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路过卧佛山(1/2)

加入书签

  随着人们进入车箱的,还有那浓浓的熏鸡的香味儿。时近中午,这味一出,让好多人产生了食欲。更有甚者,十分后悔当初没跟着下车去买只鸡回来。车上到是有大方的人,还没等车开就已经打包,把鸡撕成几块,和周边的人分吃起来。

  白丽丽刚才也下车了,可能是因为她最后一个下车,一直没看见陆川在哪儿。只见得好几个男客人都跟着往一个地方跑。她没有远走,正在等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看,原来是社里的计调小高。

  “喂,小高啊!”

  “喂,白姐,是我小高啊,你现在应该回到呼市里了吧?”

  “噢,还没有呢,不过快了,我们刚从草原上下来,现正在卓资山这时停车休息呢,应该很快就上路了。有事么?”

  “白姐,现在你的地陪在不在你身边?”小高有意把声音压低,好像陆川就守在电话边上一样。

  白丽丽一听小高这样的口气,就知道可能有些特别指示不能让陆川知道,于是手捂电话向四下望了望,没见陆川,于是又往边上走了走,重又拿起了电话。

  “喂,小高,你说吧,地陪可能和客人在一起,我这儿说话方便。什么事?是不是社里有什么特别指示?”

  “白姐,有两件事,一件是前天你们下飞机的时候,有位客人身体不舒服,昨天地接社已经把情况通报过来了,经理让我再问一问客人的反映。有没有什么变化。”

  “噢,这个事啊,你和经理说,客人现在已经好了,昨天就没什么事情了,今天看状态也蛮不错的。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还有件事是什么?”

  “第二件事挺重要的,地接社那边到现在一直没有最后敲定去宁夏的火车票,按道理早就在接团前就应该搞定的事情了,经理让我告诉你,如果行程走完前车票还没有搞定的话,一定不能给地陪结团款,如果地陪那边有麻烦尽量先拖着,团款一定要等拿到车票以后核实好了再给他结,哪怕是在车站现结呢!”

  白丽丽一听,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她心想,怎么搞的,五天行程很快就会过去的,这个时候还拿不到车票,到时从包头送团的时候再拿不上票,一团人扔在那儿可怎么得了。于是她继续追问小高:“那社里是怎么联系的,这个事情应该和地接社这边交涉过了吧?需不需要我和地陪直接问一下?”

  小高那边片刻安静,然后就听到一阵小跑的声音:“白姐,这个事你先别和地陪说的。不知道地接社那边是实际是什么情况,咱们要先问了怕对方有了反应,非要跟你提前结团款,所以先不能惊动他们。安行程走到最后再问也不完。”

  白丽丽点了点头,她心里知道这种事该如何处理最好,实际不是不可以问,只是要找最佳的时机和方式。而现在很明显这样的机会还没有到来。但她心里却在期望这票最好还是能在送团前搞定。她实在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被动和陆川走到对立的角色之中。

  白丽丽一看应该还有十几分钟可聊,于是,跟小高打听起了社里的一些事情。

  “唉,小高,我问你,社里最近有什么情况没有,老总那边听说要对给调工资了,有没有这么回事?

  “唉,白姐,我跟你说,这事你可能还不太清楚。你走之前老总说给加大带团效益的提成,全陪和地陪的比例又动了,尤其是跑短线,走外团的提成加得很多,现在最不划算的是就是跑全陪的了。你在外边要是赚不着,回来根本拿不了多少的。而且这几天,跑短的好团,老总都点名给了那两个小狐狸精,这不明摆的是要让那两个家伙占大便宜么!我本来想给你留几个好团的,可是老总一发话,我也没办法。唉,真是看不下去她们那得意的嘴脸!”

  白丽丽听得好心寒,她知道这种事情早晚会出现,虽然自己在社时资格已经算是老人了,可是资格再老,也比不了这小女孩会来事,人家的资本比起自己的资本来说,含金量更高。为什么这次内蒙团要派她来,现在仔细一想,这很明显,把资格老的都调到外边,然后重新洗牌,等一切已成定局,老人也没有办法说三道四,要不你接着干,要不你走人。

  “小高,听姐说,你还小,这种事谁遇上谁倒霉,我早就知道这段时间集中给老人派全陪的活就有点不正常,没想到这两个小丫头下手这么快。现在恐怕她们在社里已经是天不怕地不怕了吧?”

  “可不是么白姐,以前计调部在她们眼里还有些份量,现在到反过来我们天天让她们挑三捡四的,哪有点不如意,她都敢在我面前摔计划书。你说这活还怎么干,计调要是让导游指挥的团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