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清晨的对话(1/2)

加入书签

  雨后的草原湿润的空气无比清新,就像甘的山泉一样滋润着心肺。天空已经泛白,几抹浮云懒散地游荡在天上,似乎昨晚跟着狂风长途奔跑已经累了,此时正在草原上空幽闲地睡着懒觉。

  在包里,白丽丽和陆川还没有睡醒,短短的几个小时尚不足以缓解一天来的疲惫,晚上的一次意外又消耗掉残存的几分精力。白丽丽可能比陆川早醒一会儿,女孩子的觉总比男孩子的少。她睁开稀松的眼眸,隔着包顶的缝隙望了望天空,空里的空气清凉中透着一股草香,湿气弥漫在整个包里,感觉身上微微地像是附着了露水。她看了看躺旁还在熟睡的陆川。昨晚的经历就好像是做梦一样。虽然两个人没有发生什么,可是陆川真切地躺在了自己的身边。多久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温馨的惬意了。她不愿打破这样的祥和,慢慢地靠陆川,在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右手支着脸,仔细地端详了他一会,不觉困意又起,于是又合上眼睡了一小会儿。

  5:45,陆川的手机闹铃响起,是era现代乐团那首很有震憾效果的《themass》。随着音乐声的高涨,陆川从梦中一下惊醒。他一睁眼,长出了一口气。此时想到了白丽丽。他转头四下看了看,只见白丽丽正躺在自己的身边,绣发半摭着脸颊,自己的右臂正被她轻轻地揽在怀里。陆川以为白丽丽还睡着,他不敢大动,想慢慢地从白丽丽怀里把手抽出来,可刚一动,就听见白丽丽的声音:“你醒了?”陆川一抬头,正好看着白丽丽的脸,可是她还没和睁开眼,仿佛还在享受着这种片刻的幸福。“噢,醒了,你没睡还是刚醒?”

  “我醒了一会儿,你睡好了吧!”白丽丽微微睁开眼抬头望着陆川。

  “嗯,睡得挺香,你呢?”陆川揉了揉模糊的眼睛。

  “还好啦,你的呼噜真是响,跟打雷似的!”白丽丽捋了捋头发,坐了起来。

  “啊?是不吵你一晚没睡?”陆川也坐了起来,把被子揪到一边。

  “也没有,就吵了一会儿,后来我推了推你就好了。”白丽丽跪了起来,整理着棉被。有调不紊地把它们一一叠好放在一边。

  陆川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看着白丽丽的举动,他不免又发自内心的感叹到:真有女人味儿!

  “别叠了!放在那儿,回头整理包的人会来收拾的。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就行了。咱们先去洗漱,过一会客人看完日出人就多了。”陆川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收起了昨晚还没晾干的衣服,叠好装到包里。白丽丽坐在那儿慢慢梳着头发。这是陆川最喜欢看到的,他最喜欢看绣女端坐梳发的样子,好美。他站着,手里拎着包,一时间定了格。白丽丽一边梳,一边从梳子上捋着头发。抬头发现陆川正在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你看什么啊!没见过女人梳头?别看了,我又没化妆,不好看!”

  陆川傻傻地笑了笑说:“嘿嘿,你不知道自己这样子有多好看。我就喜欢看女人梳头发。不化妆挺好的。自然美!”

  “那是不是经常有女人梳头发给你看啊?”白丽丽头发梳了一半,看着陆川问。

  “很久没有了!”陆川坐下来穿着鞋说。

  陆川似乎想起了什么,特别谨慎地问白丽丽:“唉,丽丽,我昨天晚上没对你干什么出格的事吧?”

  白丽丽得意地看着陆川说:“你说呢,你是男人,干没干什么事,你还不知道?”

  陆川被白丽丽这么一问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咝…

  …应该没吧,我看你睡着了,我也困得睡着了,之后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

  “行了,别瞎猜了,你什么也没做,一晚上老实得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你咋不问我对你做了什么了呢?”

  “啊?你对我?做什么了?”

  “美得你,你是就盼着发生点什么呢?”

  “呵呵,呵呵,没有吧?”

  “没有啦!你真是多心,都这么大了,还害羞这个,别说什么也有,就是有了又怎么样,又都不是孩子了!你个老男孩儿!”

  “唉!又提这事!”陆川眼睛一瞪,举又做了个要挠痒痒的动作。

  白丽丽一下想起昨晚,赶快纠正到:“唉,我忘了,别,你可别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