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暗夜高烧梦吐心声(1/2)

加入书签

  深更半夜,陆川渐渐被身上酥麻的感觉唤醒,混身滚烫,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下都像是埋上了一根细针,每动一下、每与被褥磨一次,都是一种散便全身的触电般的刺痒。身体与被子这间的空气变得很热,整个人仿佛被放进了一只慢慢加热的烤箱里。然而,手和脚却是冰凉的。他想要起身,却发现全身酸软无力。当他睁开双眼想要看看手机里的时间时,却只感觉双眼像被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薄纱,手机屏幕发出的亮光,在眼前模模糊糊,屏幕上的字跳动不止,费了很大的劲才好容易看清那凌晨3:14的时间。

  陆川心里暗叫不好:我发烧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病倒呢?一定是中午晒太阳,晚上吹凉风的结果。不应该啊!往常不管经历什么样的风吹日晒,我这身板都是没问题的呀?怎么今天就倒下了呢?完了!完了!接下来的行程怎么办?

  陆川借着还算清醒的意识,快速地想着怎么退烧的办法。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在自己带的药里,有哪一种可以退烧。这大半夜的,也无处找药,也没法去找人。熬吧!发烧不怕,只要能出得了汗就行。可是现在身体正是越来越热的状态,离出汗还远着呢。估计体表温度已经超过39c,没准还要再升高。口渴,可身边无水。他咬着牙,在枕边背包里摸索了好一阵,只摸到了一只小二锅头的酒瓶,里面还剩有少许白酒。陆川慢慢拧开了瓶盖,找到一张面巾纸上略微倒出一些上去,慢慢在自己的额头、腋下和脖根等处擦着,重重的酒味虽然一时难以将同屋的其他人呛醒,却强烈地刺激着他的鼻腔。本就口渴得很,再闻着这52度的酒味,更加重了对喉咙的刺激。万般无奈之下,陆川一闭眼,大大地闷了一口酒。然后就把头埋进被子,强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又闷了一口。他这么做,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只能希望能通过喝酒,逼着自己出汗。之后,便陷入了晕晕沉沉,似梦非醒的幻觉之中。

  他在高烧中不知不觉昏睡过去。朦朦胧胧之中,他感觉自己正身处在一片映衬黑暗背景上的光影之中,就如在漆黑无边的宇宙里直面太阳一样。那光圈里泛射出刺眼的白光,晃得他睁不开眼。那光圈里好像正有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召唤着他。那声音在说什么?一点也听不清,可冥冥中就是觉得那是在对自己说,在说什么呢?

  “来吧!到我这儿来!”这个声音好熟悉,好亲切。他心驰神往,好想飞向那个光圈。可身体受到的禁锢却限制了他的精神。他低头看看手脚,明显的没有被任何绳索羁绊,可是无论怎么使劲,都无法动弹一根手指。整个人就如同被同样漆黑无形的浓稠的胶液牢牢粘在原地。他张大嘴想要向那声源这处大声呼喊,想肯求那个声音帮助他重获自由。而那个声音却仿佛在说:“你来吧,我在等你!争脱,要靠你自己!被封印住的只是你的身体,你的灵魂依然自由!”

  他奋力地争脱着,最后,他的灵魂竟然像一只破壳而出的蜻蜓一般,嗖地一下,从头顶至胸口撕裂的一道长长的豁口处飞了出来。一刹那间,他觉得自己真的彻底自由了,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牵挂,感觉不到丝毫重量,整个人就如何飘浮在空中的一缕尘埃,无形无色,无声无息,可以任意飘向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哪怕前方是无尽的黑暗,哪怕身边空无一物。此时,那个声音再次想起:“来吧!你自由了!快来找我吧!”

  他轻盈地向那个声音飞去,面前的光影越来越大,光照越来越亮。当即将飞近之时,他发现光圈里有一个美妙而熟悉的身影正在注视着他。“这是谁?为什么这么熟悉?为什么看不清她的脸?为什么看到她那模糊不清的样子,我会有种曾经拥有过的感觉?她是谁?她为什么要召唤我?”

  近了的时候,他隐约已经看清发出美妙声音的那个身影。噢?那不是悦玲么?怎么?怎么她会留出一头长发?怎么她会变得如何清秀?怎么她会在这夺目的光影里?怎么会是她在对我说话?她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只能看到她的唇动,却听不清、听不真她所说的话?噢!玲,你什么要躲在那个光圈里,你为什么要离我这么远?噢,不!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为什么要那么早的离开我?你为什么不愿意留在我身边?玲!我好想你,你知道么?你看到我为你流的泪么?你看到我为你受的伤么?玲!你为什么要再让我看到你?你知道我没日没夜地让自己忙碌的原因么?那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出名,我只是想让自己一次次地麻醉,那样我就可以不去想你了!可是,玲!我告诉你,所有的方式我都用了,喝酒、抽烟、工作、拒绝任何人,拒绝任何靠近我的女人。我以为我可以做到不去想你,我以为我已经忘却了所有的痛苦。可是,玲,你知道么?我越是这样,心里就越痛苦,我越是想要忘记你,却越是想要再次拥抱你!你知道么?我摔了你送我的瓶子,可是我又把散落在地的那些纸星星一个一个地捡起,捧在手里放声痛哭!你知道么?你最后留给我的那只桔子,我一直放在枕边舍不得吃,每晚都要握着它睡去,直到它全部腐烂也不肯丢去!你知道么?我重新串起了我们的手串,可怎么也找不到那一颗最重要的珠子,那上面有我亲手刻上去的“781026”,这是你的生日!你知道你曾经是找的那条丝巾,其实一直在我的床头,我经常闻着它,回忆你的发香,我本来想再给你戴上,可是那一天后,你却不再找它了,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再找它了?难道你忘了它么?难道你不再需要它了么?要知道,那可是我亲手为你挑选的第一件生日礼物啊?为什么最后,却只有它留在我的身边,你却离我而去了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