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落地(1/2)

加入书签

  “铃,铃,铃”!在凌晨一点半,陆川的手机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陆川刚把海航****89号航班的游客安顿到**大酒店,处理完明天准备工作,送走了司机张师傅。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小睡片刻,就被电话铃声吵醒了。陆川本能地从枕边抓起电话,另一头说话的是公司的副总张凯,他是总体负责计调和地接业务的领导,也是陆川的顶头上司。

  “小陆,贵州0526号团接到没有?”

  “张总,接到了,飞机晚点四十多分钟,接到时有个客人行李出了点问题,耽误了一个小时,十一点入住的酒店,现在都已经安排进房间了。”

  “那就好,小陆,对方全陪是不是计划上报的白丽丽?”

  “是的,张总,我和她在把客人安排好以后对接了一下行程安排。据白导反映,这个团里有一对夫妇,妻子上飞机前出现不明原因腹泻,下了飞机也没有好,客人名叫秦穆萱,为了以后的行程安全,建议明天抽时间去医院做个检查。你看该如何处理?客人下飞机后一直没有说这个情况,是白导半个小时前跟我讲的。”

  “你见过这个客人没?”,张总冷静地问到。

  “见了,看到样子不精神,脸色不好。”

  “小陆,你这样处理,现在太晚了,别去打扰客人,你过一会去找白导,让她明天早餐时一起去找这位客人,再看看她的身体情况,问清上飞机前是不是吃坏东西了,以及她的不良应,如果客人情况好转,就按行程计划走,途中多注意照顾。如果不见好转或严重了,要尽量说服客人及家人留下来就医,记得要讲明利害关系,告诉客人医费自理,未发生的团费等散团后和组团社一次结清。如果顺利的话,后天你们返回市里时再接上他们”。

  “好的张总,我一会就去找白导!您那还有什么事要吩咐的?”

  “小陆,还有件事,明天走行程的时候注意跟司机师傅说好,尽量从高速,国道晚上九点多出了车祸,估计明天走行程前现场处理不完,很可能严重堵车。跟师傅讲,路桥费回来再结!”

  “明白,张总”!挂上了电话,陆川把腿一伸,展展地躺在了地上,眼望着天花板,在思索着什么。

  导游上团的日子,总是这样的紧张忙碌而不规律,经常是昼夜颠倒,没有正常的就餐、睡眠时间,不可预料的突发事件层出不穷,有时还真得把自己想像成一个深入敌境的战士,时刻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变故。今晚的一出,只不过是小陆诸多经历中平平常常的一次罢了。

  陆川,二十五岁,大学本科学的就是旅游专业,当初填报这一志愿的目的就是想做一个导游走遍全国各地,当时这个理想对于陆川来说十分美好而向往。在学校被襟锢了十几年,陆川早就想飞出去自由自在地好好展展手脚,放放心情。毕业前一年,就已经开始在旅行社实习,曾经在火车站上拉散客,到各个单位找办公室主任或是领导拉客源,一年以后才正式干上了导游。现在这家旅行社是陆川就职的第三家,是在一次几家旅行社联合负责接待山东二千多人的大团时被其中一家老总看上后硬挖过来的,那次经历对于陆川来说算是一场激动而难忘的挑战,而这段经历,也成为陆川诸多经历中记得最深之一。

  躺了片刻,陆川看了看手表,22:23,估计白丽丽还没有睡,便转身拿起手机给编了一条短信:小白,睡了没有?

  不一会,手机专来了一条短信:没睡呢,刚冲完澡,有事么?

  “关于那生病客人的安排,有几个地方需要和你先商量一下,现在方便的话,我去找你!”

  “好的,五分钟后你来我房间吧。”

  陆川放下电话,起身走到镜子前,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又去洗手间擦了把脸,带上了一盒他平时爱抽的中南海和朋友送的带有李小龙头像的zippo打火机,回到走廊从随身的旅行包里取出了一双新袜子换上。干导游的好几天不回家是常有的事,特别是男导游,总要比女导游跑得多,陆川又是个大汗脚,常常新换的袜子跑上一天就已经够熏死一头猪的,接这个团前陆川刚送走一个四天团,连家也没回,可以换洗的衣服都穿过了,只得在等飞机的时候在候机室旁的超市里随便买了几件替用的。陆川特别注意晚上去客人或是全部的房间时除去脚上的味儿,这一是礼貌问题,二也是工作需要,如不注意,会令对方产生反感或是岐视,这样不利于以后带团工作的顺利开展。

  “叮咚,叮咚”,陆川按响了全陪小白房间的门铃。

  “来了,稍等!”门那边传来了一声简短而清脆的回声。不过一会儿,房门打开了,从门边探出了一张红润、嫩白的脸,湿而打卷的长发,从左肩轻轻地垂下来,发尖还不时滴着水珠。一对明亮的大眼晴看着陆川,表示着欢迎。

  “来,陆导,我正在想你怎么还不来呢,再不来我可要关灯睡觉了!”小白半开玩笑的把陆川迎进了房间,转身关上了门。

  “白导,我看来的时间正好,你一位女士沐浴完,打理自己的时间总要比男人长,所以我才晚来一会!”

