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法宝玄机(1/2)

加入书签

  听玄玑道长说那金镯已经将自己视为了它的主人,御飞儿心中愈发的不明白了。

  玄玑道长看着御飞儿一脸茫然的样子,笑着继续说了起来:“贫道知道,小道友这是在担心这件宝物会落入不法之人之手。可如果贫道将这件宝物留在了天庆观,这件宝物的处境反而会更危险。不瞒小道友,在与那位戴面具人的陌生人一战之后,贫道的道行已经折了大半,没有个三年五载是恢复不过来的。期间如若有人来强取,贫道自然是无力出手阻止,到那时,不但这件宝物保不住,甚至还有可能给我天庆观带来一场血光之灾。”

  御飞儿谨慎地回道:“这金镯藏在天庆观,也就只有我们这几个人知道,我们几个不说,又怎么会有人知道它藏在这里呢?”

  “看来要让你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贫道必须先给你讲一讲这法宝中的玄机了。等你听完了我下面所说的这些内容之后,你就能明白了。”说到这里,玄玑道长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之后便开始从最基础的法宝知识说了起来:“世间的法宝按它出世的时间,可分先天灵宝与后天功德至宝两种,其中先天灵宝,最初指得是那些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就已诞生的法宝。它们中最为有名的要数:开天斧、混沌青莲和造化玉蝶这三件法宝,它们也被合称为先天三大混沌至宝。据说这三件混沌至宝是由创世之神在天外混沌界中最先找到的,创世之神在将自己的法力注入到这三件法宝之后,又将这三件法宝传给了他的弟子,随后,他的弟子又将这三件法宝传给了他们的弟子,其中的开天斧最终传到了盘古大帝的手中。盘古大帝在这件法宝的帮助下,成功将混沌世界划分为天地人三界,而他手中的开天斧最终承受不住开天的阻力,碎裂了开来,斧刃化成了盘古幡、斧头化成了混沌钟、斧柄化成了太极图,由开天斧化成的这三件宝物又被后人合称为开天三大先天至宝。在盘古大帝开天辟地将混沌世界划分为三界之后,受天道的影响,天外混沌中的先天灵宝纷纷落入了三界之中。如今,它们中的绝大数已被三界中人暗中收藏了起来。”

  说完了这先天灵宝中的故事,玄玑道长又继续说起了后天功德至宝的由来:“那后天功德至宝,它们是由个人收集了散落在天界人三界中的各种材料,经后天炼化而成的,由于炼化材料和炼化人的不同,后天功德至宝之间的威力差别巨大,它们中有一些后天功德至宝的法力其实并不比先天灵宝差,比如说翻天印与轩辕剑,以及我道教祖师太上老君所持的金刚琢和太极两仪拂尘等等。在制作像金刚镯这样级别的法宝时,炼化材料必须用那些集天地之气、吸日月精华的先天材料,同时在炼化的过程中还要不断地将炼化者自身的功德打入到法宝内。由于这些用先天材料炼化出来的后天功德至宝,它所能变现出来的威力一点也不比那些先天灵宝逊色,因此,后人将这种用先天材料炼化而成的法宝也称为先天灵宝。”

  听到这里,御飞儿忍不住问道:“这么看来,戴在小道手腕上的这个金镯一定也是属于先天灵宝级别的了?”

  玄玑道人点头表示赞同:“不错。从这个镯子之前表现出来的威力来看,它的确应该属于先天灵宝级别的,只是贫道我之前从未见过此物,因此也不知道它究竟是来自于天外混沌界,还是经后人炼化而成。如果它真是是由后人炼化而成,那制作它的人一定是一位十分了得的人物。如今,这件宝物能为你所用,想想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道长此话何意?”御飞儿不解的问道。

  “这先天灵宝与普通的法宝相比,不仅威力要比普通的法宝更为强大,而且它先天就具有一定的灵性,只听从自己主人的命令,其他人要是冒然使用它,很有可能会被它爆发出来的反抗力量所伤。”

  御飞儿忍不住的点头说道:“怪不得那面具人在看到这金镯为小道所用后,会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一口咬定我就是他主人要找的那个人。”

  御飞儿的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玄玑道长,他脸上立刻露出一丝的茫然,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据贫道所知,那面具人口中的主人所要找的那个人,不应该是你才对啊。这其中,难道出了什么差错?”说到这里,玄机道长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立刻停止了他的自言自语。

  御飞儿见玄玑道长欲言又止,忙追问道:“道长,他们要找的究竟是谁?是婷儿吗?那面具人口中的主人又是谁?”

  玄机道长面露难色的回道:“小道友,恕贫道不能直言,有关那面具人的主人,我看你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免得又会招来一场杀身之祸。”说到这里,那玄玑道长话题一转,又谈起了一些关于先天灵宝中的常识:“贫道刚才说过,那些先天灵宝级别的法宝都具有它自己的灵性。如同使用者会选择最强的法宝一样,这先天法宝也会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主人。一旦先天灵宝选定了自己的主人,那么这件法宝就会永远只认定这一个人作为它的主人,除非它认定的这个主人死去了,否则它不会去寻找新的主人,就算其他人得到了这件宝物,也无法发挥出它最强的威力,甚者还有可能会被这件宝物给反伤了。不过有两种人是例外的,第一种人是宝物主人的至亲之人,第二种人则是宝物主人的弟子或者仆从在经过允许或者传授后可以使用它。”

  听到这里,御飞儿又插话道:“以小道对自己身世的了解,小道应该不属于这两种特殊情况中的任何一个。这真是奇怪了,要说起来,小道的道行甚至还不如这金镯呢,它为何要选择我做它的主人呢?”

  玄玑道长回道:“这也正是贫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