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管儿上(1/2)

加入书签

  管儿当年和陆川是校友,念物理系,两人是同一年入学。

  其实在同校几千人的大军中,她和陆川也少有可能结识。但命运的安排让两人同一年参加了校内唯一一个演讲协会。当时管儿是协会副会长,陆川不过是入会的一个新人。可即便加入到同一个协会当中,两人也并没有结识,至少陆川不认识管儿,而管儿也没有在意陆川。在一次协会组织的以“仓廪实而知礼节”为题的辩论赛中,陆川那没理狡三分的口才,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一度让对方辩友面红耳赤,气淤难平。

  由于陆川的与众不同,管儿注意到他,似乎有意将他发展成展协会骨干。但陆川却并没有把那次辩论赛当回事,自然也没有把当主持的管儿和那个被他气得默不作声的女生当回事,比赛一完,就跑回宿舍取饭盒打饭去了。

  在第二学期的夏天,学校组织了一场全校卡拉ok大赛,陆川以一首“心太软”登台,所得分数排名靠前,他自我感觉也十分良好。然而在他之后,一位风格独特的女生,以一首许美静的《铁窗》瞬间伏获了包括陆川在内的全场观众的耳朵和心。当歌声响起的那一刻,还在与他人戏谈晚上参加舞会之事的陆川,立即收笼了满脸的得意,伸着脖子张望台上。当她看到管儿一身黑色长裙悠然而现的时候,不禁怦然心动。

  那个时候,他已然和悦玲分手一年,已然给自己的感情判了死刑,已然看破红尘,绝心再不谈感情。可是管儿的出现,却似向他已死的心里注入了强心剂,让他重获生的希望。之后,陆川使开了他那没脸没皮的攻势,开始对管儿的追求,而管儿也是他在悦玲之后,唯一一位主动追求过的女生。在她之后,陆川再未主动追求过任何异性。

  开展追求行动之前,陆川使尽招法打听到管儿有关的消息,在未求助于任何外力的情况下,他居然恬不知耻地写了一封情书,还理直气状地亲自交给了管儿,还恬不知耻地到图书馆约管儿长谈。

  自那以后,两个人算是正式结识,但算不上谈情说爱。因为,在管儿心中,陆川只是一个坦诚而直白的大男孩,没有坏心,但也不算是可令她倾心动容,只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好朋友,不是男朋友。而陆川随着和管儿交往的加深,也渐渐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并非是包头和呼市之间的地域之别,更是家庭文化和教养之间的高低落差,交往得越久,他越觉得管儿的气质和修养非他所能及。于是,他在毕业前半年,在心中默默地退居到好友的位置上,再不奢望得到管儿的接纳。因为他已感觉到,管儿虽然看似平淡内敛,但心中却有着远大的志向和坚定的意志。

  如果把陆川比笨鸡家雀的话,管儿就是那等待展翅的鸿鹄大鹏。当意识到这一点时,陆川再不敢去拖她的后腿,甚至一度退缩到只能遥遥相望的距离。那时,聪明的管儿,也在不动声色中早早察觉到了陆川的变化。她没有做任何异常的反应,只是默默地接受陆川的出现和消失。

  在退让之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