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悦玲下(1/2)

加入书签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扇门,最初的时候,它都是打开的。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它渐渐的盒上了。有的门仍旧自信的开放着,但有的门已经紧锁起来,有的门只是偷偷打开,有的门只是在其上开一小窗。人和人的距离可以很近,但心与心的距离却不容易拉近。除非彼此能够相信到可以为对方打开自己的那扇心门,除非愿意、敢于走近对方那扇心门。

  酒店,又是一个雨夜,上一个雨夜,在草原的蒙古包里,两个人合衣而眠,却彼此保持着距离。又是一个雨夜,陆川的心门不知不觉得被打开了。

  谈话还在继续着。白丽丽坐到了陆川的身旁。而陆川却还在自己回忆中游荡着。已经很长时间,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再回到这段记忆的小屋,他总试图用不停地工作带麻木自己,让自己忘却它的存在,然而,越想忘掉的,却越会被记住。

  在白丽丽的心中,正在为陆川的感情经历而同情着他,不曾想,这样一个阳光的男孩儿,却有着这样波折的过去。在陆川那并不详细的故事中,她感觉得到,每一段懵懂而过早夭折的爱情中,陆川始终是没有勇气和自信的。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不自信。

  白丽丽起身,给陆川倒了杯水,陆川接过后没有喝,端了一会儿,又放回到茶几上。

  “我想,她在你的心中,一定很重要,为什么你和她没有坚持下来?”

  “是我没有坚持下来,也许是她不想继续坚持。想当初,第二次高考,我是有机会去外地的,但她考得不理想,只能留在本地,我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就报了本地的大学,虽然两所学校分处在城市的东西两端,但总比在不同城市间要好的多。但,她开始自悲了,觉得不如我,觉得配不上我。”

  “这其实不算什么,感情这东西,和身份地位虽然有联系,但也不是起先决作用的。”

  “我也一直这么想。为了不让她多心,我经常骑二个小时车去看她。大一最初的那段时间,我过得很充实。想着每周都能见到她,很幸福。可刚过了短短几个月,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怎么,她喜欢上别人了?”

  “是的。”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时傻到一点查觉都没有。她已经好几次跟我提起有个男生暗恋她。我只当是她在开玩笑,虽然自己心里在吃醋,却只当是自己小心眼儿。”

  “那她是有意要让你知道了?其实,如果她真和你这么说的话,那可能她已经在动摇了!”

  “后来,每次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的热情就变淡了,挂电话的时候,她比以前更痛快了。原本坚持的每周四下午通电话的约定,她也开始找理由推拖。我一直不勇气问她是不是有人了,因为我害怕她的承认。”

  “那你应该去争取的,这大学里换男女朋友也是常事,你不争取,很容易就会被取待的!”

  “我争取了,我为她又叠了365颗星星,还是夜光的,第一颗都是我亲手叠的,白天叠,晚上躲在被子里叠,连宿舍里的人都被感动了。叠得手上起了老茧。她的生日是10月26日?,我在她生日那天把满满一瓶星星送给她。可是,当她见到、接到那只玻璃瓶时,她并不激动,也不惊喜,而是平淡得好像我是要她转交给别人一样。”

  白丽丽听到这里,心里特别酸,她此时想抱住眼前这个男人,因为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给自己叠过星星,哪怕是一只。

  “你做了这么大的努力,她还是没有回信转意么?”

  “没有。没过二个月,大一的寒假到了。我答应宿舍的同学第二天去给他们送站。当天还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回家。她说不要我接,她自己回,我其实想让她多等一天,等我把同学送走了就去接她。但她却告诉我第二天就要走了。我无语。”

  “难道是有人送她?”

  “不是有人送她,是她要送人!”

  “第二天,我陪同学进侯车厅,在检票口排队,本来和他们有说有笑的很开心。可好像是心灵感应一样,我突然不自觉地向队伍后面看了一眼,结果。。。?。。。”

  陆川说到这儿,突然激动地手抖,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白丽丽意识到,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也许是陆川最痛心最不愿意再面对的。白丽丽本能地抓住了陆川的手。

  “别伤心,没事的。”

  “结果,你猜我看到什么?我竟然在身后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看到了她,而她也正好看到了我,我第一反应是兴奋,我条件反射似的要奔向她的时候,我傻了,我***的真的傻了,她竟然转过身,扑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把头埋了进去不肯再看我。我***的真的***了。我明明确认看到的就是她,可怎么不相信她抱着别的男人,而且还是在车站这样一个离别的地方。况且前一天她就告诉我今天要自己回家,当时那个时间,如果她真的是自己回家,那应该早就到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车站,为什么会有个男人,为什么她都有让他抱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陆川气愤得直用拳头砸着床板,发出阵阵咚咚的声音。

  白丽丽一把把陆川的手揪住,看着陆川的手,心里很是心疼。

  “你们说话了么?”

  “没有,一句话也没有,我转过身,一句也说不出来,同学都看出来我的变化,有人问我怎么了,我当时什么声音都听不进去,满脑子想的全是刚才的场景。我几乎没用大脑思考,转身向队伍后面走去,宿命的老八怎么拉也拉不住。我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就在和她齐平的时候,我站住了,她还在那个男人怀里趴着,刚一侧过脸,就和我目光相对,我看得出,她吓得抖了一下。我不在乎抱她的男人是谁,我只在乎她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后走去。可之后的路怎么走我,我完全不知道了,只记得自己像条僵尸一样撞倒不少人的行李。”

  白丽丽紧紧攥着陆川的手,不停地在手背上抚摸着,她想要这样安慰陆川,因为她实在没想到,陆川会有这样激动的反应。

  “你知道么,当通过检票口后,从天桥下站台的时候,刚下了两个台阶,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两眼一黑,就觉得要往下跌。最后是宿舍老八扶着我下了站台。到了站台,所有人都在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只告诉了老八、老大和老四。”

  “这种事太打击人,换谁都受不了,你为什么不当场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