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餐上的意外(1/2)

加入书签

  市区的第二顿早餐充满了民族特色,呼市二大早点全部上桌,蒸笼里的稍麦、飘着红油的羊杂碎。客人陆续入席就餐,不少人偏爱稍麦。自助取餐点的蒸笼频频见空。

  小悦洋兴奋的提前跑到餐厅,抛开老爸不管,抱着盘子点着早餐。“阿姨,请问稍麦在哪里?”服务员领着孩子来到餐桌前。“哇噢,这就是稍麦啊?”悦洋夹了几个稍麦后,回到老爸身边。“老爸,看,这就是稍麦,是刘三做的。”

  “嗯,想了一晚上了,这下见到就好好吃吧!”悦洋抓起筷子,夹起稍麦就咬上一口,刚出锅的稍麦,油汤满溢,顺着缺口喷到下巴上,烫的悦洋一哆嗦。

  红姐拉着行李箱,落落大方地也来到餐厅。今天,她换上一身雪清色轻纱连衣裙,飘逸的裙摆轻盈地跳着舞。红姐就像女神一样来到餐厅,端庄地环视四周。和几个关系好的团友点了点头。找地方坐下后,把行李安顿同桌的人看好,起身去取餐。早餐一杯牛奶,是红姐的习惯,水果也是必须的,一颗鸡蛋,只吃清不吃黄儿,一块小馒头,一碗小米粥,一碟咸菜。

  餐厅里人影闪动。二三个旅游团的人都陆续前来用餐。红姐一边和同桌的团友闲聊,一边偶尔环顾四周,找寻着陆川和白丽丽的身影。不一会。两个人从大堂走了过来。陆川不停地找着自己的客人,收集房卡。白丽丽和客人们打过招呼后,取了些早点,坐到私陪桌上准备用餐。

  “白导!来这里坐吧”红姐主动伸手示意白丽丽过去。

  白丽丽见私陪桌上全是男的,陆川一时半会也坐不来。本就不想过去的她,见到红姐招手,很乐意地凑了过去。

  “红姐早!王姐也早!”

  “陆导呢?”红姐问。

  “他啊,刚去看车,现在收房卡呢。”

  红姐趁傍人不注意的时候,小声问白丽丽:“唉,昨晚怎么样?”

  白丽丽一愣。今天早上她和陆川两个人很早就出门了,还特意看了一下,似乎并没有被人看到。被红姐这么一问,白丽丽心想难道她知道陆川昨晚在我那儿没走么?

  “红姐,没得事情啊!”

  红姐轻轻拍了拍白丽丽大腿说:“真的没事啊?”

  白丽丽谨慎地摇了摇头。

  红姐指了指自己的眼袋,又示意白丽丽。白丽丽这下才意识到自己昨晚曾经哭过,是不是眼睛肿起来被看到了?于是,她悄悄从包里取出粉饼盒打开对镜一看,可不是,即使早上一再补妆,微肿的眼袋还是出卖了她。

  白丽丽又在脸上拍了些粉。

  取餐的人多了起来。团里的一位客人刚准备去端一碗小米粥。不料粥已经打完了。但正好服务员又送来一桶。于是他站在一边等着打新粥。服务员重新放好粥盆后,头也没回就向后撤着准备离开。可这位客人正巧站在她身后,也没看清这服务员的动向,结果,手里端的取餐盆被服务员的后背撞了个正着。而盆里的一碗刚打的奶茶飞溅到一旁的另一位客人裤腿上。

  那服务员吃惊地回头一看,却没有做任何表示,只是稍微一愣,就迅速离开了。现场留下了这两位客人,可他们却不是一个团里的人。被撞的那位,是陆川团里。被溅一裤腿奶茶的,则是另一个上海团的客人。

  由于服务员的消失,使得现场气氛着实尴尬。裤腿上被溅了奶花的那位客人,看样子是讲究的一个人,衣着得体,彰显品位,那裤子从面料到做工都显得很高档。而被撞的这位客人虽然对人家一裤子被撒奶茶的结果很尴尬。却不做任何道歉,只是站在原地一味地惋惜。这样,上海的客人等着道歉,而陆川的客人却压根没有要道歉的意思。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一分多钟,谁也没动窝。上海客人的眼神越来越气愤。两个人对视的眼神从相互容忍到,互不相容。

  不一阵,双方开始因道不道歉的问题,开始了争吵。上海客人心疼好裤子被弄脏,又气愤弄脏自己裤子的人坚持不道歉,侵犯了他的尊严,所以执意要求陆川的客人当场道歉。而陆川的客人,虽然觉得把人家裤子弄脏确实不好意思,但却不认为应该由他来赔礼道歉。该说对不起的,得是那个溜走的服务员。

  争执的声音越吵越大,陆川的客人索性把餐盘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摔,撸起袖子准备要和上海客人大吵似的。整个餐厅的人都抬起头看着他俩。

  上海客人:“你这个同志,怎么这个样子地啊?弄脏我裤子的人是你,你不道歉还要动手啊?你讲不讲道理啊?”

  陆川的客人:“唉,不讲道理的是你哎,你知不知道?你裤子被弄脏了是不假,问题那不是我把水洒到你腿上的吧?我在这里站得好好的被人一撞,我还差点被烫着撒!”

  上海客人:“你这个同志不要推卸责任好不啦?明明水是从你手里的盘子中洒出来的,怎么能说是别人的错呢?我要你道个歉,难道不对的嘛?”

  陆川的客人:“喂,你这个人想清楚再说好不好撒,我都说了,是别人撞了我,才把水洒到你裤子上的,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那也不是我的错啊,凭什么让我道歉撒。谁撞的人让谁道歉去!”

  说罢,陆川的客人大手挥,端起盘子就要走。而上海客人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