事情的过程中,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什么,猛的从大堂中央的那张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张大了他的嘴巴脱口而出道:“不……不好,大……大事不好!从昨晚开始,震泽湖中的湖水就一直在不停地上涨,如今这天庆观又突然出现了麻烦,这苏州城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竟然和十多天前那位前来知府衙门告密的龙洞山弟子所说的如出一辙。这么说来,那两个妖怪一定是要到天庆观中去找他们要找的那个人去了。也就是说,龙洞山中的那位仙人真的是一个妖怪了?这……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苏州城今晚岂不是要面临一场劫难。”

  边上的那位师爷此刻也明白了过来,连忙出主意道:“大人,看来那位龙洞山弟子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了,那位龙洞山的主持真的是一个妖怪。由此也可以证实,那位今天一早被你关进大牢的小道士,他才是真的神仙啊。大人,你还不赶快差人将他从知府大牢内放出来,好让这位小神仙去对付那些妖怪啊。”

  经师爷这么一提醒,这位苏州知府大人方才清醒过来,连忙吩咐自己的手下道:“对,对,对,我怎么把关在大牢内的那位普陀山来的小神仙给忘了。来人呐,快随本大人一起去知府大牢请普陀山小神仙帮忙。”

  边上的那些差役们立刻随着苏州知府大人一起来到了知府大牢。等到众人来到了那一间关押着御飞儿的牢房内之后,苏州知府大人立刻对着御飞儿赔不是道:“小神仙,请恕本官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小神仙。还请小神仙移步,随本官一同前往知府衙门大堂。”

  此时的御飞儿还在发愁自己如何带重阳出去呢,突然就看到那位苏州知府大人带着他的手下匆匆进入了大牢内。随着那位苏州知府大人进入到关押自己的这一间牢房之后,他竟然一个劲的给自己赔不是,这让御飞儿一时之间难以明白这位苏州知府大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连忙开口问道:“大人,小道我哪里是什么神仙啊,只不过是一个多修了几年道,略懂些法术的小道士而已,可没那呼风唤雨的本事。大人,你之前在将我关进这大牢的时候,不还在说龙洞山中的那位住持才是真的神仙吗?怎么突然来到这大牢内改口称我作神仙了呢?如今你一个劲儿的给小道我陪不是,莫非时那位龙洞山中的仙人不愿再帮你,最后又只得来求助小道我了?”

  “小神仙,你有所不知,那位龙洞山中的仙人,他其实是一个妖怪。就在十多天前,这位从龙洞山中逃出来的道士就已经把真相告诉了我,可当时的我鬼迷了心窍,硬是不相信这位龙洞山道士的话,但到了今天,我是彻底地相信了他的话了。”那知府大人指着御飞儿边上的那位龙洞山道士解释道。

  “这倒奇怪了,你以前不信,为何今天又突然相信了?难不成在我被关进这知府大牢的这段时间里,外面又出现什么新的状况了?”御飞儿似乎预感到了些什么,急忙问道。

  那位苏州知府大人连忙示意他的那几个随行的手下,将他们一早在城门口看到的事情给御飞儿说一遍。

  御飞儿听到那妖怪是要去天庆观,倒也有些不信,心中忍不住想道:“那天庆观的玄玑道长法力高深,怎么会有妖怪故意去送死呢?莫非这苏州知府大人是在编故事骗自己。”想到这里,御飞儿对着那几个衙役问道:“既然你们将这两个妖怪描述的如此凶残,那我倒是要问问你们看,这两个妖怪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其中的一位衙役马上回道:“这两个妖怪应该是一男一女,其中男的长着蝎子的身体,而另外那个女的则长着像蛇一样的身体,样子真是可怕极了。二人在进入到城内之后一路横冲直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