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这群该死的恶狼(1/2)

加入书签

  放下堆儿的电话,陆川心里还是愤愤不平。大早晨起来本来心情挺好,偏偏遇见这种事,真是往心里头拉了泡屎一样的恶心。

  陆川不停地暗示自己,冷静!冷静!淡定!淡定!毕竟这事跟自己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关系。走吧,赶快组织客人去吃早饭吧。

  陆川来到餐厅,还没有多少人来。他叫了服务员,先把自己客人桌上的凉菜都上了,到后厨看了看,面条和稀粥都已经做好了,一盘盘地小馒头也都盛到盘子里,准备客人一来就上。

  陆川站到餐厅门口,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已经升起来的太阳,利用这片刻的空闲,调整着自己的思绪: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这一天又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呢。我不知道,但愿不要再有什么突发事件了,这个团要说到现在为止还算是顺利,尽管从昨天开始,遇到客人骑马受伤、段姐跟丽丽斗酒、张师傅半夜出去拉私活,大雨地里又跟醉鬼干了一架,今天早上又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晚上跟人家赌钱输了个惨,这些事情和以往带团相比有的算是特殊,有的也是平平常常。至少到现在自己的客人里还没有人出事,整体行程都算是安全。但愿以后的几天里都这样安安稳稳地过去。大家相安无事最好了。要是对我来说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遇见一个女人,一个感觉很不一样的女人,丽丽长样清秀,身材苗条简直是标标准准的南方清秀美女,第一眼看上去,的的确确是很让男人养眼。但最重要的是,从她身上,看不出那种漂亮女人的自命清高和不可一视,她给自己的感觉很平淡,很温婉,特别是从她身上能够找到一种异性之间心心相吸的感觉。这种感觉的产生真的是无法找到一种客观而符合逻辑的解释。也许就在一瞬间眼光相对时,就有可能产生一种相互爱慕的火花。自己做导游,她也做导游,至少在职业经历上,两个人是有很多共同感受和经历可以交流。共同语言是两个人进一步交往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一基础做铺垫,那是需要共同经历一些事情以后才有可能加深了解。现在自己也很迷惑,也许是对两个人的关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我不知道这样的关系是否可以长久,还是昙花一现。因为从工作性质来讲,没有哪两个异地导游可以经常见面。有的甚至一次带过团后永远都不会再见。全国上下有多少人正在做导游,又有多少人等着做导游。还有多少人已经不做导游。这是一个流动的职业,也是一个多变的职业。它的淘汰率太高,也容不得在同行之间培养一种持久恒的感情。就算是同城、同社的导游,在旅游旺季的时候也是难得见上几回。

  导游也是人,我当了这么多年,要说对女孩子不感兴趣那纯属扯淡唬人。可是带团见的人,都是勿勿来又勿勿走,没有几个能保持住关系。而不带团的时候,自己的生活圈子又小得可怜。同学和朋友都有自己固定的工作,有不少已经混得出人投地,短短几年买了房买了车,娶了老婆。可以说在同龄人里那就是成功者的象征。但我呢?毕业这么多年,要大本事没有,要高学历也没有,要钱没有,要背景也没有。除了会带个团,讲个景点,剩下的就是怎么耍嘴皮子。可是这样的生活过久了,自己也觉得厌烦,天天讲一些早就说了不知多少遍的那些套辞,有时还要编一些自己都无处求证的瞎话,表面上看东奔西走的哪都去,实质上跑得再远也还是那些固定的线路、固定的地点。眼界因此受到限制,能力发展也出现了偏颇。快奔三十的人了,要什么没什么,哪什么资本去谈感情,拿什么条件去追求女孩儿?自己早就开始怀疑最初选择这个职业是不是正确。当时年少青狂,本以为做导游轻松自由。实际上呢?在旅行社里导游只不过是最底层的打工者,在客人面前,导游只不过是一个卑微到可以不去尊重的小仆人,在社会上导游也只不过是一个追逐金钱的小谋利者。而面对自己的内心,导游却是一个自己热爱,却无法解决发展问题的鸡肋。

  丽丽是出现了,正如以前的经历一样,那时也有个别女人曾经短暂地打动过自己的心,但当自己准备打开心门迎接这被幻想美化的机缘的时候,一切却如泡沫一般在眼睛消失。一二次的自嘲,三四次的自悲,五六次的失望,直到七八次的拒绝,我选择不了接受,只能选择主动地拒绝,至少不会在平静中受到快要得到却不得不放弃的痛苦。而丽丽,却不一样。我不知道自己身上是什么让她喜欢,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自己的好感如此快的升温。但她的关切,她的温柔却是这样的近,让自己那颗孤独已久的心总是不能安静地呆在原地。我是该放它出来,还是该按它回去。当拒绝已经变成习惯之后,再次拒绝就已经成为一种矛盾的枷锁,我是该打开它还是该紧锁它?

