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谁是段姐(1/2)

加入书签

  陆川组织客人们回到马队边上,提示他们检查好自己的东西,等所有人都上马以后,陆川不忘让大家和巴图一家告别,不知什么时候大壮的链子被两个孩子解开了,它也走到主人身旁,用一种不舍的目光看着陆川,还有和他在一起的白丽丽,也许是异性的气味让它产生了爱恋之心吧。等马队慢慢走远后,大壮还依依不舍地独自向前走出了十几米远,最后是在巴图的召唤下才调头回去。一路上,人们略显得有些疲备了,很少有人说话,陆川和白丽丽并排走在马队的左侧,边走边说着话。

  “陆川,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那个女导游跟你认识么,你好像很怕她似的?”白丽丽终于忍不住提到了段姐。

  “唉,别提那个女人了,我看见她就倒味口,那纯粹是个在江湖上混得很展的大姐大!”

  白丽丽听到这话心里不襟想:混得很展?什么意思?混黑社会的?那不至于还出来带团吧?难道陆川被她给整过?

  “我怎么看你见她来后很紧张,好像见了鬼似的?”

  “唉,她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鬼,一个女赌鬼!一个财迷!”

  啊!还是个女赌鬼?这里面有故事啊!白丽丽脑海里浮想联翩。

  “怎么回事啊,能给我讲讲么?”

  “说来真是丢人,几年前我接到一个团,是自带车草原三天团,要求在集宁接团然后上草原,当时就是这个段姐做全陪,我还记得在高速路上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上了他们的车,那个时候我刚开始带团不久,社里给我这个团也是为了锻炼锻炼我。我当时准备得很充分,上团以后一个多小时给他们讲得效果很好,可是就因为我太负责,太认真了,反而暴露了我是个新手的弱点。那些客人说是什么出版社的,个个能侃会说的,不一会,我就按不住他们了,嫌我讲历史民俗的太没意思,于是就互相调侃闲逗起来,那全陪还在中间也是有意衬托地接着话茬,我的讲解结果变成无人喝彩。我那个时候哪知道如何应付这种场面,一时间被他们视我于不在的笑声整得脸红脖子粗的,说话都不怎么连利。那段姐看出我尴尬表情,不但不解围,还跟着客人不停开我玩笑,一会儿问我是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会问我除了讲课本,还会点啥一会又问我,草原上晚上有没有唱歌的地方?我晕,我很晕,学校只教课本,课本只教理论,没人教过如何应付这种失控的挑衅局面。他们问的那些问题别说是不知道,就算是知道我也不能为了迎合就乱说乱讲吧。本来想把话题往正面上引,结果次次都失败。那段姐,还时不时地和那些人开着玩笑,而那些人坐了一天的汽车,早就颠簸得精神疲惫,正需要这样无拘无束的调侃来情绪。抛开我在一边不说,他们和段姐,变换着角度和话题地讲着各种各样我不觉得可笑的可笑之事,虽然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都与我无关,但我还得坐在那边别扭地听着。跟他们说的这些比起来,我真觉得我们在学校男生宿舍里讲的那些玩笑话真是太幼稚了。那算个啥,充其量就是几个臭小子精力过盛,闲来无事在那里胡想乱编。这次在车上我遇到的、听到的可都是实打实的闻所未闻。当时场面失控得情形你真没法想。丢人啊,导游控制不住游客,这是很强的挫败感,本来开头打的基础不错,结果呢,原来他们都是在装,看我还是个嫩茬子就开始欺负我了。这导游挨客人欺负是常听说事,这次可是真真切切地让我一把被客人,甚至连全陪都算上的羞辱,这和我接团前等待的那种想象完全不同,真是始料不及。”

  “那后来呢,这种事我也遇到过,你后来怎么办了?”

