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毡包里的虫子(1/2)

加入书签

  车子在驶入旅游区前停了下来,一群骑在马背上,身着鲜艳蒙古袍的小伙子,手举着展展色旗,他们那黑里透着红的脸上挂满了朴实的微笑。头顶彩珠,手捧哈达的姑娘早早来到车前,右手高举着银碗,哈达在微风中飘荡着。

  “金杯里斟满了纯香的奶酒

  赛勒勒外冬赛

  朋友们,欢聚一堂请您干一杯

  哎~赛勒勒外冬赛

  银杯里斟满了纯香的奶酒

  赛勒勒外冬赛

  朋友们,欢聚一堂尽情干一杯

  哎~赛勒尔外冬赛

  ”

  在蒙古族姑娘美妙动听的歌声中,客人们依次走下旅游车,当他们踏上草原第一步的时候,一条神圣的哈达就已经挂在了胸前。接过姑娘手中的银碗,弹酒敬过天地和祖先,人们走过人群,重又回头欣赏着迎宾的欢悦。男人,女人,小孩,都被这草原的广阔而倾倒,不时四下张望,体会着束缚已久的自由。此时,真的感觉人变小了,自然变大了。

  陆川已经站到了一处空旷之地,戴上了墨镜,举起了他的导游旗,导游旗高高伸起,在空中迎风飘扬。白丽丽此时已跟随着陆川准备重新集合自己的客人。

  “给你,说了半天,肯定渴了!”白丽丽从包中取出了一瓶没有打开的矿泉水,递给了正在张望自己客人的陆川,一路上,她时不时听着陆川的讲解,跟着客人们说说笑,时而又沉默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她观察到,陆川从市区一上车开始到下车,只抽过几根烟,一路上的讲解基本没有停,却没有喝一口水,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陆川很渴。

  “嗯?白导,这水你没喝啊!”陆川一看,还是那还是早晨出酒店时,当他发现白丽丽没带水后,从外边买了两瓶水给她留着路上喝的。此时,身边这个女人,默默地把这瓶水递给她,陆川心中微微有了一丝感觉。这瓶水拿在手里,感觉沉了一些,也感觉温了一些。

  “你快喝吧,我听你嗓子都哑了,一会你还要讲呢,说不了话怎么办,我可不替你!”白丽丽把水再往陆川手里推了推。

  “行,那谢了,回头晚上请你喝酒!”陆川来不及多想,拧开盖子大大地灌了几口水。其实他怎么会不渴呢,将近两个小时的行程,一路走一路说,根本没有时间去喝水,也忘了去喝水,哪个导游都是这样,一上了团,跟骆驼一样,不用吃不用喝也能盯下一天,只有到了晚上客人们都休息以后才有时间找回自己。

  “好啦,好啦,咱们贵州的朋友,现在来我这里集合了,大家来这时集合了!”

  陆川挥舞着导游旗,用喇叭召呼着自己的客人,声音还是那样的亮,但白丽丽却没有再为此而捂耳朵,她已经习惯了。

  “来,我们贵州的朋友,来这里集合喽!”白丽丽也举起了她的导游旗,给寻找团队的客人指引着方向。

  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先后又有两批旅游团抵达草原点。一时间,歌声不断,人声不断,停车场上顿时热闹起来,有拍照的,有伸懒腰的,有着急往草原上跑的,有从旅游车上取行李的,人头攒动,人人脖子上挂着哈达,白色飘带随风起舞,整个场面好似一场规模不小的庆典。

  所有客人都已经集中过来,陆川再次用他的眼睛,清点着自己的客人。草原上,人不能走散,至少在可控范围内,自己的客人必须都要在视野里。一个草原旅游点,同一时间可能会接待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团,哪里的人都有,草原上没有路,但脚下都是路,初来乍到的人很容易迷失方向,要想不迷路,就要时刻跟好自己的导游,看清自己的导游旗,这个时候,导游旗就是一个团队的标志,导游旗就是前进的方向,导游旗就是心中可靠的希望。

  “好朋友们,刚才的迎宾礼大家都经历过了,你们感受怎么样啊?”

  “刺激!”、“小伙真帅!”、“姑娘真漂亮!”、“叔叔,那酒真辣!”

  “现在我们已经正式踏上草原了,接下来我要先带领大家入住蒙古包,在出发前,还是要提醒大家把随身物品再清点一下,进入旅游点后,我们就不回到车上了,你们的手机、相机、录相机、钱包、衣物都要带好,还要强调几点注意事项:一是大家有防晒霜的,请提前准备出来,一会入包以后擦上,下午的草原活动会让你们吃饱紫外线的,不做防护就会和我们刚才看到的蒙古族姑娘小伙一样了;第二点,我们入住的蒙古包是六人一包,没有床,大家自由组合,一会我领到号码以后,会交给白导,由白导负责安排大家入住,第三。。。。。。”

  陆川抬手看了看表,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然后接着说:“第三呢,现在是11:21,我们大约过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集中用餐,下午有想骑马的朋友,现在可以将你们的钱准备好,一会大家进包以后,我会统一收取,然后为大家安排马队,如果有决定晚餐点烤全羊或烤羊腿的朋友,一会也可以直接把钱交到我这里了。第四点是,我们草原上的师傅手艺是比不了咱们城市里的专业水平,做的饭菜相对市区要差一些,特别是一些蔬菜的口感不是很好,这一点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毕竟在草原上,对于蒙古人来说,只有肉和奶才是正经的饭,我们说的各类蔬菜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草了,所以大家来了草原,还是做一回正式的食肉动物吧!”

