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石头掉厕所里公粪四起(1/2)

加入书签

  其他团员不知所然地原地打着转,有的还在谈笑,有的开始四下张望,有的正在疑惑为什么还不动身吃饭,有耐不住性子跑去找地陪,但被地陪用几句话塘塞而过。

  两个人的争执还在继续。陆川一步步地打乱老戏精的套路,一步步地激怒她,一点点地将她的情绪引入失控和自相矛盾的怪圈。尽管事情的发展没能完全按照设计的思路进行,出现过数个令陆川难以把控的局面,但都勉强地绕了过去,毕竟陆川还有一个有力的底牌没有使出来,那就是这群不明真相的团员们。

  陆川毫不客气地最后摊牌道:“你就说现在给不给钱吧!你要是不给钱,我也不跟你多废话,现在就给公司打电话,今天的事要是解决不了,我现在就走,爱换谁换谁,就你这样的,我不伺侯了!我现在严重怀疑,那些钱根本不在你这儿,换句话说,你根本没收齐钱。或者,钱就在你这儿,你就是想拖时间,想独吞。是不是?”

  老戏精一见自己的底牌被人看穿了,立马乱了阵脚,急于为自己开脱,但言语之间越来越缺少逻辑关系。她一会儿说钱都收齐了,一会儿说等回到往地就能收起,一会儿又说没那么多钱,现收来不急等等。陆川见机会出现,立马当着她的面,给社里拨通了电话,直接把现场的僵持的情况和自己的合理推测当面告知张凯。老戏精不是和张凯签的合同,自然也不知道张凯是何许人也,还在那里强装镇定。

  哪成想,张凯已从陆川口中推测出事件的背后原委,他要求陆川绝不放松底线,另一方面立刻向陈总汇报了宁夏方面的情况。陈总得知事件进入疆局,赶紧和另一位副总联系,这才知道,原来这个老戏精是这位副总亲属的朋友,两人因为保险业务而认识,又因为老戏精的长期动作而有了密切朋友关系,这次本想借机小赚一笔。哪成想,他的不良动机早已被张凯洞察,并暗自授意陆川做好应对。现如今事件闹得不可开交,整得他不得不有所保留地交待实情。在陈总的警告下,副总给老戏精打去了电话,让她赶紧付款。结果把老戏精给惹毛了,在电话里就开吵起来,最后不欢而散。

  张凯短信告知陆川可以打最后的底牌,老戏精已经没了后缓,陷入骑虎难下、腹背受敌的困境,再来个四面楚歌的话,就更是难于招架了。

  于是,陆川故意大声地将最后通牒重复了遍,意在让地陪和那几个被争取过来的团员们听到。结果不出所料,那几个本就对老戏精不满的人,一听是因为不结团款的事而闹得自己没饭吃,还有可能回不了家,就都本能的急了。不一而同地凑近过来,异口同声地指认到上团前都已经把钱如数交到了老戏精手里。这样就充分证明老戏精手里确实有钱,也确实是有预谋地通过拖延付款的手段私吞他人的团款,加起来足有二万多块钱。在这几个人的挑拨下,又有近一半的人参与到对老戏精的指责之中。由于法不责重,新加入的批判者们仗着人多,言语之间对老戏精更不毫不客气,有的甚至连老戏精常日里跑业务做的那些龌龊丑事也一股脑兜出来给众人听,搞得周遭里笑声和骂声连成一片。

  这几个团员加入后,更多的团员知道了老戏精拿着钱不付团款的事。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