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雨夜英雄救美(1/2)

加入书签

  陆川为了能让心平静一些,闭着眼睛把第二天的行程在心里预演了一遍。

  5:30叫早,组织人们看日出;

  7:00餐厅集中吃早餐,期间问询接团时身体不适的客人身体情况;

  7:45出发去黄花沟,车行20分钟,在风电厂放20分钟照相,组织下沟;

  9:45返回,乘车回市区;

  12:00在****大酒店吃午餐;

  13:30集合登车;

  14:00出发;

  14:30前抵达五塔寺,参观30分钟;

  15:10登车15:20抵到大召,参观45分钟;

  16:15集合登车;

  16:45抵达羊绒衫店购物,购物45——60分钟;

  18:00在旁边的***大酒店用晚餐;用餐1小时45分钟;

  19:30入住****大酒店。

  每一个导游干久了都有这样的职业病,特别是安排以后的事情时,都不由自主地要把每一件事都像制订军事行动一样的细化到每一小时第一分钟,甚至整件事情的每个个步骤都在脑子里严格按照顺序安排得紧紧凑凑,一切不可预见的因素都被尽可能地排除在外,可以这么说,导游思考和安排这些工作事务的时候,就好比一个程序员在编写程序,精细到每一条指令,每一段语言,每一个参数都必须准确无误。这是一种职业要求的最大好处就是锻炼了一个人想事情做事情的计划性和系统连惯性,磨炼了一个人的独立组织、统一协调的统揽大局的能力。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至少说明这个导游工作能力是被认可的,同时他的责任心也是被认可的。但是,矛盾总是有他的两面性,如果太过于强调想问题和做事情的计划性、可预见性,就必然会影响到一个人除去导游带团工作以外的私人生活和事务处理,因为导游工作虽然总是要面临很多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整个带团计划是死的,除非遇有特殊情况,才会有所调整,而正常情况下,导游必须按照出团计划执行带团任务,可想而知,一个团是这样做,两个团、三个团,若干个团都照着一套固有模式去做对一个人的习惯会有多大的影响。重复,不断地重复是习惯养成的一个硬性条件,而重复得多了,超过了合理的限度,就会行成机械化的条件反射,甚至会成为思想当中的一种枷锁,就好比《摩登时代》里的卓别林,拧螺丝拧得多了就变成了精神分裂,这是一种夸张的艺术表现,但在很多重复性劳动中都会有到现实的影子。又好比一个干了多年的程序员,就算是和朋友吃饭,哪怕是洗个澡也要像编程一样,以至于变成程序性的奴隶,甚至因此而患上强迫症。

  进行这样的思考,对于陆川来说,已经是不需要再运动更多脑力而可以下意识地完成的事情,每一年不论是地接团还是全陪团,这样的思考练习陆川不知道要进行多少遍,以至于只要给出一个大概的出行时间和基本的出行目标,陆川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不用任何参考工具和资料将一套比较完整的行程安排脱口而出。用陆川的话来说,这些行程安排不是他想出来的,而是它们自己跳到他的脑子里的,他只是把它们变成语言而已。

  这又好比是一种神经麻醉剂,当有心烦的事情时,一想这些问题,整个人的思想就不再受情感的支配,而是一种纯理性的活动。

  陆川躺在床上始终睡不着觉,主观上是因为刚和白丽丽闹了那么一出事,心里觉得不痛快,客观上这私陪房里就算人们都睡着了,但比睡在发电厂的车间里还要吵,没有几个不打呼噜的,没有几个不小声打呼噜的,再加上门窗关闭,体汗、脚臭在人体温不断聚集的作用下充斥着整体房间,热空气往上走,所以睡在上铺的陆川就要比底下的人更多地呼吸着这种污浊的空气,让他心烦意乱。特别是对床那位山西的全陪,侧脸对着陆川,从他鼻子里发出来的鼾声就在陆川耳边三四米的地方不断炸响,每一声就像是中了迫击炮一样震耳欲聋。劳累了一天,最需要晚上这几个小时的睡眠来补充体力,谁曾想今晚私陪房里如此闹人,陆川都想干脆去车里睡得了。