  “噢,走,吃肉去!”

  “唉,老王,我们家都骑马,你们家三口呢,要不一起骑吧,来一趟多好啊,让孩子们好好玩玩!”

  “要得,要骑就一起骑,就像陆导说的,不骑马哪儿还叫来了草原嘛!”

  “唉,陆导,能不能让师傅把车箱开一下,我有件东西没取呢!”

  ……

  人们七嘴八舌地商量起来。

  “噢对了,现在还有谁要取行李,请大家抓紧时间,五分钟以后我们集体出发!”

  取行李的人们结伴向旅游车走去,剩下的人。围在陆川和白丽丽周围聊着天,有的孩子早就把脖子上的哈达摘了下来,或者是缠在腰上,或者是裹在头顶,或者是系在腕部当了擦汗的毛巾。

  其他旅行社的导游陆陆续续地也在召集着自己的客人,和陆川一样讲解着各类注意事项,但总少不了提醒大家提前准备钱的事情。

  陆川四下张望的时候,看到白丽丽用手摭着阳光往远处看,便走了过去。

  “白导,你帽子呢,有帽子不戴?”

  “我的帽子给了一个小孩了,她的帽子早上落在了酒店,刚才喊着她爸要帽子,我就给她戴了!”

  陆川从身后的背包上解下了自己的帽子,递给了白丽丽。

  “戴我的吧,挺好看的一张脸别给晒黑了!”

  白丽丽下意识地推了推手:“噢,不用不用,我不怕,你的帽子还是你戴吧!”

  “行了白导,这就别让了,我帽子除了旧点,可是很干净的噢,让你戴你就戴上,这是保护你呢!但是别再给别人喽,这可是我的幸运帽!”

  白丽丽笑了笑,还是接过了帽子,她略微端详了一下,慢慢地戴在了头上,然后朝着陆川一笑:“好不好看!”

  “嗯,挺好看,这多好,手也不用举着了,这几天你就戴着吧!”

  “那你呢?”

  “我?我还用愁,天天在草原上跑,早就晒出来了,不戴也没什么,你就别担心了!”

  陆川掏出了烟盒,顺手递到白丽丽面前,手稍抬了一下,示意白丽丽抽不抽。白丽丽看着陆川摇了摇头,也许她是不会当着客人面抽烟的。男导游抽烟很平常,只要不是在旅游车里抽,不是在客人用餐时当面抽,或者不在禁烟的地方,比如成陵大殿里,一般情况下没人会有异议,但女导游要是当众抽烟,不仅给自己,同时也会给旅行社造成不好的影响,至少在客人心时会这样想。男人还是比女人多一些自由!

  点上了烟,陆川深吸两口,看了看客人们都已经到齐,便从腑下取出导游旗,在空看晃了两圈,召呼大家出发,他先走在前面,客人们跟在后边。地陪在前,全陪断后,这是最基本的工作方式,地陪带领大家往前走,全陪最后查人头,有谁掉队了,有谁落后了,全陪就要及时提醒,以免造成客人走失。

  小悦阳,因为在车上有了第一份特殊的礼遇,所以对陆川这位大哥哥特别的亲近,从下旅游车开始,就一直围着陆川转啊转,问东问西的。现在又拉着陆川的手径直走在了队伍的前头。

  “陆叔叔,你说草原上有没有狼啊!”

  “有啊,不过现在已经很少了,狼是很聪明的动物,它也怕人,咱们到的这片草原是个旅游点,人总是很多,所以狼都躲到大草原深处了,我们是看不见的!”

  “那,那,我在草原上怎么没有树呢?我们在山里看到好多的树,可是到了草原怎么一颗也见不着了呢?”

  “没错啊,草原上的树本来就很少,因为啊,草原的海拔高,风又大,树的种子到不了这里,即使到了,也长不了,为什么呢,你想啊,刚长出来的小嫩苗被草原上的大风一吹就倒了,怎么还能长成大树呢!只有在背风,有水的地方才能看到树的。下午你们骑马时能看到的!”

  “那,那,为什么……”

  小悦阳的问题没完没了的顶出来,可见这个孩子很信任陆川,也很好学。

  不同旅游团的客人都在集结向住地进发,纵使没有集结号,人们的步调也如此地一致,是导游带领着大家按部就班地完成着行程,用自己的行动赢得大家的信任和配合。

  “嗨!川儿,嗨,川儿,这儿,这儿呢!”在陆川的左后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个导游正在挥舞着手里的旗子向陆川打召呼。

  “唉,堆儿,今天你也来草原了?哪儿的团?”

  “山东的,你呢?多少人?”

  “贵州的,三十三个,你的呢?”

  “二十八个。你走几天的?”

  “五天的,今天第二天。你呢?”

  “三天,明天市里送团!唉,你这团效益咋样?”

  “几个企业的老板和高管,应该不错,车上酝酿得可以,下午有骑马和点餐的,你的团呢?”

  “唉,不行,撇了一路也没见几个有动静的,是单位组织的团,花公款,说是集体自费的钱不好报,领导不点头更没有愿意自己掏钱的。”

  “唉,中午把领导喝好了,下午再努努力,我们团不错,中午你把客人跟我的客人安排得近一点,有影响就有效果。唉,你给报了多少?”陆川说最后一句话时压底了声音。

  “马**,羊****,腿***。”

  “我靠,你个羊粪堆儿子,跟你说过别报太高,报高容易砸团,说你几次了,你还不改!”

  “我报得高?那还有比我报得高得多呢,那不上周***社的那个‘软皮带’一只羊就报了小三千,一个团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