  陆川神魂游离,坐在餐厅门口的石礅上不由到在精神上走得太远。

  正在这时,一阵凄凉的抽泣声打断了陆川的思路。陆川顺着声音寻去,却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在角落里不停地颤抖着。陆川看背影像是昨天下午见到的女导游小谷,不知道这小师妹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川起身走了过去。

  “是小谷么?”陆川试探地问了一句。

  那个抽泣的身影转过了身,看是陆川,忙擦了擦脸上泪水。“师哥,是你啊!”

  “小谷,你这是怎么了,大早上的怎么就哭上了?”

  “没事师哥,真的没事。”

  “什么没事,这能叫没事了,谁没事在这儿偷着哭。说,遇到什么事了?看我能不能帮你解决。”

  “呜,呜!”小谷见到陆川,原本忍回去的眼泪,又管不住地涌了出来。她一头扎到了陆川的身上,抱着陆川大哭起来。

  陆川被她这么一抱,一下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是怎么了,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了才会把一个小姑娘逼成这样!

  “唉,小谷,先别哭的,有哥在呢,这是谁欺负你了,快说,哥给你出气去!”

  “陆哥,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呢!我那个团的客人真不是东西,他们把我投诉了,刚才我让经理给骂了!呜呜呜!”小谷泣不成声地说。

  “谁啊,你说的是谁?他们把你怎么了?为什么投诉你?”陆川一听小谷这么一说,觉得情况不妙,事情肯定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一开始只想到是不是昨天没赚到钱或是被司机气着了。现在一想至少欺负她的人肯定不是一个,而是一群。这是什么人?把她怎么了?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那群客人,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的!”小谷几次犹豫就是说不出事情的原委。

  “昨天晚上怎么了?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小谷再次让自己冷静了一下,讲述了昨晚的事情。

  原来,昨天中午小谷喝多了,下午没能陪成客人上草原骑马。搞得客人很不高兴,但这其中是那个可恶的全陪给搞了乱,挑了事。晚上客人找茬挑小谷的不是。小谷是个新导游,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只是一味的道歉再道歉。可是那几个炸刺的客人就是不依不饶的。晚饭的时候,非让小谷陪他们喝酒,小谷本来就不能喝,已经被吓坏了,根本不敢再喝,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这种局面,只是本能地拒绝着客人的无礼要求,躲闪着那一杯杯不怀好意的恶酒。客人见小谷不顺他意,就以向旅行社投诉为要挟,强迫小谷陪他们喝酒。比起陪客人喝酒,小谷更怕被客人投诉。她刚入这一行不久,真不知道自己要是被投诉了,还能不能干下去。面对客人的一个个非份的要求、无礼的举动,她不知所措。一桌十几个人,轮翻着向小谷灌酒,结果可想而知,小谷大醉不醒,等她稍微恢复意识的时候,本能进行了反抗,结果是她保全了自己,但实实在在地得罪了客人,客人没有好气地冲她发火,漫骂,借着酒劲,当着小谷的面,就给旅行社经理打了投诉电话,毫不留情地、添油加醋地给小谷罗列了一堆子虚乌有的罪名,当即表示要换导游。听了客人们的投诉,小谷几近崩溃,自己还是一个涉事未深,冰清玉洁的少女,就这样不明不白被人污陷和诽谤,心中的屈辱是何等的沉重。精神恍惚的小谷几次想要在电话旁向经理解释,但是经理却一味地向着客人,任由客人随意地发泄不满。小谷当时只能绝望地躲在角落里不停地哭泣。

  这群鬼骂够了之后,不怀好意地以撤回投诉为条件,威逼小谷。这一要求彻底碰触了小谷的道德底线。她愤怒地指责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那个曾经在一旁煽风点火的全陪,警告他们如果再不收敛,就打110报警。最后,他们又想提出给小谷两万块钱的条件,并把钱放到了小谷面前。小谷想都没想,抓起钱狠狠地多(方言,扔、甩的意思)在了他们脸上,然后果断地出了蒙古包。女性的尊严和自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