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最后摊牌老戏精粗口伤人(1/2)

加入书签

  次日无话。第三天,行程只有两个景点,上午沙湖景区活动,下午北堡西部影视城。

  因为次日就要返程,地陪代表旅行社也下了最后通牒,假如当天不把团款结清的话,将不拒绝按排最后一晚的食宿。

  通过前一天的酝酿,团里近七成的人已经被瓦解,不安的情绪正在团员之间悄然传播着。只是老戏精还被蒙在鼓里,她还沉浸在自己的计划即将得逞的虚幻兴奋之中,还在众人面前表演着她那夜郞自大般的得意和自恋,对个别人猜疑和试探视而不见,对即将遭到的指责和围攻混然不知。

  沙湖半天,众人玩得嗨到极致。几个老女人哇啦哇啦地叫个没完,一个劲喊着要加项目,说是玩得还不够刺激。

  结束最后一项活动,中午临近。走下游船,来到广场,准备集合去吃饭前。陆川把老戏精叫到一边,准备最后摊牌。而老戏精似乎也感觉到陆川的用意,几次三翻地对陆川不予理会,要么是假装和别人说话没听见,要么就是拿着手机假装翻电话,要么就是故意远离陆川以背影相对。几次过后,陆川心里怒火升起,几步走上前,抓往老戏精的右臂,生把她从他人面前拉到了一边。老戏精一见陆川来硬的,也开始耍起硬来,但她本就心虚,加上怒气中的陆川使了大劲,她硬扛不得,毫无悬念地被陆川拉走。停下来的时候,她一把拨掉了陆川的手,还假装下意识地双手交叉护在胸前,仿佛将要遭到如何的非礼。

  陆川见她这样,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心想,用不着这么做秀吧,想让别人看你多有姿色还是要装得你有多么清高是个男人就不会对你感兴趣,更何况你现在这鸟样,恶心到家了,谁还会对你有非份之想

  陆川没等她继续发难,直接问题道“田姐,你看行程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明天就要返程。咱这团款是不是该结一下了”

  老戏精显得极不耐烦地说“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着什么急呢当时说的是行程结束时再给你,这不还没结束呢还没把我们送回去就算结束了假如现在给你,到时候不管我们了,谁把我们送回去啊”

  陆川一听,老戏精要玩文字游戏,尽管心里早有准备,也没预料到她会在“结束”这个字眼上找戏折子。不过,既然心里有所准备,他对此也没有觉得难以应付,随即说“唉田姐,你这么抠字眼可就没什么意思了。咱们这是在宁夏,我只是代表旅行社的,公司要求地接行程结束前结清团款,我就得照办不是,这又不是我的意思。你不给结款,人家地接社也不会答应,到时人家不让走,你还能自己回去”

  老戏精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式,下巴一抬,眼皮一低,满脸不屑地说“哟别拿你们社来压我你以为我信你呢我告诉你,像你这种货色,我见得多了你好好打听打听去,我跑业务的时候你还在学校喝墨水儿呢跟我这儿装什么孙子我到要看看到底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