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学说蒙语(1/2)

加入书签

  一路欢歌笑语,陆川的讲解一直没有停,讲过内蒙古自治区的概况,又讲了大青山的地理,介绍了发生在大青山上的革命战斗历史。期间穿插着做了几个互动游戏。导游和客人逐渐打成了一片,陆川的亲合力对孩子最起效果,自从小悦阳收到了第一个礼物后,随之又有几个孩子也伸手向陆川要东西,陆川在要求他们表演节目或者参加互动游戏之后都逐一分发,有小马头琴、小银碗、小蒙古靴等等。当人们都奇怪这导游包里怎么准备这么多小玩鞭艺的时候,所有的礼物都发完了。其实这都是陆川事先安排好的。早在上团之初,陆川就算好了团里有几个孩子,然后按数准备了不同的民族小艺品,一个不多,一个少。这些东西都是以前上团时到各个旅游点购物时,店主送的,一般情况下,如果这个团消费效果好,店主除了按数结算提成,还会额外送给导游一些小物件,表示感谢。甚至有的导游想成本价拿一些成品,甚至不花钱,只要不是过份的要求,店主也会答应。陆川是个有心人,每一次收到小工艺品都会收起来,用在下一个团上,重点就是送那些孩子们。因为一个团里有孩子,先把孩子哄好了,孩子的家长也就解决了,而几个家长解决了,团里的一部分人也就解决了。这算是一个带团技巧,一些小小的付出选择时机得当,处理方式得当,收到的效果总会很好。以后一旦有自费项目,小孩想要参与的**是最浓的,小孩要求花钱玩,家长总不能拒绝吧,那一个家庭玩了,另一个有小孩的家庭也会跟着要玩,这种蝴蝶效应就体现出来,结果是,经济效应跟着提高了。

  车子已经进了山区,顺着盘山公路开始了向草原高海拔地区的爬行。山路曲折蜿蜒,公路两旁风景渐现。由于前一天晚上刚下过大雨,空气中夹带着芬芳的泥土清香。进山之间,陆川找了一个地方停了车,让客人下车去方便,走了个把小时,有的人早就在颠簸中有了内急。小孩子更是急于下车放放风。给了所有人二十分钟时间,上厕所的三两成伴地抓着卫生纸走向角落,不上厕所的,站在车的周围,或伸腰甩臂,或抽烟对火。女人们聚在一起闲聊,男人们四处走动看山。陆川和司机站在车头各自点了根烟。

  “张哥,上周草原上出了一档子事你知道不,有个全陪跟地接因为分钱的事闹崩了,大晚上的在草原上被打。!”

  “唉,知道呢哇,乃女娃娃嫌给得少了,非要拿大头,不就是***社的导游带的团么,乃女子不懒,挺硬锉,就是不给,后来全陪大晚上跟她吵起来,还叫唤得不给团款如何把戏的,结合闹得厉害了硑头挨了个耳瓜子,完了俩人就打起来了,唉,球大点事整的点儿上的人都看见了。后来不是乃地陪让给告了,连草原都没下来就给换狗儿的了。”

  “因为多少钱?”陆川一直在成陵那边带团,这档子事只知道个大概。

  “没球几个钱哇!融共算哈来才五六百!十几个人骑马,吃了只全羊,骑了几个摩托。”

  “这全陪连规矩都不懂?就这几个钱还要拿大头,都给她算了,懂规矩的给多少拿多少,咱也不会多算计啥,咋这么小眼薄皮的!”

  “就是哇,唉,看她下次来了还个刺不!”

