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夜舞双节棍(1/2)

加入书签

  人面临任何事情,不去做,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如何,想象中的结果,永远替代不到行动的证明。做人做事,敢想固然重要,敢做更重要。只想不做是空谈,想了再做是实干。干了别在乎成与败,一次失败的行动,也胜过一百次无用的吹嘘!

  寒喧过后,陆川伸手向方恩旋要过了那根青冈木的绳棍,就着灯光看了看。

  “唉,旋子,你这棍子不赖啊,哪儿买的?”

  方恩旋:“噢,我姑去南方的时候,看着好,给我捎回来的。咋样,压手吧!”

  陆川:“嗯,不错不错,做工很精细的,手感也不错!”说罢,陆川原地做了两个下劈和横扫的动作。

  刘涛上前说:“唉陆川,把你那套实战棍法现给练练呗,好容易碰着了,教教我,旋子就知道练舞花,让他教也教不过你。”

  江忠文凑上前应和着说:“唉陆川,早听他们说起你的棍子厉害了,啥样,给练两招吧,我这刚学棍,没见实过呢!”说罢脸上堆着笑,眼神藏着色意地从方恩旋到白丽丽横扫了一遍,最终目光悄悄落在了白丽丽圆润的****上。

  陆川正专心摆弄着手里的木棍,在众人的要求下,还是决定小练一把,当然,这主要的目的,自然还是练给白丽丽看的。

  一旁的白丽丽手举着手机,准备给陆川录像,满脸期待地等着陆川。

  陆川走到空场中央,双手持棍,用力地拉拽了两下,先来了个单手正八字,找了找感觉。接着两腿分开与肩同宽,右侧腋下持棍,先来六个左右正手换棍,棍声风起,接棍时叭叭作响。然后来了几个陆川最喜欢的横扫、斜劈,力从脚起,以腰为轴,腰转还肩,臂随间动,肘为支点,力达棍稍。呼呼的风声在棍端划过之处,骤起骤落,棍到之处呜呜做响。右手练摆,收棍之时,左手在右腋下开掌以待,飞棍落回,正入掌中,随即左手反握回棍,顺势前伸,以反八字化解棍力,转为左手发力,接着自右下向左上挥起,松掌舞花,流畅地将棍换为正手。接着又是三个连续下劈,转而换为四向连击,腋下弹棍、背后换手、绕颈换手,腰后换手,平掌舞花一一亮相。众人直被呼啸的棍风所刺激,不由到向后退步,白丽丽努力地用手机捕捉着影像,但却苦于跟不上陆川的动作。

  最后陆川以双手持棍平举之势收势。几个人纷纷鼓动掌。

  陆川对着方恩旋说:“唉,旋子,你这棍真的不赖,下次再有机会帮我也弄一根吧,”说罢,棍子对折,交还给了方恩旋。

  方恩旋接棍后挂在颈间说:“唉,你说好,那就是真好了。你要喜欢,这棍子你先拿着玩去,下次家里有人去再弄几根就是了!”

  刘涛抢着说:“唉,那把我的也算上呗!”

  陆川摆了摆手说:“唉,不用,我现在有棍玩呢,这个还是你留着吧,我又不着急!”

  白丽丽跑了过来,一边拍手一边说:“哇,你刚才真的好帅噢!”

  陆川擦了擦头上的汗说:“唉,没啥,就是棍子顺手玩得也顺手,你还没见我挨打的时候呢,特别是棍子不顺手的时候,打的就不止是手了,头也跑不了!”

  刘涛硬是要跟陆川学棍,陆川推脱不掉,教了他几个基本动作,又帮他纠正了一些错误。江忠文也跟在一边学着样子。但他毕竟刚摸棍不到三个月,基本动作还做不到位。

  几个人的练棍、聊棍,吸引来一批年青人驻足观看,其中也有感兴趣地上前聊了几句。有人想学,方恩旋告知了俱乐部的报名方式。

  其间,白丽丽说起了陆川在草原上用棍逼退醉汉的事情,惹得几个人兴趣大起。非要陆川讲个详细。

  陆川只把关键的几个情节讲给他们听,其他的都隐而不宣,另外,在精彩之处略加了些夸张修饰,引得刘涛两眼圆睁,似乎看到真实格斗场景一般,一个劲地追问更多的细节的感受。陆川越说越起劲,惹得一旁的白丽丽不住地掩嘴偷笑。

  方恩旋似乎想起了什么,在几个人聊天的时候,转身几步走到自行车前,从包里掏出一颗棒球。虽然大小、材质和款型都和比赛用球并无二异。唯有一处有所不同,那就是经过特意改装后加出来的一条长长的松紧带。有时可能在公园哪儿的地方,见到一老人单独打网球,那球也是经过改装的网球,同样是加了松紧带,另一端固定在地上,以便球被击出后自己收回来。方恩旋这颗球与多十分相似。

  方恩旋:“唉,川儿?给你看个新玩艺儿!”

  陆川接过棒球边看边问:“这不是棒球么?搞根线干嘛?”

  方恩旋:“怕球跑啊!我是从网上看到的一段视频找的灵感,有个人穿着李小龙的黄色连体服用双节棍,跟专业运动员打乒乓球,一对一不说,一对二都能赢了,我看了觉得神了,总以为是视频加工出来的,没想到最后还有他打对面扔过来的火柴,根根见火。我当时就觉得这才是练棍的更高境界,比起舞花套路啥的要更见真功夫,所以就自己做了一个这样的球来打。好玩是好玩,可是难打得很,正好今天你在,你玩两把试试?”

  陆川稍做回忆后问方恩旋:“唉,旋子,你说的那个视频,是不是给手机打广告的?”

  方恩旋:“就是,好多人都说那是李小龙!”

  陆川一摇头说:“啥呀!都是认衣服不认人,说他是李小龙的都是外行。那视频我看过,那人我也认识,他叫**龙(出于尊重,此处不留全名),是咱们国内教截拳道比较早,也是很厉害的一个人。可网上看吧,没哪一个实战棍子能练得比他好的。我是看了他的视频才找到实战棍子该往哪个方向练。人家那才是真人不露相,虽然视频出得少,可是棍棍见真功,那凌空打火柴,对战乒乓台的功夫,不是一般人能练出来的,他那才叫人棍合一、行云流水呢!”

  两人的谈话仿佛达到了**,惹得一旁的刘涛、白丽丽听得直发傻。

  刘涛着急的抢话道:“唉,说得这高兴,那人谁啊,在哪儿能找他的视频呢?”

  方恩旋:“晚上回家你上qq,我把链接给你发过去,看了就知道有多厉害了!”

  刘涛:“成!那,这东西咋玩呢,别光说,练练啊!”

  方恩旋:“行,不过,我发现两个人练比一个人练好一些,川儿,跟我一起试试咋样?”

  陆川兴趣大涨:“来啊,我也很好奇,咋玩!”

  方恩旋:“跟打羽毛球一样,把球固定在咱俩中间,互打,当然是用棍子,看谁能打得住!”

  陆川:“唉,这新鲜,来试试,你就你的棍子,我拿我的!”

  说罢,陆川从包背里取出自己的棍子,把包递给了白丽丽。

  方恩旋在草地上用钉子将绳子的一端牢牢钉在砖逢里。绳子拉长足有四五米长。陆川转着棍子走到了他的对面。两人相距离大概有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