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凌晨的短信(1/2)

加入书签

  凌晨2:15,陆川始终无法入睡,守在白丽丽身旁,叫他困意全无。陆川觉得她可怜。而伴着她的体温,闻着她的体香,又让这个壮年男人纠结不已。动又不敢动,生怕弄出来的响声吵醒她。在这儿傻呆着,又无事可做,反而让思绪糊乱飞舞。为了不让自己太过关注身边的这个女人,陆川不断地在脑海中谋划着明天的行程。

  天一亮就要离开呼市前往包头达茂旗了,期待高速上不要堵车。

  脑海中不断浮现着这几天来遇到过的人和事。

  输了钱的堆儿、北京的段姐、被客人欺负的新手导游小谷、意外出现在饭店里的悦玲,还有身边这位又被重新认识的女人。

  堆儿再怎么坏,也是自己的朋友,到现在还没解决钱的问题,一旦东窗事发,不但今年不好过,搞不好以后因为坏了名声也不好做了。可这种事,自己想帮也帮不了,关键就是钱的问题,他解决不了,自己也解决不了。这个教训买得太贵了。色字头上一把刀,看来这回,堆儿这小子是让刀痛成重伤了。

  其实段姐也不是嘴上说的有多么多么不好。毕竟相处时间短,人的很多面是看不透的。段姐从业多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讲,要在这样的职场混出个声名来,没有铁娘子的手段是办不到的。之所以有很多男人都服她,肯定有服她的道理。但人有人道,蛇有蛇路,人家是怎么让那些男人臣服的,自己是不可能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因为有些手段,只能是女人对付男人专有的,男人永远也学不会。细想下来,当初段姐虽然让自己有些胆怯,但在有一些事上,她还是替我说了话的,不然,当时带的那个团的客人怎么会十分配合自己呢?如果没有她从中协调,客人也还是会因为一些小事挑自己毛病的。而且,这次草原见面,段见对自己特别地“关注”,可以想到,在她心里,还是在意我这个小弟弟,只是她在意的东西,不是我喜欢的罢了。也许,这个姐,还得当姐看,但日后就不一定可以当姐处了。

  至于小谷,可怜的小姑娘,刚入行就受到这种打击,实在是觉得她够冤。在临分手的时候,小谷的那句话,着实让自己有些担心,如果她执意要在那一道关键的道德底线上打开缺口,那就没有办法再次补救了。不知道现在,小谷怎么样了,最怕下次见到她时,已经变成别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希望见到的是,她还是她,眼神中还能见到那股清纯的希望之光。

  最不想发生的事,就是悦玲的出现。怎么就这么巧,老天安排的么?最不想见的人,偏偏在最不该见的时间,在最不可能见的地方见着了。这么戏剧性,不明白的是,她既然想合好,为什么还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她既然要找我谈,为什么偏等不期而遇的时候谈。时间过去这么久,想她的心远比恨她的心要重。只是,为什么她不就肯承认该承认的事情?别的不多想,最想知道的是,火车站的事。她为什么那样做,难道她不觉得自己很傻么?原本在自己心里,悦玲又开朗,又爱笑,对自己也是相爱有佳,怎么就一分开后跟了个外地小男人呢?到底自己哪儿不如那个男的?我这要样有样,要学历有学历,到底哪让她觉得想要放弃?难道那个男人有钱?不能啊,交往这么久了,没看出她是个爱慕虚容的女人呀。再说,都是刚上社会,谁能说以后注定有钱或是没钱,关键看个人努力与否了,我就是那种让人看不到希望的么?难道是因为自己选的专业和从事的职业让她没有安全感?如果这算是一条原因的话,那也只能承认,因为自己除了对职业的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