  脸没洗,脚没擦,衣没宽,带没解,再加上这想睡又睡不成的困扰,陆川觉得混身上下从里到外透着那么一股无法形容的难受。陆川索性坐起身,背靠着墙,像个守墓人一样,在黑暗中看着这些躺在床上尚在呼吸的尸体。隔窗可见探照灯下的院落,空无一人,陆川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凌晨2:18了。整个草原在死一般寂静中沉睡着。陆川调出了白丽丽的通讯录,看着这三个字,他在想不知此时的她睡了没,独自一人在蒙里肯定是不好受的,更何况她还是个女的。陆川想给她发短信问一问,可是刚打了一个字就罢手了。都这么晚了,在那样安静的地方,肯定要比自己这里好入睡得多。何必在打搅她呢!

  陆川正无聊地翻看着以往的信息记录,从中查找着一些现在看来还有意思的内容。突然在手机的屏幕一闪,新短信接收的铃声响起。陆川没有把手机声音关了,而且他用的短信铃声还是变形金刚的金属变身的声音。这一响不要紧,周围几个人像一种动物一样的哼哼几声,鼾声居然没了,陆川赶忙把手机调成震动,小心地看看下边有没有把谁吵醒。还好,都睡得很死。没一个醒的。

  陆川打开了手机短信,发件人是白丽丽:“陆川,你睡了么?”

  啊!?这么晚上她居然还没睡?陆川有些诧异,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给她回话,想了想,还是回吧,这么晚她都不睡,不是有心事,就是有别的事。

  “没有呢,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我睡不着,这里太安静了,我有些怕!”

  “正相反,我这里又热又吵,想睡睡不着!”

  “那你来我这里吧!”

  “不了,这么晚,我要一下床把大家都吵醒了!”

  “噢,那好吧!”

  沉默……

  “你还难受么?”

  “不难受了,谢谢你的醒酒汤,喝了很舒服!”

  “这没什么,应该的,你替了喝了那么多酒,理应照顾你的!”

  “你是因为我替你喝了酒才做这些的么?”

  “也不全是,但这是主要的!你为什么要替我挡那几杯酒?你和那个女人也不认识。”

  “不为什么,就是怕你晚上喝多了,管不了客人!”

  “那你叫我走就行了,没必要跟她喝酒啊?”

  “没事,就是想喝,这是女人的事,你不懂!我还想喝你喝呢,看你脸红成那个样,我都不敢再让你喝了!”

  ……

  “不对,我觉得你有心事,你喝酒像是在斗气!”

  “没有,你别多想了。晚上你是不生气了?”

  “没有,不是生气,只是一时走神!”

  “如果我哪句话冒犯了你,我向你道歉!”

  “别,你并没有什么错,我说了是我的问题,跟你没有关系,总之有些话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的。”

  “那你不能对我说么?”

  “怎么,不管你以前经历如何,我感觉你有些事情一直压在心里,这样不好,对你不好,如果我值得人信任的话,愿意当你的听众!”

  “丽丽,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这样不好,咱们都是在工作,在团上还是不要谈个人的事了,如果下团前有机会,我会讲给你听的,我也愿意你的听众,如果你愿意讲给我听的话!”

  一分钟的等待。

  “我愿意!!!”

  “你真的不能过来陪我么?我一个人好孤独!”

  “还是不要了,我知道你的感受,但是我觉得这样不好!”

  “为什么?是我愿意的,你还担心什么,我不会让你负任何责任的!”

  “不是你想的这样,是我不还接受不了,真的!”

  “你没单独陪过女人么?”

  “不是这个原因,只是我觉得这样太随便了,我不喜欢这样。请你原谅好么,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