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红姐试衣(1/2)

加入书签

  无聊中,随意拔换着电视频道,新闻、综艺、韩剧、古装剧都看不到心上。门外,同一楼层的团员出出进进,彼此串门聊天,小孩儿在楼道里打闹,虽然自己的门也没关死,白丽丽却觉得这种声音所代表的世界与自己隔得那么远。《焦点访谈》已经快结束了,还没有陆川的消息,不知道他还回不回来。

  客房在八楼,窗户正对着新华广场,白丽丽起身来到窗前,拉开半边的窗帘,靠在窗前,凝望着被细雨清洗过的街道和广场。玻璃上还时不时地蒙上一层雨雾,广场上还有一些人在活动,也有三五成群的人闲散地散着步,有几条狗在西边的树坑里到处闻着,或者对着一棵树翘起腿撒着尿。锡林路上,南北双向的车流还是有些拥堵,晚间高峰期再有半个小时就要过去了。

  握在手时的电话依然无声,间或接了两个社里的电话,也不过是问问行程,没有其他事情可聊,汇报完情况后,白丽丽主动挂了电话。她似乎在等陆川的消息,却又感觉到等也是白等,也许陆川今晚不会回来了。

  走神之际,白丽丽隐隐约约地听到从广场方向传来了一阵哗啦啦的铁链声,她漫不经心的寻声望去,有四五个男人正在树间空地上耍着双节棍,好像正在编排着什么动作似的。白丽丽突然想起了在草原上陆川雨夜中曾说过,回市里要带她去广场看人练双节棍。她心中不襟升起一丝希望,似乎找到了把陆川叫回来的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有了这个念头,白丽丽像考试中突然想到答案的学生一样,不假思索地抓起手机编了条短信给发给了陆川。

  “嗨!我的大英雄,我看见广场上有人练双节棍,草原上你说过要带我去看的。今晚行么?”

  五分钟过去了,手机没有回音。

  十五分钟过去了,手机还没有回音。

  二十分钟的时候,白丽丽翻看手机已经无数次,她后悔自己这么主动真是有点犯傻,心想就靠这个怎么能把陆川叫回来呢?他也是很久没回家了,和家人肯定要聊很久的。我这个时候发短信真是不太礼貌了。

  短信发出去三十二分钟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收以新短信的声音。

  叮咚,叮咚:“我正在往回走,十五分钟到!”

  是陆川!白丽丽高兴地亲了口手机。

  天还阴沉着,可雨已经停了有十多分钟。天边厚重的乌云中,被即将西沉的夕阳余辉撒开了几道宽宽的口子。3路、19路、60路、34路公交车不停地在站台停靠报站,等着的人慢慢少了起来,下班的人群众渐渐撤离而去,南北的十字路口也开始变得松快起来。

  白丽丽还站在窗前探望着外边的风景,此时楼下的一切,在眼中又有了另一种暮色中的美,而这种美却在几十分钟前,还蒙着一层重重的灰纱。

  而此时,白丽丽也换去了白天的那身导游装束,穿上了一身便捷的休闲装,冲洗过后,稍做打扮,一个轻新靓丽的南方美女,重又展现在梳妆台前,她还特意喷了一点兰蔻,虽然淡淡的,却因为这样的淡而渲染出浓浓的真意,她正等待着陆川的到来。

  陆川在家跟老妈和老妹聊了许久,但即便再多聊一会儿,也不愿意再出家门。不是看到白丽丽发来的那条短信,陆川也许会坐到九点以后再回去。不得已,陆川只得起身。母亲知道留不住儿子,却还想再试一试。要陆川把衣服换了,把袜子换了,又给她拿了几盒子下火药,老妹儿把给老哥新买的刮胡刀也取了出来要陆川带上。临走时,陆川给老妈放下了一千块钱,老妈说什么也不要,老爸也让陆川拿回去。陆川说这是前几个团赚的一部分钱,放在家里贴补家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再让老妹给存上200的话费。剩下的就存着,自己不想带这么钱,有团款就已经够让人担心了。其实,这钱他就是留给家里用的,虽然不多,却是心里的一份安慰。人在外面漂,家里的事做不了,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吧。最后,老妈还是勉强收下了钱,老爸,又给陆川拿了两盒好烟,还叮嘱他不要为剩钱抽次等烟。别在外边给自己掉价。

  陆川拿好了老妈给准备的换洗衣服,又换了双鞋,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家门。

  走到大路上后,给白丽丽回了条短信。

  门一直没有关死,白丽丽坐在写字台前,从笔记本上翻看着当天的新闻和自己的qq空间。几天没上网,已经有几个朋友留言问她行踪。她用数据线,从手机和相机里,把拍到的精典照片传到空间和傅客里,还附上了拍照当时的情况说明和心情。

  正用qq和好友聊天,隐约听到楼道里有客人和陆川说话的声音。她静了下来,侧耳听着。

  是红姐和另外几个女人在和陆川打招呼。

  “嗨,陆导,刚才去哪儿了,我们还找你呢!”这是红姐,语气、表情还是像草原上那么“亲切”。

  “红姐,你们还没休息呢?跑了一天,不累?”

  “没有,我们正试吃饭前买的羊绒衫呢。你来看看怎么样?”红姐把陆川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当然,此时在她的床上还坐着两个中年妇女,在她们身边散落着一些衣服和化妆品,似乎正比试着各自购物店里买来的东西。

  “嗯,红姐的眼光很有品味,我以前带的客人也有不少喜欢这个样子的半袖衫呢!”

  “是不也不少人买?要是买的人多了,那我就不要了,送你吧!”红姐当下就把衣服塞到陆川的手里。

  “唉,红姐,这是为啥,这么贵的东西,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多好看!而且这品质的在你们那里可不一定好买到的!”陆川把衣服从又放到回床上。

  “我才不和那么多人穿一样的衣服,要穿就穿独一无二的。再说,想买好的还不容易,你们的鄂尔多斯那不是就做羊绒衫么?我想要好的,打个飞机就过去了。”红姐不屑一顾地摆出富人的那种阔气派头给陆川看。

  “红姐,我刚话还只说一半呢,这衣服是看得人多,可买的人不多啊,那价儿,不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的。能穿到你的身上,那是这衣服的福气!”陆川前半句说得还算是真心实情,后半句却怎么着都带点让自己都恶心的味儿。

  此时,原本坐在一边的那两个老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悄悄起身走了。也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