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无证导游无良的阴谋(1/2)

加入书签

  中午时分,行至乌海和宁夏交界这地,众人停车找地儿吃饭。由于中途不管餐,所以到了饭馆,都是自掏腰包解决吃饭问题。陆川和老司机一桌,各点了一碗猪肉臊子面。至于口感如何,那不必多讲,公路沿线的饭馆,能做出几口好饭菜的,顶多管个饱。其余人也多是只点一碗面而已。有的人多点了一两盘凉菜,结果惹得那些嘴上说不吃的人纷纷伸筷子。刚刚半碗面下肚,陆川就觉得汤料不对,油大不说,下肚后直觉得肠胃纠结,嗓子眼儿恶心。猜想此面不地道,于是放下碗筷去了卫生间,几翻抠动之后,全部吐了出来。即便这样,过后不久,还是觉得小腹不适,感觉又要跑肚子。其他人们到是吃得有说有笑,也不知这些人的肠胃好,还是天生吃惯了这类不干不净的面食。

  吃罢午饭,继续赶路。一路无话,傍晚时分终于抵达宁夏境内。在城效结合部的某地,终于和地陪接上了头。刚一上车,没说两句话,地陪就拉着一车人到了某个兜售枸杞等土特产地购物店。这让陆川很是不快。哪有刚一接团就让人购物的,况且此时已近天黑,当勿之急是安顿吃饭和住宿才对,至于这么急着赚钱么。他不禁对这个地陪导游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果不其然,刚出购物点不久,就遇到了当地的执法检查,这个地陪小姑娘不安地找陆川要导游证。陆川起初不给,但地陪再三找借口要,最后被问急了,才说出实情。原来,这个所谓的地陪导游根本没有导游证,是人地地道道的野马导游。

  得知对方身份之后,陆川气不打一处来,在无人之处指着小姑娘的鼻子就骂了几句,顺带着把地接社也骂了。小姑娘开始还挺横,七不服八不愤地顶嘴。但没呛巴几句,就发现自己说不过陆川,想要耍赖。陆川见状,当面就给社里打电话,直接把地陪没导游证,要求确认此人身份并撤换导游的事说了个清楚。计调一听,也是又意外又气愤,当即给地接社去了电话,和地接社的计调争吵了一翻。小姑娘一听要换掉她,着急了,拉着陆川的胳膊耍起贱。她说这个团是她买来的,现在要换她,就赔了,求不要换她,顶多赚钱后多分点给陆川。陆川一听更是恼火,把她手一甩,警告她自己不稀罕那三瓜两枣的,少拿钱来恶心人。要是不换人,现在就找管事人把话说挑明了。正在两人僵持的时候,社里计调来电,通知陆川先应付完检查再说,一定要让地陪把客人安顿的落了脚,等晚上两个社之间再继续协商此事,想办法解决问题,期间不要把关系搞得太僵。陆川一听,对计调也是不满,一个劲地质问社里唱的是哪一出戏,大老远地派自己来这出团,整个野马出来混事,现在还要让正经科班出身的导游去迎合这个毫无职业操守可言的小姑娘,简直是污辱人格和智商。计调几翻好言相劝,这才平息了陆川的怒火。

  等到将客人都安顿的住进房间后,陆川找到地陪,再次警告她,不管社里怎么安排,从明天开始,换人也好,不换人也好,如果再这么毫无原则的变更行程安排,任意拉客人到处购物的话,绝不妥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假如客人起了什么矛盾,他绝不从中调合。更别想着再拿着他的导游证到处蒙混过关、招摇撞骗。地陪被陆川狰狞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