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路还得走水还要流(1/2)

加入书签

  陆川看着那个男人一把搂着还在擦着眼泪的悦玲向酒店内走去,特别是看到那男人在悦玲左脸上不知是不是用力地掐了一把,悦玲本能地躲了一下,却没有起作用。随后,她的嘴唇又被那男人强吻了一次。如果说这两个举动对于悦玲的前男友陆川来讲已经是忍无可忍的死罪的话,那么在临近酒店门时那男人在悦玲屁股上用力地拍的那一巴掌,就完全可以算得上是够到十八层地狱里下油锅的不赦之罪了。陆川想当初把悦玲当成手心里的宝一样,无论如何也不会对悦玲做出此等下流之事,更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呢!这是对女性人格上的不尊重,更甚者是一种污辱!陆川站在车下,看着两个人走了进去,最后和悦玲送来的那一波哀求的目光相对,陆川的那一堵脆弱的防线几乎近于崩溃的边缘。好在陆川的职业素养及时点醒他的理智。陆川怕让车上的人看见,悄悄蹲下身子,低着头恨狠地和自己较着劲儿。实在控制不住了,就在车轮胎上重重地锤了两拳。司机不知道陆川在干什么,从里边喊着问了一句:“陆川,下边咋了?闹省呢?”

  陆川头没抬,紧闭着双眼,但口气却装得若无其事地说:“没事!我看轮胎缝里有几块碎玻璃,我给往掏掏!”无论从口气还是措辞哪里听不出陆川正在经常着内心情感上的剧烈折磨。而陆川也在内心里暗骂着自己:陆川,装,你***的装得真够像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让人抢走,让那个畜牲这样的玩弄,你都不去保护她,还在这里***装大b,你真是***一个,愣球一堆!

  车上,只有白丽丽知道陆川心里在想什么,虽然她不知道这种痛苦对陆川的折磨到底有多大。尽管她可以想像,但已经半麻木的情感此时的反应已经远远跟不上事态发展的速度了。

  车子缓缓开上了大路,按照时间的安排车子加速驶向了下一站:素有“青冢”之称的“昭君墓”。

  车子已经驶出过了两个街区,陆川坐副回驶座上始终一言不发,双眼呆呆地望着窗外。车内一片安静,有一些客人吃饱饭后困意大起,在温暖的阳光和起伏地车震之下,迅速睡了过去。也有的客人单手支着窗帘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城区街道,以及路上店铺商家,似乎在寻找着可以购物的所在。

  陆川,默默地坐在那里,有些走神,就连司机侧目看了他好几眼都没有察觉。张师傅十分不解,不知道中午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通常一上车就讲个不停的陆川,一下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眼前的他活脱就像一只霜打了茄子蔫了吧唧的。

  白丽丽坐在陆川后面第一排坐位上。因为有一位客人想到后排坐去躺着睡觉,所以他们换了坐位。从车子一开动,白丽丽就在默默地观察着陆川的一举一动。可是除了死一般的静默,她从陆川身上什么也没看到。眼看着车开出去挺长时间了,再不讲些什么,恐怕就要到目的地了。此时白丽丽无法按耐住内心不的安,可她又不想直接去唤醒神游天外的陆川。于是,她拿出了手机,编发了一条短信,给陆川发了过去。几秒钟后,陆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