  “哟,看不出来,陆导你还挺了解女人的嘛!到是男人大大咧咧的,干什么都通快,我放下你的电话,赶紧收拾,就怕你一来看着到处乱七八糟的!”

  “那到没什么,干咱们这行的,有时间照顾客人,却功夫打理自己是常有的事。从接团到刚才一直忙乎客人的事,也没时间和你多说两句话,正好这不有机会了。这个团五天时间也不算长,要说加深印象,增进了解也是很够用的,这样也有助于咱们很好配合把团带好不是?”

  “哟,陆导,你可真会说,句句话都贴人心,相信你带团的能力一定不差,我放心多了!对了,陆导,你电话里说有什么事要商量?”

  “噢,白导,是这样的,我把你提供的那位腹泻客人的情况跟社里汇报了下,我们张总的意思是,既然客人上飞机前就出现症状,下飞机也没有好转,加上我们北方高原地区的饮食南方人多数不习惯,特别是在草原上更加厉害,最好能在走行程前帮助客人找到病因,能治好就更好了。张总意见是这位客人明天出团前如果状况没有好转,就暂时离团,由我社派人陪同去医院看看,咱们的行程带照旧,等后天回到市里后再把客人接上。但,这得先征得客人同意,医药费得客人自付,所以还要你帮忙跟客人沟通一下,最好是能说服她留下,如果到了草原病情恶化就难办了。”陆川说明来意后,抽出二根烟,递给了小白一根,掏出打火机给她点上,自己也点上抽了二口。

  “晚上我去看了一下客人,和刚下飞机的情况差不多,她爱人给吃了点药,希望明天能有好转,不过我事先已经提醒了她,如果身体不行,不要勉强,还是先去医院把病看好再跟团,否则不但玩不好,还要受好多罪,客人也表示同意,也提出如果不能跟团的话,未发生的团费如何处理得给他们一个说法。”小白其实也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全陪,要说带团来草原旅游也不是第一次了,南方客人在此地会出现的一些常见情况,她也是有很多应对经验的,在此事的处理上,已经表现出她的预见性和处理能力。小白在烟灰缸上弹了二下烟灰,顺手倒了杯苦丁茶递给了陆川。

  陆川接过茶,有些不解的问:“白导,你爱喝这么苦的茶?难不成是为了保持身材?”

  小白一笑:“是啊,这茶别看苦,下火、解毒的功效还是很好的,我上团时常喝。”

  陆川平时虽然也爱喝茶,但从没喝过苦丁茶,只因为这名字当中的一个“苦”字,他端起杯子小嘬了一口,口味迅速挂满了整体口腔,苦味好比黄莲,陆川强忍着咽了下去,眼眉短暂地挤到了一起。小白见状有些好笑,也许她知道头一次喝此茶的人都会有类似的反映,所以也没有见怪,“看来你还真没喝过,这茶挺好的,刚一入口是苦的,不一会儿就有甜味出来了!”说罢,小白端起茶杯,慢慢地吸了一口茶,好似在口中反复吞吐了几次才一小口一小口的咽下去,仿佛在欣赏在品味。

  陆川实在难以适应这茶的味道,重把茶杯放到茶几上接着说:“既然白导先把铺垫工作做得好了,那明天客人的工作就好做了。至于团费的事情张总的意思是客人先跟团走行程,到最后散团前一次算清,由我社退到你社,然后等客人回去后再一次性退给她,这个工作我会在散团前跟客人讲清的。我估计发生的退费应该不多。”小白又喝了口茶,在慢慢下咽的过程中,同意地点着头。

  工作的事情谈完,陆川渐渐感觉到口中真的如小白所说,生出了一丝淡淡的甜味儿,似有非有,似无非无的,到是颇有些意思,味之甘甜到让陆川想起了小时候住在制药厂附近时常能吃到的一种中药叫“甘草”,那时的孩子很少能吃到巧克力、微化饼等现在甜食,但制药厂里的甘草到是经常能吃到,所以嚼甘草棍儿就成了那一片孩子共同的消遣,以至于多数孩子都爱流鼻血,那可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