  “怎么办?凉拌!实在没办法了,我只能傻笑,他们那些********,我实在插不进嘴去。最后没办法只能不停地唱歌。最后好容易到了草原,安排他们进包,当时已经是下午了,看表演前没什么内容,大家自活动。那段姐直接把我叫到她包里,要我跟她和司机扎金花(赌钱),我说我不懂,也不会,结果她就冷嘲热讽地说我装嫩,说我虚,说我胆小,还说我扭扭捏捏的就像个嫩包。说实话,我当时真就是少不经事,哪经得起她这么嘲讽,几下脸又红了不说,心里火也起来了,心想我他妈招你惹你了,一上团就这样整人,我是没有过,那又怎么了,有错么?我天,你不知道当时在包里那场面,那段姐跟那什么女皇上一样,手里掐着女士雪茄烟,左边站着一中年男人,胖墩墩的身子,穿着一件质地很高档的衬衣,脖子上挂着一根黄金“狗链”,五根手指上,有三根都套着金戒指,肚子太大,无节制地向外突突着,就像即将临盆的孕妇。我在她面前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那段姐旁边坐着的一个人给我让坐,让我也跟着摸两把牌,还当着别人说要验验我的手气如何。我了个去,吓得我实在呆不住了,我在家从小连扑克都不打,更别说玩这种牌九了,我推拖不会打,可众人不信,非要留我,最后趁所有人没注意,把手机铃声调响了,假装接社里的电话才跑了出去!临走时,被那群人好一顿笑话,不是笑我嫩,就是笑我穷,要不就是笑我胆小。”

  白丽丽越听眼睛瞪得越大,她很不相信陆川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陆川,你这不是在编故事呢吧!我怎么听得你不会这么沉不住气吧?”

  “我说,你看看我的脸,听听我的语气,这像假的么,别看我现在干导游这么长时间,该经历的经历了,该见的见了,可是真说起那个时候这档子事,还是气得很呢。你说,一个人会忘了他的初恋么,肯定不会,到老到死也不会,那是美好的,可是一个人不管是男是女,第一次被耍笑,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那也是很难忘掉的,因为那是痛苦的。我编这故事干嘛,我又不会得啥好处,都是纯丢人的事,唉。。。。。。”陆川说到这叹了口气。

  说来也是,白丽丽让陆川这么一反问,倒想起自己大学时候,在向往、好奇、害怕、羞涩的复杂心情下,不知所措地在痛并快乐中,她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享受到了爱情的甜蜜和温馨。当时她以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从此可以把男友牢牢地留在身边。可是后来,当把自己的真心奉献出去以后,男友对她越来越不以为然,一次比一次变得生硬,而不考虑她是否能接受,其它时间里,也越来越不在在乎她的感受,不高兴了会随时丢下她去喝酒泡网吧。拒接她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身上的香水味也慢慢变得不再是她常用的那一种。毕业后,她终于被抛弃了。那一段幸福与失落交织的岁月始终刻在白丽丽的心中,此时当陆川很严肃地讲明他自己当时的处境时,白丽丽开始理解这种感觉产生的合理性了。

  “那后来呢?陆川?”

  “后来,我尽量躲着她呗,尽量给客人忙伙,离她远点,快晚饭时,还接了社里计调的电话,我把这个全陪的情况在电话里说了,收到回复的却是不好不坏的说笑,电话那头居然调侃说这也是对我锻炼的一部分!我给背了,这不明摆着给我下的套么?闹了半天社里人早就知道这个全陪的能量,故意让我上团接受再教育。我靠!这纯粹是**型成年人教育。不过有一点挺好,晚饭的时候,这帮人超爱吃羊肉,不但点了烤全羊,还要了五只羊腿,最后不过瘾,又跑出去吃了大概五百串烤羊肉。当晚我是大大赚了一笔。那段姐也高兴得不得了。一个劲地在客人身边陪酒卖笑的,我在餐厅里不下十次看见她的和客人搭肩搂背的逢场作戏的样子,也看到她的豪爽如男人一般把一杯杯的啤酒、白酒一饮而尽,换得满场喝彩。我了个去的去的去!这段姐真不愧是酒场女汉子,我见过女人能喝的,却没见过她这么能喝的女人!我不禁觉得那个女人好厉害,又好可怕。她这么卖劲儿到底图个啥?还不是一图痛快,二图有钱赚。点了这么多风味餐那可是一大笔呢,再加上明天还要骑马还有提成。她现在的卖弄风情肯定是为这目的。”

