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朝阳向上冲(1/2)

加入书签

  旅游点上,稀稀拉拉的已经有人在活动。陆川还了棉衣,来到水池傍,就着那冰凉刺骨的自来水凑和地洗了把脸,这还是自从离开市区后,陆川第一次洗脸,昨天晚上被雨水一浇,脸上全是细细的沙子。渗出来的油脂糊了满脸全是。水太凉了,扎得陆川手上的皮都疼。抹了两把脸,怎么都觉得不舒服,从包里掏出了香皂也因为水太凉而打不出沫子。没办法,现在就算是再给一壶热水都找不到地方兑去。只能将就着把脸赶快洗完,马马虎虎地濑了漱口,好去叫客人。离开水池,陆川抖了抖湿漉漉的毛巾,突然想起嘴角上刚让白丽丽给擦了隔离霜,这还没几多久就让他给洗了。那也没办法,此时又不能跑回去让她给补妆,只好再拿凉水敷了敷了事。

  咚咚咚、咚咚咚。陆川挨个敲响了客人的包门。是男人的包可以进去,女人和孩子的包就不进去了,只站在门外把看日出的时间和地点告诉里面的人。然后陆川站到了空场上,拔通了司机张师傅的电话,短暂的拔号音后,对方说话了:“喂,哪位?”

  “我,陆川,你回来没有?”

  “噢,还有十来公里就到了!”

  “油加了没,别一晚上把油跑光了,半路给我抛了锚!”

  “放心吧,加满了,绝对够回市里的!”

  “你这一趟又赚了吧!”

  “唉,瞧你说的,就赚了点喝酒钱,哪有你赚得多!”

  “得了吧,咱说好的,你赚你的,我不管,到时回你们队长那儿自己交待噢,可别拉上我!”

  “行,知道了,不说了,一会儿就到了,误不了你拉客人!”

  陆川放下电话,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个老油条,跑这么一趟少说赚个一两千,还说什么喝酒钱,哄鬼呢你!”

  等客人的空当,陆川在草原上无聊地踱着步,一会蹲在地上看石头上的百灵鸟,一会在草地上摸索着找沙葱。还真让他找到不少,一棵一棵地拔出来,也抓也一大把。还顺便找到了几棵柴胡,这东西在草原上可是一个宝,很多当地人都在适合的季节出来挖,有的是自己拿回家吃,有的是拿去卖了换钱。

  不一会儿,客人们陆陆续续地从包里走了出来。大部分的人还带着一脸的困意,有的还睁不开眼睛。可不是么,刚刚六点过了一小会儿。这太阳只是把个天边照亮了一小片,真容还没有露出来就把人们叫起来了,没几个是精精神神的。有几个裹着棉被就出来了。陆川见了还得提醒他们把被拉高一点,别沾到地上,搞脏了回头人家查包的时候不让结账。

  有几个揉着还迷迷糊糊的眼睛问陆川:“陆导,这么早有太阳么?”

  “现在没有,过一会就有了,今天是睛天,看得见的!”

  “那等一会不行么?还没睡醒呢!”

  “大哥,再等一会太阳就晒屁股了。你看,人家都出来了,你也醒醒,一会就不困了!”陆川顺手指了指别的包,其他团的客人也有不少走了出来。样子跟他差不多。

  “唉哟,真够冷的,现在才几度啊!”这些不习惯草原早上温度的人都被冷得直打哆嗦。

  陆川从手机上调出了温度表一看,零上六度左右。他转手给问话的人看。

  “怪怪,我说这么冷了,连十度都没到。唉呀,我不看了,回头暖和了我再出来!”说罢,他和怕冷的几个人转身又钻回了包里。

  “唉,别睡死了,日出一会就看完了,一会抓紧时间洗漱,七点钟就要到餐厅吃早点了!”

  “噢,知道了,放心吧,误不了!”

  陆川带着剩下还想看日出的人,往远处一个高地走去。

  一路上,陆川询问着不同人在草原第一晚睡觉的感觉。有说好的,有说差的。众说纷芸。但总体上,没一个人真觉得舒服。这放给谁都一样,草原本来就是生活条件差。陆川也只不过是往这儿跑得多了才慢慢习惯的,记得他上学实习的时候,第一晚住在草原上,半夜没让那股潮气给憋醒了,好在是同包的同学都没睡觉,在一边打着牌,不然,那包里非冷得呆不住人不可。现在陆川锻炼得,就算是一个人睡包里也能抗过这一晚上的寒冷。可是客人不行,都是从南方过来的,上草原第一晚还遇上大雨,这也是难得的了!

  有人发现陆川手里一直抓的几根草,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