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召前也有了香托(1/2)

加入书签

  龙年之际,首先给起点各位编辑拜个年,祝新一年里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然后想讲一段近日发现在身边的一件真事。题为“起去大召烧香的朋友,千万小心那里的香托骗钱!”

  今天下午陪朋友去大召烧香,刚拿着一柱香走到大召山门南边的香炉前,还没看清来者何人,手里的香就已被对方一把抓住。来者是一个身穿黑色夹克,头戴黑色毛线帽,面色较黑,脸型瘦小,年纪约在五十上下,操东北口音的男子。他十分热情地死死抓住我手里的香,没经允许就主动要教我点香、上香,口中不断念念有辞,接二连三地给你讲一些诸如如何上香才对、今天上香怎么怎么好,之类貌似很有佛意但漏洞百出的话,让你只有听音意,而无思辩心。甚至细到让你点香的时候,要一根一根地转几圈,谓之十来运转,叩拜时,还按着你的头让你从东向南依次拜起,他还在旁边振振有词地给你念叨一些祈神保佑的话。如果稍微懂点佛教常识的人都知道,大召寺供奉的是藏传佛教,而你要再仔细听此男口中所念的,居然都是道家里的诸路神仙。真是可笑之极。我早知其中有诈,但想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顺着他的指挥一步一步往下走。等转过一圈之后,他让我手举高香面北而立,合目凝神,便凑近我的耳边又来了一大套祈祷的套话。我有一听没一听地只等着他什么时候要钱。可是这厮就是不提钱的事。等插完香好,我转身要走,这时他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其上虽然印着一些我看不懂的红色纹饰,好像是道符之物,但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一张擦屁股纸一样让人倒胃口。我以为从这张纸开始他就要钱了,但其实只是一个饵罢了。他让我摸三摸,吹三吹,扔到了香炉里。我以为到此为止了。正要离开,谁知他竟然从怀里掏出一小类似工作证一样的小本子,但并没有让我看封面,不知是不是不敢给看。总之他边打开小本子,边再次强调他是个出家人,可能是为了取信于人或是骗信于人吧,待我上前一看,不襟暗中大笑,本子的做旧水平很是一般,所谓的章印模糊不清,最可笑的是,照片上的他居然穿的是一身道袍。我了个去的,你的是修道的,跑到人家佛都寺院前装tmd的什么蒜啊!可以说,这个小本子刚在我面前一晃就马上被收了回去。但他不知我眼尖,重要的漏洞再次被我发现了。他还说跟我有缘,才助我求佛保佑,今天他只接了三个月缘人,接完我这一单生意马上就要坐火车回家了。我再了个去的去。大过年的,你要回家还坐火车,这tmd的说明你不是本地人,你的一个外地人跟我们呼市大召前装b哄人的也不怕我们大召的佛光把你丫照回原形!我没理这厮,还是要走,最后他强力拉住了我,从怀里掏出一叠黄色的纸,也没让我看清上所画何物,只说这是他修行多年所得灵符,随身带数日后在烧掉可保一年平安之类的话。我问他这多少钱,他立即拿话堵我,他说你什么也别说,别提钱。我心说:我考,你的就是想要钱,还在这儿装呢!我就等着他最后露底牌,于是又按着他的说法,在这张还是类似擦屁股纸的黄纸上摸三摸,吹三吹。最后,他把这纸左叠又叠好不容易折成个球也不是的纸三角,硬性地塞到了我的衣兜里。最后,我没时间再跟他绕弯子了,来了个激将法,不管三七二十一转身就要走,结果他急了。硬是拉住我,跟我要钱,表面上说是给多不嫌多,给少不嫌少,看似无所谓,其实大家看到这儿心里都清楚,这厮能是这么大度无私之人么?不可能的,一准是拿这话装垫屁股纸给脸上贴金呢!我真有心一个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