  “你呀陆川,这种事在现在社会不都这样,不这样哪能有钱赚?你还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真是少见多怪!”白丽丽有些好笑地说。她看着陆川这么正经严肃的说这些荒唐事,心里觉得这陆川是不是老实正统地过了头了。

  “大姐,我那时刚毕业没多长时间,我心里还想着要当个特级导游呢,你不知道在我心里导游这个职业有多高尚,可是哪儿让我看到高尚了,整晚上都让我看到这个社会的肮脏。你猜怎么着,最后离席前,有一桌客人端着一盘吃了一小半的羊腿给我,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我以为他们要打包呢,还好心的给他们找袋子。结果人家根本不要,说什么我累了半天了,送给我吃的,我当时心里也单纯,还以为他们是好意,就收下了,结果那男的临走前跟他同伴悄悄一努嘴,斜脸瞧我一眼,还坏笑了一下让我心里发懵,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端着这半条羊腿不知道怎么办,要说晚上只吃了一个小馒头,肚子真就是饿,可是看着羊腿再想想那男人的坏笑,我就觉得这羊腿怪怪的。当我走到后厨时看见拴在门外边那条看门狗和它旁边地上一推剩骨头时,我当时是火冒三丈,原来这帮家伙拿半条羊腿打发我,是拿我当狗耍呢!我还屁颠儿屁颠儿的要了这羊腿,我这不是承认自己跟这狗一样了么?我了个去的去,耻辱啊耻辱,真是奇耻大辱。我当时真想抓着这条羊腿掇那男人脸上,真想这么做,但是一想我是导游,导游就要忍,于是我一忍再忍,终于把火压下去了,现在想想,我当时忍是对的,唯一错就错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当时严厉拒绝那家伙就好了。不然,这种耻辱也不会背到现在还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人要这么做的话就真的是很过分了,这不是不拿导游当人看么?那后来羊腿怎么处理了?”白丽丽只怕陆川还真的吃了它。

  “怎么处理,我本来想喂狗算了,但一想就算是狗也有它的尊严和狗格,凭啥要吃这种东西,狗又没错。我一咬牙干脆把腿扔到房后的茅坑里了,直听到扑通一声,心里才算多少解了点气!”

  “啊?你的脾气还真是大,那一大条羊腿可惜了!”

  “有啥可惜的?比起一个人的人格和尊严,一条吃了一半的羊腿算什么!”陆川气愤地说。

  白丽丽想了一想又问陆川:“那陆川,当时你们不是在草原上要住三天么,一开头就这样,以后两天怎么办呢?”

  陆川一脸苦相地看着白丽丽:“别说以后两天了,光那天晚上就够受的!”

  “嗯?那天晚上?够他受的?晚上怎么了,谁够他受的?那个段姐么?难道她真对陆川做了些什么事么?”白丽丽疑问重重。

  陆川看出白丽丽肯定想歪了,忙进一步解释到:“我后来跟着那个段姐挨个包转了一圈,看看客人是不是都安顿好了,这一看不要紧,哪个包都有稀罕事。我在一个包里见到一个同样很胖的女人,同时抽两只烟,左手一根,右手一根,一口吸,一口吐的,我见过能抽,没见过这么能抽的,还有一个包里居然是男女都有,虽然咱们做导游的管不了这些事,但看到他们都是一个单位的,大家都熟悉,这晚上吃也吃好了,喝也喝好了,爱怎么串门聊天的,咱也管了不那么多。当我们进包的时候,里面的人大部分都醉了,稀里糊涂地乱盖着被子,有的盘坐聊天,有的闭眼醉眠。我本来是要进去的,结果就在门口没再动腿。那段姐还跟他们打趣地说什么晚上抽烟小心点,别把包点着了了。结果那帮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笑着,很明显他们互相知道彼此是什么意思,这里面只有我傻不愣登地什么也没听出来。等临走时,有一个老女人专门把我叫住,她问我:‘陆导,你跟段导都住哪儿啊?’我当时一心想早点把他们的事安顿完好去休息,于是也没多想地回了一句:‘我们安排好了,有私陪房呢,你们放心吧!’结果段姐一听,反到着急了,她问我是不是给她安排住那种上下铺,我说是,她不答应了,嫌那儿乱、味儿不好,非要单住个蒙古包不可。我本以为没事的事,居然又出个事,这下我也无心再安顿客人了,于是草草讲了些注意事项,转头赶紧到接待处那儿去问有没有空包的事。搞得客人笑话我不懂事,搞事这段姐对我怨气不断。

