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巨钳中的秘密(1/2)

加入书签

  说实话,御飞儿之前在看到蟹人的那只巨钳时,心中就已觉得它很不简单。但现在在听了蟹人对他的这只巨钳一番自我吹嘘之后,心中倒有些不愿相信了:“妖怪,你少装模作样了。如果在你的巨钳中真的藏有这么一件厉害的宝物,那你为何还要屈居于这小小的震泽湖中?”

  “反正你这个小道士今天逃不出这个地下洞窟,本将军将实情告诉你也无妨。虽然这件宝物附在了本将军的这一只钳子里面,但它并不愿意承认本将军就是它的主人,这使得本将军无法将这件宝物的最大威力全部发挥出来。可尽管如此,这宝物在本将军手中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也足可以惊天动地了。”说到这里,蟹人忍不住举起自己的那只巨钳,痴痴的看了一眼又一眼,眼神中还不时地闪出一阵阵光亮,显得极为陶醉。在看了一阵之后,那蟹人的神情终于又恢复了常态,继续说道:“本将军之前很少将这件宝贝的真容显现出来,就算自己真的要看,也一定会躲在地底下,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观看,生怕自己在将这件宝贝显现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天上的哪路神仙给察觉到了,顺手将这宝物给抢了去。但今天,为了能将你这个小道士除掉,本将军只能放手一搏,使用一次这件宝物了。小道士,你就乖乖受死吧。”话音一落,蟹人的那一只巨钳中突然散出一阵金光,紧接着就看到有一件东西从蟹人的那一只巨钳中跃了出来。

  随着蟹人巨钳中跃出这一件东西之后,整个洞窟立刻被这件东西散发出来的阵阵金光染成了金黄色。透过这件宝物散发出来的金黄色光芒,御飞儿终于看清楚了,从蟹人巨钳中跃出的那一件东西原来是一把金色剪刀。而就在御飞儿看清楚了这件宝物的真面目时,一股强大的压迫力正随着这把金色剪刀不断散发出来的金光一起传了过来。“这宝物的威力果然非同寻常,看来那蟹人所说的话丝毫没有夸张的成分。”御飞儿这下完全相信了蟹人之前说的话。

  这时,金色剪刀表面突然闪出一道金光,紧接着,这一道金光在空气中瞬间化成了与那把金色剪刀一模一样的一把剪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御飞儿的咽喉飞了过来。尽管御飞儿已经意识到了在这把金色剪刀内蕴含的力量非同寻常,也提前在自己心中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随着这把剪刀发出它的攻击之后,御飞儿立刻意识到,自己之前所做的准备完全是多余的。

  躲?御飞儿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那一把由金光化成的剪刀就已经来到了他的咽喉部位。“完了,吾命休矣!”御飞儿脑中立刻闪出了这样的想法,同时自己心中瞬间放弃了抵抗。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威力,以御飞儿现在的道行,避无可避。

  “啊!飞儿哥哥!”雷婷看到这一幕后,口中一声急叫,下意识地举起双手蒙住了自己的双眼,不敢再看下去。

  就在御飞儿命悬一线之际,戴在他左手手腕上的那个金镯突然闪了一下,紧接着,就看到从这个金镯表面的某个符文中爆出一道金光,在空气中瞬间化成一个与金镯一模一样的金镯之后,朝着那一把即将抵达御飞儿咽喉部位的金色剪刀拦腰撞了上去。

  飞扑而来的金色剪刀被这突如而来的金镯拦腰一撞之后,立刻偏了它原来的飞行方向,贴着御飞儿的脖子飞了出去。就听“轰”的一声,这一把金色剪刀飞速砸入了地面,在地面上制造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逃过一劫的御飞儿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些什么?此刻自己竟然还能活着,御飞儿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闭上眼睛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额头上的冷汗此刻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他的面颊两侧挂了下来。待自己的心情稍稍平复之后,御飞儿连忙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来。当时,自己只看到眼前突然飞出了一个金色的东西,可还未等他看清楚这金色东西究竟是什么?它又是从何而来?那金色的东西就已经撞上了金色剪刀,使得那把攻击自己的金色剪刀瞬间偏离了它的攻击方向,最终贴着自己的脖子飞了出去,砸在了地面上。

  “又是它。”蟹人大声叫嚷着,“小道士,要不是你手上的那个金镯子,你们二人之前就已经被九太子的法术给收拾了。你手上的那个金镯子究竟是个什么宝物?”

  “九太子的法术?”御飞儿听得有些不明白。

  “小道士,你这么快就忘了刚才自己差点被石门上的那条长龙给吞进肚子里的这件事情了吗?”

  “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原来都是你们在暗中捣鬼。”

  “不错,小道士,你还记得残留在那一扇石门上面的那四道破损的符箓了吗?那四道破损的符箓在经过我们九太子的重新布置之后,只要有人不小心碰触到石门上面的那一条长龙时,那四道破损的符箓立刻就会将石门上面的这一条长龙激活。只要石门上的这一条长龙被激活之后,它会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所有站在石门前的人吸进它的肚子内,最终将闯入这个洞窟内的所有人彻底地封印在石门背后的那间密室之中。眼看着九太子的法术就要成功了,不料石门上的那四道符箓被你戴在手腕上的那个镯子发出的几道火箭给全部烧毁了,使得九太子的这个法术功亏一篑。”蟹人心中有些可惜的说道。

  自己两次涉险,却最终都能侥幸活下来,原来都是这一只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金镯在暗中保护自己。御飞儿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之后,感激地看了看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说道:“想不到我从那位面具人手中偶得的这一件宝贝,竟然已救了自己数次性命。我还记得,我在杭州城的仙乐酒店时,有位白胡子算命老先生硬是要给我算命,他说我耳朵小,福缘少,不过现在看来,我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