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恐怖的穴马牙(1/2)

加入书签

  陆川把小悦阳安安稳稳地放到地面上,慢慢地安慰着他,小悦阳这才停止了呼喊,张开了眼睛,陆川慢慢地跟他说:“没事了,小悦阳,没事了,别怕,有叔叔在,放心吧!”

  这时悦阳的爹也赶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悦阳,他说:“臭小子,我叫你跟着我,你怎么就是不听,你看看多危险,差点就摔死了!”说罢就在小悦阳的屁股上了狠狠地拍了一巴掌。小悦阳惊魂定却又挨了自己老爸这一巴掌,又吓得哇哇大哭起来。陆川见状赶忙阻拦:“唉唉,大哥,悦阳还小,他哪懂得这些,你快别打他了,刚已经吓得够呛,你这一打对他更不好了,你快好好安慰安慰他,回头到沟底你再说他也不晚,这不马上就下到底了么,快别打他了!”

  悦阳爹听着陆川的话,看着他气喘嘘嘘的样子,实在不好意思再对自己儿子动怒,只好把小悦阳抱着怀里,暂时找了一块平石坐了下来,不停地摸着小悦阳的后背,安慰着他。

  陆川一看没事了,长出一口气,站直了身子向上一望,后边的人都没有事,有的虽然被刚这一幕吓了一大跳,好在没出什么事,也就罢了。转身向下看,已经有人走到了沟底,自己也不能停,必须赶到沟底去接人。于是将迎面向上的身子转了过来,准备继续向下走。

  就在这个时候,陆川只觉脚下一软,无法控制地向下倒了过去,原来刚下刹车的时腿太用力,这个时候,腿上已经没劲了,而脚下刚好是一片松土,无形中充当了一次润滑剂,直接给陆川来了个冰溜,就这样陆川又一次毫无防备地向下滑去,刚刚安定的人群又一次惊呼起来,几个已经走在陆川前面的人见状又也忙往回去,打算去接滑下来的陆川。

  可是陆川毕竟是陆川,十多年的体育不是白练的,就是下滑的过程中,他还是冷静地找到了身体的重心和平衡点,慢慢调整好自己的身姿,一点一点地将身体放低,最后在快要撞上一块大石头的时候他抓住了一棵灌木的粗枝,为了能在石之前停下来,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把将面前的灌木抱在怀里。

  讲到这儿,也许是该喘口气的时候了,再怎么说,陆川还是没有撞到石头上。但是,结果呢,比他撞到石上还倒霉。就在他将那棵灌木抱到怀里的时候,瞬时间只觉胸口好比万针穿心、千蜂同蛰一般地巨痛,他向被高压电打了一样弹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你看过原版《西游记》么?看过孙悟空大战蜘蛛精时,被她们的师哥蜈蚣精多目怪用身上的多目金光刺中时那痛苦的反应么?如果你看过,如果你还记得,那此时此刻,你就知道陆川身上到底是何种的痛苦不堪!陆川站起身来,只觉得胸口像是被泼上了热油一般火烧火燎地巨痛。

  刚才那股钻心的针刺之痛已经扩散到整个前胸,甚至从前胸扩展到了整个上身,就连他的双手也疼痛得无法张握。陆川紧咬着牙关,周身肌肉紧绷,试图利用肌肉紧张时产和的压力来冲抵这突出其来的巨痛。一阵长长的闷喊,向周围人警告着陆川的痛苦。上边的、下边的人都赶了过来,好几个人扶着陆川,但陆川却不肯让他们碰自己,他现在只想让这疼痛快过过去,他快忍不住了。队伍里有的人在大喊:“快看看是不是让蛇咬了?”有的人否定地说:“这哪里有蛇,肯定是被蝎子蜇了!”陆川耳朵里听着,心里想着:这哪是什么蝎子啊!有这么大的蝎子嘛,我现在整个胸脯子都被蜇了,那得多少只蝎子才能蜇得过来啊!我的天,痛死我了!

  陆川在手还能动的情况下,咬着嘴唇把上衣脱了下来,低头一看自己的前胸,我的老天,密密麻麻的全是突起的小肉包,就像一片挨着一片地被蚊子叮咬后留下的一样,就连陆川双臂的内侧也同样布满了这样的小肉包,这些肉包还在不断地膨胀,不一会儿整个受伤的皮肤都开始隆起,小肉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整体肤体的肿胀,而陆川此时在坚强地忍受后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疼痛,已经开始恢复理智和行动能力。

  陆川一边嘴里咝咝地发着怪声,一边在大脑里不停地回忆着刚才的一切,极力地想找到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自己蜇成这样,难道真是什么有毒的怪虫埋藏在这灌木丛中被自己撞了头彩不成?他强忍的走到刚才抱过的那棵灌木中间,小心地向里张望着,可是除了一团团好像毛团的东西之外,什么活物也没有。难道这些毛团把自己蜇成这样的?

  陆川再也没敢碰这棵灌木上的任何东西了。

  陆陆续续地客人们都骤了过来,很多人都在关切地问着陆川,特别是小悦阳,看到陆川为了救自己,被伤成这样,又心疼已内疚,不停地跟陆川说着对不起。陆川这边还疼着,嘴里还安慰着小悦阳说:“没事,没事,悦阳,别怕,叔叔没事,你看这不还好好的么,没事,去,快去找爸爸吧!”

  陆川强忍着再次袭来的疼痛,带领着队伍艰难地步行到了沟底,剩下的这段路,他手里抓着衣服,再也不敢穿上。来到沟底,这里的风影着实迷人眼球,那些坐缆车下来的人已经到处分散开拍照赏景了,而白丽丽一边照看着客人,一边四下张望着等待陆川一行尽快过来会合。

  不一会,见步行的客人已经在沟底出口处现了身行,于是搞搞地挥舞着手里的导游旗,一边喊着:“来,贵州客人们,我们在这儿,到这里集合了!”

  看着客人一个接一个的从山阴中走出来,就是看不到陆川,白丽丽本以为他是在断后,不一会就见陆川光着膀子走了出来。心想,这陆川怎么把衣服也脱了,难道是走热了脱衣服晾汗呢?这也太不雅观了吧,当着这么客人就脱衣服,这成什么体统。后来,从客人口中才知道陆川刚才被蜇伤了,她赶忙跑过去问询情况。

  来到陆川面前,白丽丽被陆川那红肿的胸脯和痛苦的表情惊呆了,她举着双手不知该往陆川身上哪个部位放,一个劲地问陆川这是怎么回事,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陆川只问了她一句话:“丽丽,你带的客人都下来没?”白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