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下车给老爹买只鸡(1/2)

加入书签

  离家日子久了,就越是想家。哪怕是只离开几天,心里也是想得厉害。车子终于驶近了卓资县城里,再前行一个多小时就进呼市市区了。陆川一想到今晚能回家看看老爸老妈,心里就特别的兴奋。因为连续接团,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回家,好几次只是随车路过,在小区门外匆匆看一眼就闪过去了,陆川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向老爹老妈问声好。甚至有一次陆川远远地看到老妈就坐在小区门口的台阶上跟几个老姐妹聊天,近在咫尺,却连叫一声“妈”的机会都没有。

  老爸平时爱喝酒,每天晚上不管吃什么菜都喜欢喝上两口,也不多喝,就三四两。偶尔有点下酒的好菜,或者心情不错,还会多喝点。众多下酒菜中,他偏爱两种,一种是小区南边菜市场里有一家老家号熟肉铺里煮的猪头肉,另一种就是熏鸡。只要有这两种菜中的一种,他指定能喝上半斤。老爷子身体很好,性格坚强又开朗,没喝酒时爱说,喝了酒时更爱说,常常会叨叨一晚上直到困意十足方才休息,当兵出身的他身上带着一股子摆脱不了的倔强,生性好强的他,从不服弱怕输,就连跟街边的老头下棋,都会因为一个棋子叫嚷半天,第二天要是还不解气,真敢把对手从家里揪出来接着下棋。但他为人豪爽,要赶上老哥们儿家里有点难事,不是出力就是出谋,有的事自己干不了,还会打发陆川出去给跑个腿。而老妈是个典型的传统女人,持家的一把好手,每天周而复始地操持家务,吃喝拉撒睡、米面油盐酱醋茶,家里家外样样照顾得全全的。家里上上下下哪一样都离不了她,而她也哪一样都离不了。干着活时,她累却感觉充实,没活干时她不累却觉得无聊,她把家里每一个人的生活细节都考虑得全全的,可唯独总是委屈自己,宁肯省了自己也不会省了家人,每每陆下团回家,花点钱给她买件衣服、买双鞋什么的,她总要数落陆川半天,说他乱花钱,可说完之后,她会穿着新衣新鞋出去给老邻居看,有人问,就说是儿子给买的,这一穿就会穿很长时间不舍得换。用她的话说,这一辈子不求大福大贵,也不可能大福大贵,只图个家里太太平平,家人健健康康的,缸里米面足足的,冰箱里菜齐齐得,没事有几个老姐妹儿聊聊天、窜窜门就已经知足了。

  陆川的妹妹,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长想清秀,身材纤细。普通家庭出身的她从小就知道父母生活得不易,和家庭经济的不富裕。她也爱美,可是她更喜欢用朴实来修饰自己的容貌。她也爱俏,却更习惯用善良来展现自己的可爱。妹妹喜欢做手工,任何需要用手来完成的精细活她都爱做,什么十字绣、勾围脖、缝布偶、做插花,等等,只要是她感兴趣的、能收集到的东西,都会去把它们完成,而且做出来的东西相当精致,有的还被朋友们要了去当装饰品。妹妹将来最大的心愿是能自己搞服装设计,或者开一个diy的个性饰品加工厂,找一些志趣相投的好姐妹一起做各种喜欢的东西。只不过,这个愿望离她还比较遥远,她现在首先要面对的是升学问题。

  陆川每次带团,只要有机会路过卓资县,总会找机会去买几只张金涛的熏鸡带回家,自己留一只约好朋友出来喝酒,剩下的都孝敬给老爹,当然只会让他看见一只,其余的会偷偷地交给老妈冻在冰箱里,不然会被老爹接连几天就着酒给吃光的。如果时间再充裕点,陆川还会到附近的书店里给妹妹买几套书回去。不知从何时开始,卓资县里成了某种书集散地,这种书就是我们在大街上总能看到很厚,名字很显眼,其中不乏名著之类,但价钱很便宜的那种书,在正规书店里这种书都价格惊人,而在这里却可以花较少的钱,买到较多的书,有的精装书的品相还相当不错,有不少人还会从别的地方专程开车过来挑书,可见这里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妹妹喜欢看书,可父母文化水平都不高,也没给儿女积累下多少藏书,尽管兄妹俩从小都对书感兴趣,可基本没什么在这方面吃饱过。所以,陆川经常在外边买书回去,即给妹妹看,也留着自己看。可是通常情况下,他的书都被妹妹看遍了,可自己还不知道里面写得是什么东西,只因为他能看书的时间太少了,不是忙着帮家里干活,就是在外边跑团。

  这就是陆川的家人,用他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平凡家庭长大的孩子,我不求飞黄腾达,我也没那个命,我只想守着一家人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做个平凡人里的幸福人,再做个幸福人里的平凡人就够了,虽然我也相信心高容天下、志远纳乾坤,但毕竟天下比不过一个家,乾坤胜不过父母的恩,双亲在不远行,爹娘在孝当先。也许放开膀子我会干出一翻事业,但是如果因此要以远离父母无法进孝为代价的话,我宁愿放弃自己的前程,我不想给自己留下“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无尽悔恨当中。

  陆川结束讲解有一段时间了,关于乌兰察布和卓资县的讲解,略显的困橾无味,说实话,导游全程走这么多地方,也有一些内容是自己不喜欢讲,但必须得讲时候。每回从辉腾梁下来,如果要从国道走,就必经卓资县,下山的一路上,如果还讲草原,还讲民族风情就已经令人乏味了,可是讲解总得随景而行才能够吸引得住游客的注意力。但这一路上,除了山就是山,除了树就是树。能讲的,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