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误陷牌局(1/2)

加入书签

  陆川走了,白丽丽独自一人守在漆黑的蒙古包里。她躺在床铺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回想之前和陆川在草原上的一幕,她心里很后悔。她后悔不该这样急于探究陆川的内心。更后悔不该对陆川有那样过激的言辞。也许是自己急于想要靠近陆川,也许是陆川的秘密本就不允许外人知晓。总之,她认识到由于自己的冒失无意当中可能触及到陆川内心中那不可言说的痛处,使得陆川在内心中筑起了与她的一道无形的屏障,就像那曾经世界知名的柏林墙一样将她与陆川分割于两个世界之中。

  白丽丽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要对这种短暂的情感产生依赖和幻想。虽然红姐在酒桌上那样归劝自己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局外人,她对自己这个行业知之甚少,对自己和陆川之间的诸多障碍也知之甚少。她的想法虽然美好,却难以跨越。尽管按照她的逻辑来看,这是一条完全可行的光明大道。但现如今,摆在自己眼前的只是一条迈出这一步,尚不知下一步会落脚在何方的路,甚至,这是否是一条可行之路,她也不抱任何希望。因为,眼下看,这道巨大的障碍是无形的,自己都不知道该从何处寻找出口。也许,应该就此放弃这不实的想法。回到现实中来,顺顺利利地把这个团送走,然后接着过以前那样的生活,放弃刚刚萌生的希望,放弃这个无法理解的男人。

  啊,夜间的寒冷紧裹着全身。就算是压着两床棉被,也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暖意。看看手机,已经是凌晨01:18了,蒙古包外风变得急了,呜呜的声音透过簿簿的毡子从缝隙中钻了进来。偶尔,从远处传喝醉的人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在这寂静的深夜让她听后不寒而栗。现在她有些后悔,当初真不如听陆川的,住到私陪房里,好在那儿还有其他人,而此时此刻,这个包里除了她,剩下有生命的,就只有那几只飞虫了。

  15号豪包里,一场强弱对比很明显的较量正在进行着。

  正如陆川当时看见的一样,堆儿正是朝着15号豪包摸去。他通过打听找了一个和段姐认识的老司机,引见他和段姐认识了。进了包,他看见那段姐侧躺在床头(豪包是用水泥筑起的外形似蒙古包,内设如酒店双人间,带独立卫生间和空调,而用毛毡和哈那网片搭起的只有榻而无床的就是普通包),另外还有三个人,一个是操着北京口音的女导游,另一个皮肤很黑,像是司机,还有一个头发梳得油光,穿着横条纹t恤,脚上穿着高档的鄂鱼牌皮鞋,最显眼的就是他手指上那大如门钉一样的金戒指,而且还不是一个,左手一个,右手两个,珠光宝气衬托出他的财富和地位。

  堆儿本以为今晚就会是段姐一个人,一进门就傻眼了。那段姐躺在那儿抽着烟,身子一动不动地看着堆儿,其他几个人也是一句话不说盯着他。堆儿被这阵式着实惊了一下,甚至错以为自己一下进了黑社会的忠义堂里,而且还是赶上人家在过堂会。

  引见人拍了拍堆儿的肩膀,笑着为段姐介绍堆儿,说堆久仰段姐大名,今天有幸在草原上相见,特来拜访。堆儿最初真想走,可是见眼下这情况,走是走不了了,只能硬着头皮把这场面撑下去。他向在场的所有人点了点头,重点是和段姐还有那个戴金镏子的人。

  段姐,上眼皮不抬,下眼皮不合地看着堆儿,说:“你叫堆儿啊,找我有事么?”

  堆儿走上前陪笑地说:“段姐的名声我就有耳闻了,只是没机会见您,我听陆川说,您可是大有本事的人,在这个旅游圈里没有您不认识的,没有您办不成的事,小弟入行多年一直没遇到一位像大姐这样有本事的女强人,所以想跟大姐认识一下,学点本事!”堆儿这一串套话说得还算是比较圆得了场,其实他没进包前准备的开场白根本不是这些,这第一个版本的要更加油滑更加挑逗,结果情形超乎他的预料,也只能随机应变,现场发挥了,但错就错在他把陆川给卖了出来。这对他来说真是一个错误的错误!

  段姐听堆儿一开始的话还不以为然,可是一听到陆川这两个字,半睁的眼睛一下就睁开了。“你认识陆川?”段姐问他。

  “啊,是认识,我跟他是好朋友,这陆川跟我提过您好几次,所以我早就想认识您了!”堆儿以为陆川的名字可以接近他和这段姐之间的距离,所以不停地卖弄着他和陆川的关系。

  这段姐虽然身姿模样比不了车模一般纤秀动人,但头脑胆识却是超过一般女人的灵光,女人在商场打拼靠的不光光是姿色,要想长久生存,要比男人多几倍的头脑和迫力才行,甚至还要比男人够狠够毒。这么多年下来,段姐吃尽天下男人,有钱的,有权的,有地位的,有身板儿有模样的。可以说靠着她的关系网,有很多男人都自愿投到她的石榴裙下为臣为奴,而她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些男人委身投她,定是看中她手中的上下通吃的社会关系,所以就当是生意场的对等交换,你有付出,我有回报。总之,少有哪个男人不是对他俯首帖耳的,而她也乐于在不同的男人之间戏走游龙。唯独遇到这个陆川,本是觉得小伙儿挺单纯挺帅气,这干个地陪有什么大出息,心想收下当个弟弟,没准将来扶持一把能成大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