  “哈哈哈哈,陆川,你这是把人都想得和你一样能吃苦了,你应该事先问问她才好!”白丽丽笑得捂住了嘴。

  “那可不咋了!我就是一点没想到她会要求单住蒙古包,这我们到草原都是在私陪房里睡,我还真没遇到过全陪要求单住包的要求,再说计调给的行程里,也没分配出全陪的包,这只能我现去协调了。你也别觉得好笑,难道你觉得我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真的该啥都懂呢?我跟你说现如今找个想我这样的愣头傻小子比找个真节烈女还难,我这算是珍惜品种了。你还笑,再笑笑不跟你讲这些了!”陆川生气地瞪了瞪了白丽丽。

  白丽丽慌忙道歉着说:“没笑你,没笑你,真的陆川,我只是觉得这事本来挺平常,怎么在你嘴里这么一说很搞笑似的,真的没有笑你是处儿的事。你千万别生气啊,我知道你肯定是个很老实本份的人,对这种处不处的事看得很认真。我也是认真的。只是拜托你别讲得这么好玩不行,我快笑死了!呵呵呵!”白丽丽硬装着严肃地说完这些话,最后还是憋不住笑了出来。

  “你看你,说不笑还是笑,我根你说,这事除了那段姐,你是唯一知道的一个人,你要是想笑就笑,那可别怪我以后不跟你说实话的!”陆川有些急了。

  “不笑了不笑了,唉陆川,真的就我一个知道啊!”

  “当然了,你看我像是说假话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跟我讲这些丢人的事呢,你这么相信我?!”

  “什么我要说的,这不是你非要问的么?再说,我看你跟那段姐不一样,我信你才跟你说的。我可没想逗你玩!”

  白丽丽终于不再想笑了,她清了清嗓子说:“好吧,我认真听,你认真说,我不再笑了!我想听下文”

  “下文?也就没什么下文了,去接待处的时候,人家小姑娘正要准备休息,一听我说再要个包给全陪住,直拿白眼瞪我,问我为什么不早说,而且计划里多出一个包,钱怎么付?我是脸红脖子粗,加上那段姐在一边一会儿一问的,搞得我心急如焚,最后,还是幸亏旅游点儿的副总经过,而且她和我关系不错,看我这么为难,就帮着说了句话,才给开了个包。那小姑娘很不情愿地把钥匙扔出来,我还得给人家陪笑脸。我俩从接待处走出来以后,那段姐还对我冷嘲热讽的,嫌我连个接待处小姑娘都搞不定。我当时心里很窝火,但又着实怕这个段姐,也只能假装听不见,独在前边走着。狠不得随便找个包把她推进去算了。等把她安顿到包里后,我问她还有没有事,没事就我回去找睡觉了。当时她问我要去哪儿睡,我说去私陪房呗,她一听就很疑惑,问我要把她一个人扔蒙古包里?我当时是满头雾水,我说是她要单住的,私陪房到是不空,她不住啊?好容易要到了空包,她又嫌空,没人陪,怕得慌,真不知道她要怎样。后来她说什么,你猜,她居然要拉着我跟她一起睡蒙古包。我这才明白她要如何,着实说,我是太够木讷的了。但即使我照她这么做也没人知道,我也是清醒地很,没答应她这要求,把她安排进去以后,告诉她晚上要注意安全,别乱走,这大草原上晚上醉鬼可多,别让撞见了再出点事。又提醒了些其他注意事项,然后,我就关门走了。”

  “啊!!这女人不好对付的呢!”

  “可不是咋地,我刚转身走了几步的时候,包里的她又叫住了我。”

  白丽丽怀着猎奇地心情问:“她后悔了?是不还要叫你留下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