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归心似箭(1/2)

加入书签

  地接社里的人还在忙碌着。八十多平米的开放区域里紧凑地摆设着办公桌,每一张桌子都被格栅包围着,上面密密麻麻地贴了彩色的便签,已快接近下班时间,但是人们都没有要走的意思。所有人都还在忙碌着。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分管销售的副总王安,还在为新招的三个大学毕业生做着岗前培训,在另一间不大的会客室里,用他职业性的演讲灌输着一些销售理念。这几个大学生是某旅游专科学校的应届生,还没有拿到导游证,只能来应聘销售岗位。

  负责地接的副总张凯,还在为最近的几个团接待问题和两个计调沟通着一些事情。最近,呼市地区的旅游市场正在为夏天旺季的接待任务做着准备,固定和拓宽房源,落实宾馆酒店,稳固用车保障,确保飞机、铁路供票货源等等具细而系统的事情都需要计调部门一一搞定,哪一方面出了问题,都会影响整个接待任务。所有事情的处理,必须做到细致而有充分的计划性和可控性。旅行社想要做起来,做得稳,人脉是重中之重的基础,没有人脉简直是寸步难行,哪怕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票贩子,也必须认真地经营相互之间的关系,因为一旦到这旺季,团量骤增,票量大增,能否及时、足量、保质地拿到车票、机票直接决定着地接任务的成败。甚至可能因为拿不到票而不得不放弃一个即将成形的旅游团,虽然各旅行社都尽量避免出现这种情况,也百密一疏,不得不把相类似的问题的潜在问题都考虑清楚,而做好提前应对计划。

  “刘爽,下午车队那边给回话没?”张凯刚放下电话,不抬头地问着计调刘爽。

  “张总,上午下班前我跟于队长通了个电话,他说两个大日野可能有些困难,咱们用车的时候有一辆调不回来,问能不能用金龙。”

  “用什么金龙?那天吃饭的时候说好两个大日野一点问题是也没有的,这家伙肯定又把车派给别人了!给我拔他的电话,我亲自跟他说!”张凯一听车上有问题,一下就急了。

  刘爽马上拔通了车队于队长的电话。

  “喂,于老哥,是我啊,张凯,在哪儿红火呢?”张凯口气平稳,语速不紧不慢。

  “唉,张总,还没下班哪?我在外边跟向个朋友准备要吃饭呢,唉,离你不远,一会忙完了一起来呗!”

  张凯一听,心想:这老狐狸,指不定跟什么人在一起,跟我玩这个?真有诚心叫吃饭,早就打招呼了,还用得着现在才说,不是客套话,就是叫去充数。

  “老于,你这叫请吃饭呢?我不打电话你也不请,看来还是有重要人物嘛,是不是又在哪泡个了妞,晚上准备战斗一把啊!”

  “嘿嘿,老弟真会开玩笑,我老于是那种人嘛?不过今天吃饭还真有两个美女,老弟要是有兴趣,我给你引荐引荐呗!”

  张凯心想:nmd,老色鬼,指不定又在哪个社里勾搭上女导游了!

  “行了,老弟我是没那艳福喽,这还一大摊子事呢!唉我说老于,于老!你老人家都有空陪把子(就是情人、姘头的意思)了,少抽点时间把要的那两台大日野给搞定一下呗!你没忘了上次吃饭你可是实打实地应承下来的噢!”

  “噢,老弟,你别急嘛,这不是还有几天么,我那两台车现正在外边跑着呢,不过到你用时,我肯定给你调回来,放心吧!”

  张凯一听口气就变了,他心想:mlgbd,跟老子卖官司,现在不给我个准话,到时再给我出个差子怎么办!

  “我说老于,你别跟我这打哈哈,赶紧把你的车给我调回来,哪也不准安排,别***的给我打官腔,到时车要是出了问题,今年有夏天我再找别的车你可别管!”

  要说于队和张凯的关系也算不一般,张凯现在租住的房子还是于队给联系的。但生意上,张凯强硬的作风却丝毫不受这层关系的影响。他知道,对于于队这样人来说,不把事情敲定死了,任何变数都有可能发生。好在公司这几年业务量大,生意越做越好,在旅游圈里也是有名气和影响力的。这样的公司,各种大大小小的车队巴不得上赶着要做生意,所以轻易不敢得罪。

  “老弟,别急,别急,我说了肯定没问题,明天,明天我就把他们往回调,指定用车前一天哪也不去,把车给你收拾得漂漂亮亮的。”久在江湖混,于队很是圆滑的,一听张凯口气突转,就知道这生意指定是他的没跑,这才肯放话。之前,他一方面不想让车空下来不赚钱,一方面又担心张凯这边说的没定死。于是就打了个活口。中午刘爽给他打电话时,他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想通过刘爽的口来试探张凯,因为这种话有时是不好明说,但要想验证什么的话,就必须绕着弯子走才行。

  张凯放下电话,对着刘爽说:“这老家伙,明摆着这是跟我要单子呢,跟你说的和跟我说的完全两回事,其实他就是想告诉咱们,这单子非给他不可!”

  “那他还放那话干嘛,直接问不是更简单?”刘爽不屑地说。

  “老油条!”张凯低语一句。

  王安那边已经培训完成了,几个新人似懂非懂地抱着一些资料,结伴离开了旅行社。王安端着茶杯凑了过来。

  “唉我说张总,今天陆川那个团该回呼市了吧!”

  放下刚要打的电话,从电脑屏幕后面探出头来,他看了看墙上的表。

  “到了,现在应该在大召,快完了。你那儿完事了吧,一会儿让小刘给陆川打个电话,确定吃饭时间后,咱们一起去见见全陪。”

  “我也正要跟你说这事呢,怕你忘了,她们社里还有款子没付完,得去催催。”

  “唉,我记得这事呢,放心好了,我叮嘱陆川把票拿好的,钱肯定得给。另外,这个团上有个客人说是不舒服,晚上过去的时候也去看一看。”

  张凯对较远处的处理财务的小吴说:“小吴,让你订的粽子拿回来没?”明天是端午节,他和王安计划着给客人送点粽子过去,以示欢迎。这个团是靠公司老总薛菲的老关系揽来的,必须有点特殊的表示。

  “噢,张总,中午我就取回来了,在楼下冰柜里冻着呢,你们啥时走,啥时拿就好了”小吴走过来规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