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皓月当空距离不见得产生美(1/2)

加入书签

  晚上九点二十三,篝火晚会还在继续。歌舞表演已经结束,客人们正在围着旺火,和着舞曲,狂欢乱舞。一天的活动,进行到此时,已近尾声。再过半个小时,当音乐停止、灯光熄灭时,火光独自摇曳时,喧闹一天的草原,将重归自然的宁静。

  王倩将一位喝多的女团员送回蒙古包时,隐约看到草原深处,那片还能被舞台上高压钠灯微微照亮的地方,坐着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暗暗地坐在那里,在他身边,不时有个微弱的亮点在忽明忽暗地闪动着。仿佛一只萤火虫在那里独自飞舞。

  离开蒙古包,王倩准备往私陪房走。再次路过时,看到那个身影还在原地,月光之下,不时从他的头顶升起阵阵轻烟。舞台上的钠灯已经熄灭,唯有天上的明月柔柔地呵护着这片寂静的大地。淡淡的蓝色撒满草原、包顶,蒙古包在月光之下,一个个好像躲藏在草坑里的蘑菇,不时传出阵阵切切私语。微风在脚下轻轻地流过,带着草香。零星的身影间或从蒙古包间闪过,三三两两的说笑着。已经安顿完团员的导游们正在陆续返回休息。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两声酒醉之人兴奋未尽的吼声。

  王倩掏出手机,借着手机的亮光照着脚下的路。突然之间,她很想给一个人发条短信,当她找出号码时,又犹豫不定。她不敢肯定这条短信该说些什么,更不敢肯定发出去后会什么结果,她怕的不是对方回复什么内容,而是怕得不到回复,或是一个简单的:“噢”。

  “睡了么?”终于,她鼓起勇气,把短信发了出去。按下发送键的一刻,心跳陡然加速,手心瞬间呼呼地冒着汗。她握着手机,迟疑地踱着步,虽然是继续向着私陪房的方向走。脚步却是缓慢而不定的。

  “没睡,怎么了?”

  月光之下,她还是感觉到了脸红。她心里想:他真的没睡?他在哪儿?躺下了么?他不睡在干嘛?他是一个人么?该死!我该回复他什么?难道我说要约他出来散步?他不会同意的!那我该问他什么?

  “有事么?”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噢,也没什么事。你在干嘛?还没休息?”

  “睡不着!”

  她看到这条短信,内心里产生了一丝小小的兴奋。她想:他睡不着,那就有机会聊了。

  “我还没回房,刚送客人回包。”

  当这条短信发出去的时候,她正期待着下一条短信的内容。但隐约听见身后那个不远处的身影的方向,传来了“滴、滴、滴”像是手机接短信来电提醒的声音。她疑惑地向那个地方望了过去。那个身影的脸,被手机屏幕那股暗淡的绿光所照亮一些,虽然是亮了,但因为隔的远,加上光亮不足,根本无法分辨对方是谁。只不过在漆黑的幕色下,那一小股绿光,加上一张被绿光照亮、却又看不清的人脸,看起来,甚是诡异和瘆人。王倩下意识地头皮一紧,她赶紧后退几步,这一紧张,似乎冷静了不少。

  那个身影面前的绿光消失了,两秒钟后,自己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关灯了,忙完了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么黑别乱跑!”

  咦?不会吧!难道短信是那个人发出来的?王倩心生好奇,又发了条短信,这次,她想证实一下,接收短信的,是不是那部手机:“我正在往回走,不过我看到一个人坐在草地上,挺瘆人的。”

  发出完毕后,两秒钟,黑影那边又传来了接收音,绿色的手机屏再次亮起,那张模糊的脸再次出现,片刻之后,绿光消失。两秒之后,她的手机又再次响起:“赶紧往回走,这大半夜的,没准谁喝多了没回包。”

  这时,王倩确信那个黑影就是和自己发短信的人,她更好奇他为什么不回去休息。为了进一步确认自己的判断,她大着胆子拔通了那个号码。瞬间黑影那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怎么还打上电话了?”

  “噢,我是想确认一下,我看到的是不是你?”

  “嗯?你看到我了?”

  “是啊,我就在你后边!”

  那个黑影举着手机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头向这边望着。

  王倩壮着胆子向前走着。她挂断了电话,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对着黑影晃了两晃。黑影那边也举着手机晃了几晃,然后就打出了一束手电光,为王倩照亮了脚下的路。

  当两人碰面的时候,王倩微微有些吃惊。眼前的陆川,没穿外套,上半身只有二股筋背心,两个肩膀上泛着蓝白色的微光,靠近时,还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