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被迫上团诸事不爽(1/2)

加入书签

  休假期还没结束,陆川被旅行社强行叫回了公司。原因是另一个副总私下接了一个宁夏三日游的团,想以社里的名义来接,因为导游实在紧缺,社里只能让陆川顶上来。而这次行程着实憋脚诡异:客人是包头当地的,需要导游自行前往包头后在当地接团,客车也是在当地找的,没有行程计划,只有见到地接社导游后才能知道具体安排,而地接社导游联系方式一直没有确定。不能提前预支团费,必须到宁夏当地找客人的领队现结团款,顺利的话还则罢了。尚若不顺利,很有可能整个团要被扔在当地。而那个领队很有可能真的会耍赖。

  这个团的客人地某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几乎都没有什么正式工作。而那个负责结款的领队是个姓田的五十多岁的老女人,自称是什么项目负责人,其实不过是这帮业务员中的张罗人,既算不上保险公司的正式职员,也算不上是正经的客户经理。说白了,这就是一帮跑业务赚了钱的乌合之众,组织起来闲玩而已。所有人加起来二十八个人,除了两个中年男性外,其余全部都是三十五至五十岁左右的老女人。

  不带团款,司机未知,客人未知,行程未知,地接社情况未知,整个团透着这么多重要的不确定,完全不像社里一贯规规矩矩、稳扎稳打的作风,很像那些野马导游临时拼凑起来的黑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

  坐在前往包头的大巴车上,陆川反复思量着与这次接团任务相关的前前后后,对前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疑惑和担忧,内心中总有莫名其妙紧张感,直觉不断地告诉他,这个团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又被一个无形的圈套包裹着,他正在一步步地陷入这个圈套。

  陆川带着不安之感,住进了社里预订好的位地阿尔丁广场附近宾馆。直到晚上九点多,社里才发来了明天客车司机和那个田姓领取的电话。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躺在床上时陆川的心情,那就是窝心糟肺。和以前接过的任何一个旅游团相比,这个团在还没有见面之前,就让他觉得内心里无法抵制的厌恶。在长久的带团生活里,陆川早已习惯一切按既定计划行事,在有充分准备时随机应变,一切没有计划、没有准备的冒险是绝对不能出现的,一旦出现不确定因素,就要想尽办法找出隐患点并将之清除,否则就会如针刺肉、如沙入眼一般寝食难安。而这个团,处处充满着各种不确定因素,陆川却无从查找隐患点。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升腾起强烈的恨意,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和所处的境地感觉到强烈的排斥。

  凌晨4:30,陆川正在模模糊糊的梦境中跳跃游走时,耳边越来越清晰地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阵某种东西略有规律互相碰撞的声音。天还黑着,四周除了中央空调发出的呼呼声外,一片寂静,“砰、砰、砰、砰”的响声格外醒目。本就不安的心,被这种声音刺激得有些忐忑。陆川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想要努力判断出声音的来源。然而这种声音并非一直持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中断。好奇心越来越重,陆川索性起身下床,绕着房间来回踱步,像抓蛐蛐一样,侧耳倾听着。他顺着声音来到卫生间,听了半天,声音似乎不在这里。又来到走廊,这里除了空调的声音,什么也没有。在声音最强的时候,他终于判断出声音是从床头隔壁传来。陆川第一反应是隔壁闹鬼!他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在墙上,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声音惊扰了那个发出声音的生物。

  然而听过三四分钟后,陆川十分晦气地冲着墙骂了一句。然后回到卫生间大口地抽着烟。原来,所谓的闹鬼声,不过是隔壁房间男女半夜起来办事,又正好两人兴志过浓,节奏过快,动作幅度过大,也正好碰了那张床与墙边之间尚有空隙,结果产生了阵阵“嘎吱嘎吱”和“哼哼哼唧唧”的污晦之声。

  想着隔壁男女正在鱼水之欢,而自己却还在承受失爱之痛,陆川一阵阵气愤和不甘又再次袭来。当他突然想到,某时某刻,悦玲也许正和那个横刀压爱的男人一起做着相同的苟且之事时,就恨不得想去隔壁把那个男的暴揍一顿。

  是的,最近陆川不知怎么了,越来越冲动易怒,暴力破坏的发泄心理也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