  阳光照在陆川的肩头上,想着刚才的谈话,陆川心里并不轻松,因为打人的那个地陪是他的朋友,自从出了事以后,一直不联系上,听说让社里停团了,不知道现在做些什么。时下的情形,讲解水平再好,如果利益关系处理不好,带团经济效益不好是不会被圈子认可的,这里的成功标准不是客人的口碑如何如何好,而是上团赚钱多与少,能赚上钱的就是强者,赚不上钱的就是笨蛋。即使真的是一心想做好个好导游的人,也总回避不了因为利益分成带来的种种矛盾和冲突。在草原上,自费项目的提成是整个旅游行程里重要的部分,能赚到钱的自费项目是骑马、烤羊腿、烤全羊、开摩托,老实的点的导游就按规矩往出报价,然后拿提成,手段狠一点就自己加价,本来骑马一小时通常导游报价是50,她能报到150,提成是正常情况下的两倍,一只烤全羊如果是860,她能报到1800,那抽的提成就更多。唉,这就是赚钱的本事,会忽悠就是能赚,心狠手辣的主儿,草原一晚上就能坐收万数来块钱,不是什么稀罕事。而且,在陆川做导游的这个时期里,上团的收入还不用跟社里分成,相对来说导游赚点钱还算不少。后来旅行社低价竞争愈演愈烈,有的甚至是零利润接团,利润就只能转架到导游提成上来,又迫使导游加倍地忽悠客人,加倍地欺瞒客人。恶性循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陆川当时还有固定工资和出团补助,后来的导游多数是没有工资的,必须上团自己挣,这也逼得导游更多地干一些没良心的事。

  对于刚出道的导游来讲,内心中至少还存有一份纯真和正直,但是为了生存,为了赚到钱,不得不干这种勾当,一来二去现实征服了理想,生存取代了信仰,人也就麻木了,心也就落俗了。这还没说那些进圈子就是为大把大把骗钱捞钱的主儿,那就更是放得开,做得狠。陆川是导游专业科班出身,在校期间接受的都是正统教育,走上社会从事导游后,曾经也对这种灰色行为不屑一顾,但最后也不得不在生存和竞争的压力下,放下自己清高的身架,落入了这尘世之中,但内心中他始终不愿意彻底臣服于这种现实,不愿意自己在吭蒙拐骗之后还心安理得地数钱。他一方面努力地提高和改进着自己的服务水平,希望能让自己努力和收入能划上光明的等号,另一方面,尽量与种种潜规则进行着周旋,避免自己的内心和信仰被污染被吞噬。每当他听说哪个导游如何如何忽悠得赚了钱,如何在同行中炫耀自己的成功学时,陆川总是一言不发,他知道,这个人在炫耀自己的同时也在抛弃着自己。

  “嘿,陆川,你在那儿想什么呢?”白丽丽上完厕所后,看见陆川在车前跟师傅聊着聊着就不说话,一个人闷自抽着烟好像有心事似的,便走过来跟他搭话。

  “唉,白导,轻装上阵了!?”陆川看着白丽丽从近处翩翩走来,马上停下了刚才的沉思。山脚下耀眼的阳光衬托着白丽丽淡粉色的衣装,显得格外地艳丽。南方小女人的姿态仿佛被放大了。陆川不觉见后略有些轻松。

  “唉,陆川,你刚才想啥呢?车上讲解时那个样子好活跃,我们坐在后边的大姐还夸你人帅歌好听,怎么现在变深沉了?”白丽丽用探试的目光看着陆川。

  “没什么,我这不得想想下一步的事情么,前一段时间草原上出了点事,里面有我一个朋友,我这也是替人家闲操萝卜淡操心,没事瞎想想。你啥样,一路坐过来感觉还好吧,咱们第一次合作,有些地方还需要多了解一些。你看一路上我讲的东西客人有啥反应没?”

  “你朋友也是做导游的嘛?唉,我跟你说,你那歌唱得好好听,我们后边的人都说你的声音就像腾格尔一样,唉,你咋这么会唱歌咧?”

  “也没啥,就是喜欢唱,再说了,咱们做导游的不说吹拉弹唱跳样样都会吧,总得有点活儿才行,再说,有面前有你这样一位大美女在,唱歌当然要卖力一些了,到时结团款的时候不就痛快多了嘛,呵呵!”陆川又调侃起来。

  “唉呀,你个陆川,我说你唱得好,是真心夸你,你给我来个团款,你这是目的性太强喽,一看就是真心的!小心我不给你结的哟!”白丽丽假装严肃起来。

  “你这是在考验我的魅力呢吧!也就是说我的魅力不够,还不给结款了是不?”陆川假装也正经起来,但实际就是在逗白丽丽。

  “唉,你的魅力可是不小噢,重要的是把客人带好了,其它的都好说。还有,就是“那个”你有啥子打算?”白丽丽没明说,但圈里人都知道,她问的就是利润的事情,尽管客人都在别的地方,大概听不到,但也不能大声说,本来这就是一个背着客人的事。

  陆川很聪明,也早就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至少在自费项目前要把这个事搞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