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秀歌不是为了炫耀(1/2)

加入书签

  自从歇团以后,原本快节奏的生活变得单一而规律。吃饭了有准点,睡觉有了准时,外出的目的除了购物,就是往来于家和医院之间,间或也有了闲瑕时间能去散散步、找哥们练练棍。从最初的不适应,到半个月后的慢慢调整,陆川已经走出适应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习惯。因为不再紧张而劳累的奔波,他的结肠炎恢复得很快,经过大量的中西药调理,已经不再腹泄,原本精瘦的脸蛋也微微鼓起。

  经过医生批准,老爸可以下地行走了。基本的语言功能已经恢复,简单的交流不受影响。左侧身体依然处于轻微偏瘫状态,在外力辅助时,可以双腿直立行走,只是左腿明显不怎么听话,跟不上右腿的节奏,陆川听从医生建议,买来一副助行器,每日陪护老爸分时段进行走路训练。老爸的右手只能微抬至胸部,依然没有什么整体抓握能力。大脑思维能力正常,但情绪时好时坏,一天当中总有几次会莫名其妙地发火,受此牵连最大的人就是老妈。如厕能力正在训练恢复中,为此,陆川专门买了一只可折叠的坐便器。自从身体活动能力开始恢复后,老爸总是想把陆川请来的护身符往脖子上挂,但挂不久就头晕,摘下来又怕丢了、怕摔了,总是握在手里。医生发现后,告诫老爷子和家属好几次,不要往病人脖子上挂重物,本身病发地区就在脑部,挂了重物总会影响供血,增加颈部肌肉负担,如果老爷子实在放不下,那就做个小布袋装上,随身带着。为此,老妈还专门给缝了一个布袋,贴身装在老爸身上。

  由于家里多了一个帮手,老妈和老妹儿的担子减轻了不少,她俩可以安心操持家务,不用风急火燎地轮翻往医院跑了。老妹也能有时间出去会会朋友,做点她自己的事情。

  护工的雇佣期很快就到了,这个人本意还想继续干下去,陆川一家也有意留他,毕竟多个人就多份力。无奈的是,他开出的价码实在太贵,一个月的费用赶上陆川将进三四个团的收入,而且随着老爸逐渐的恢复,护工能做的事会越来越少。权衡再三,家里一致意见决定不再雇佣。做出决定并告知护工后,陆川又给张凯去了个电话,一来是告知不再雇佣护工的事,二来是打听陈总给他批假的事。听到老人恢复的消息,张凯也为之感到高兴,护工的钱已经由财务做好结算手续,只需要护工本人来社里签字就可领取了。至于延长假期的事,陈总虽然不很情愿,但考虑到陆川的实际情况和社里的影响,还是同意了,只是希望他能在旺季结束前早日上班,否则,于公于私都将是一种不少的损失。听到这个消息,陆川心里颇有些失落,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默默地在心里咽下苦水。张凯为了避免陆川有其他想法,也出于想留住陆川的好意,特意为陈总做出决定的隐情做了一翻解释,但总体来说,还是为社里的整体经济利益和团队影响服务,只能牺牲个人利益。陆川表示接受,也没有给社里提出任何条件和要求,唯独请求社里无论如何,也要在年底导游证审验的时候,不要落下他。

  听到陆川要长期休假的消息,社里的有几人私下来过电话。多数人不知道陆川休假的真正原因,有一种声音认为陆川要准备跳槽,也不知是谁先传出的这种谣言,使得来电或看往的人不约而同的都在试探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其中,还有几个旅行社的熟人也来凑热闹,打算挖个墙角。起初,陆川对这种谣言不以为然,但问得人多了,他自己也感觉影响不好,可是,他内心中也确实有一丝想要隐退改行的意思,只是并没有真正纳入到下一步事业规划中,眼下当务之急,是照顾好病人,除此之外,再无大事可想。

  不过真是人言可畏,一旦谣言四起,往往就不好收场。尽管张凯一直很器重陆川,在听到谣言初期也曾坚决地替陆川辩护过。但日子久了,听得多了,他心里也不免要考虑人选接替的问题,加之陈总隐喻地问过他几次关于陆川去留的问题,更迫使他不得不提前做好打算了。

  这一日,几个好友约陆川晚上出来吃烧烤、k歌。陆川再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