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夜舞双节棍(2/2)

加入书签

0米左右。

  方恩旋把球扔给陆川后喊到:“川儿,你先扔球,我打!”

  陆川把棍一收,抓好球,盯着方恩旋,略等片刻,等那边方恩旋已经持棍已待,伸手将球抛了出去。

  球在空中均匀地弧线飞出,方恩旋右手在上,左手在下,移动着步迈,举头望着球落的方向,在瞅准时机的一刻,右手松棍,左手握棍自下而上撩击出去,只听得“棒”的一声,球应声飞出,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惊,谁也想不到,曲曲一根棍子,就能这样一击打中落中的一颗球。

  球向陆川方向飞去。因为绳子有弹性,加之陆川下意识的后撤几步想接球,结果球在陆川前方时,飞行到了尽头,顺昨绳子的弹性,又回弹到方恩旋的前方。

  这算是一次小试,彼此都知道游戏的玩法,接下来,可以正式互击了。

  这次该陆川了。方恩旋走到中央,拾起球,回到原地,重要调整了一下两人间的距离。做好了准备抛球的动作。对面的陆川,右手挥棍,棍绳绕肩,棍的另一端从后夹于腋下。他冲方恩旋做了一相抛球的手势。方恩旋将球高高地抛向了陆川,比刚才高,速度也慢一些。

  陆川站在原地没动,眼盯着下落的飞球,直到快要落到头顶的时候,方才微略调整了几小步,方恩旋扔得很到位,基本就是朝自己的头顶落下来的。一二秒钟很快闪过。球转眼落到额前。陆川脚下用力,力达腰盘,腰发力,力达肩,肩甩臂,臂挺腕,腕弹棍,夹在腑下的棍像鞭子一样,从身后自上而下的斜擗出去,这一擗,正好重重地抽打在飞来的棒球上,力度比方恩旋要大得多,只听得一声沉重而响亮的声音,球顺声向左前方飞去,连地上的原本要牵制它的绳子,也带到了空中。

  众人尚未看清球是如何被击中的,已经找不到它飞走的方向。好在绳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暴露了球的行踪。但最终确认位置的,是应声而倒的刘涛的自行车。原来,球飞去的方向,正好是刘涛停车的位置。那球照着自行车的前轮直击过去,由于速度太快,还没来得及反弹回来,就已经直直地嵌入到车轮两根辐条之间,甚至其中一根已经微微有些变形了。自行车顺着撞击力“咣当”倒下,这时,几个人才不约而同的跑过来查看。

  刘涛有些心疼自己的山地车了:“怪怪,陆川,你是瞅准我这辆车了是不?使多大劲儿啊!”

  球飞出去的时候,陆川心里已经明白自己劲用大了。再看到球带着绳子一起无影而逃,更是倒吸一口冷气,生怕这球横飞到人群众中把人打坏了。因为刚才他击球的时候,球已经是一人多高的位置,这一击是横飞出去的,至少也有****的高度吧,这要是把个小孩打着了,那可若上麻大烦了!

  看到自行车倒了,陆川的心总算放下来一些。他走到车前一看,和其他人的表情一样——暮然。

  方恩旋把车扶起来,盯着辐条间夹着的那颗球发着愣。自言自语道:“我去!这么硬的球都夹进去了,你小子咋打的了!完了,我好不容易穿进去的绳子这下废了!”

  刘涛心疼地说:“唉得了,你那绳子值几个钱,我看我的辐条才是真废了呢!

  陆川心有余悸地自语道:“谢天谢地,好在没打到人!”

  白丽丽在一他们后边,扶着陆川的腰,小声怯语道:“唉呀,这太可怕了,要不你们别玩了!这要打到人身上,真就打坏了!”

  一旁的江忠文立即附和到:“就是,别打了,别打了,咱们玩点别的吧!这个太危险,太危险!”

  陆川伸手去掏球,没掏出来,两只手,也没掏出来。方恩旋试过,没成功,刘涛试过,因为太心疼自己的车,没敢使劲,也没成功。最后还是陆川,拿双节棍把球一点点的撬了出来。球是没事,但夹它的那两根辐条,却再没恢复到原状。陆川喃喃地冲刘涛说:“涛子,真不好意思,看来你得换两根儿了!”

  刘涛虽然心疼,但却很大度,挥了挥手说:“唉,没啥啦,两根辐条,明天我找个修车摊换了不就完事了么!唉,陆川,你刚才那一下咋这么在劲儿呢!”

  方恩旋在一旁说到:“老天爷,一直知道你的棍力强,今天我算是见识了。刘涛,你车能保成这样算是幸运的了,他要劲再大点,真就能穿过去,那可就不是变形了,着急了就打断了!唉,算了,不玩了不玩了,这活不能在人多的地方玩,更不能让你陆川这小子玩,要命呢这是!”

  陆川站起身,把球扔给方恩旋说:“我这是没品住劲,头一次没深没浅的。不过,旋子,我觉得这是个练棍的法子,不过,我觉得挂起来比钉在地上更好用,或者外边做个布套子,这样,在套子上穿绳子,可能更结实些。找个没人的地方,挂起来打,又能练准头,又能练协调性。”

  方恩旋:“嗯,我觉得也是,我自己也没怎么试过,回去我好好改改,正好两条破牛仔裤扔那儿没用。绞了做套子!”

  陆川说:“嗯,我回去也照样做一个,带身上随时练,我看等练一段时间,咱俩去师大网球场拿棍子打网球哇!”

  方恩旋:“不!打羽毛球好一些,至少不会伤人。咋样!好好练,哪天约一把!”

  陆川:“没问题,双节棍羽毛球赛,有史以来第一场!”

  聊着聊着,雨不知不觉又下了起来,众人的头发越来越潮湿。抬头看看天,厚重的乌云又压了上来,低头看看表,已过九点。该回了!

  临走分手时,方恩旋递给了陆川一根银色的小铁棍子,长约十四厘米,上下通圆,头部微尖,尾端穿孔。陆川问他这是什么东西。

  方恩旋只简单说了两句:“酷棍,防身用的,你老上团,还着没准能用上,对了,开车窗玻璃也能用,平时当个钥匙扣啥的!”

  陆川举着酷棍摸了摸:“这玩艺儿咋防身,这么小!”

  方恩旋说:“唉,有时间你上网看哇,别的不跟你多撇了,你自己琢磨哇!”

  陆川也没多想,装到裤子里,跟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和白丽丽一起离开了广场。

  刚走到路边,陆川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小旋子,哪整的这稀奇古怪的东西。一根破铁棍子能干啥使!”然而,此时的陆川根本不知道,若干年后,这根小小的棍子,又给了他开创事业新的灵感。

  白丽丽跟着身旁说:“人家不是让你慢慢研究嘛,你说你连双节棍这么难玩的东西都能玩会了,研究个小棍子还难?快走吧,一会雨大了回不去了!”

  陆川:“噢,就是!”

  快过马路的时候,身后方恩旋和刘涛骑车从身后驶过,喊了场陆川,陆川向他们挥了挥手,谁也没说话。但放恩旋在夜幕下,最后无声地向陆川做了一个手势,他冲陆川树起了大拇指,左右摇晃了几下。陆川好像明白了之下的含意。(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