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再遇小谷(1/2)

加入书签

  若大的餐厅就像一个巨大的环形歌剧院,各路团队纷至踏来,人头闪动,各自找着地方落座就餐。导游们跑前跑后,或指引自己客人找地儿方坐,或往返于后厨与餐桌之间抢着上菜。陆川很快也加入到这支队伍之中。

  十几分钟之后,巨大的餐厅被黑压压的人头覆盖。舞台中央,婚礼表演已经开始,精致的舞美效果,华丽的蒙古族服饰,美丽的女演员,炫丽的灯光,强烈震撼着人的眼球。表演男女双方各自家中的婚礼前的准备开始,以叙事的手法,讲述了一对蒙古族热恋男女从相爱到结合的过程。整个过程不仅是在叙事,更是一场独具民族特色的蒙古族服饰表演,也是一场包含各种仪式和祝词吟唱的舞蹈、歌曲表演。男女双方各自在家中准备婚礼,新郎率领迎亲马队迎娶新娘,抵达后,女方想尽办法为难男方,男方以各种机智的言语进行化解,通过重重考验后,新郎终于见到了心爱的姑娘。整个表演过程即包括庄重的祝词,也包括机智幽默的对话。这样的表演,比书本更加真实,更加直观,更加生动。看一场表演,比看一本书的记忆更加深刻。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对于绝大多数旅游者来说,看这样的演出,主要是想看个新鲜热闹,但对于此前做过功课的人来说,就不仅仅是看热闹了,他会追求更多深入的,细致的东西。比如如何通过服饰的不同来区别已婚和未婚女性,司仪在新郎帅队启程前的祝词是什么意思。迎新队伍到达后奉上的礼物究竟有什么讲究。等等这些,对于真正了解蒙古族的精神世界是有很大帮助的。旅游,对于一般人来说,可以戏称为“离开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另一个别人呆腻的地方”,或者只是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吃一吃”等等浅显简单的满足。但是,旅游真正的意义,不仅仅是猎奇,而是通过体味、感受不同的人文、自然来丰富内心世界。精神上的收获,远比身体上的感觉更加重要。

  比起华丽的婚礼表演来说,今天的午餐着实不是很好。西葫芦炒肉片、青椒抄肉片、素炒牛心菜、过油肉土豆片等等,八道普通的小炒,一盆西红柿鸡蛋汤。比起玩了一上午的那种饥饿感来说,这些菜真心的有些不够受用。但整个大餐厅里,所有的客人,吃的都是一样的饭菜,众口难调,有个别的客人,因为菜量不够,和导游发生的轻微的争执。陆川团里,也一样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有的问西葫芦为什么不削皮,有的问过油肉土豆片里为什么土豆多,肉片没几个,有的还嫌米饭和馒头不热。相信这样的用餐经历,在全国各地哪儿哪儿都会遇到,特别是在那些远离市区的大规模旅游景点中,更容易出现。这也是没办法避免的问题,毕竟景区的蔬菜供应是数量是有限的,在短时间里要做出上千号游客吃的饭菜,不可能每一盘都做到精心烹饪。而米饭、馒头,也基本上是批量做熟后,按份盛好,提出摆出来的,放得时间稍久一些,肯定凉得很快。这种两难时刻,也只能靠导游耐心的解释说服来化解矛盾了。于是,就会看到,一个个导游餐桌之间在穿梭不停的身影。陆川顾不上吃饭了,他从桌上抓了一个馒头,三两口吃进嘴里,又夹了一筷子凉拌沙葱,连口水也没喝,干咽下去后,又跑到客人堆儿里去帮着增饭。

  “喂,陆导,你们这饭也给得太少了吧,孩子都不够吃的!”

  “不好意思啊,你也看到了,这景点人这么多,每一桌的菜都一样的。你看孩子要是不够吃的话,我再去给加点米饭、馒头行不?

  “光这些也不够啊,菜都没有了,就菜汤吃嘛?你们不能光赚钱吧?”

  陆川凑到客人身边小声地说:“你多包含一下,这样,我先给您这桌加点米饭,后厨要是有富余的菜,我再给您们弄点过来,不过别声张好不?”

  “行,那麻烦你了!”

  陆川从桌上端起了空盘子,一溜小跑地进了后厨。

  “大姐,再给加两盘米饭,一盘馒头!”陆川对着负责上菜的女人说。

  “行,把盘子放下吧,那儿有刚盛好的,自己拿!”那个女人一边翻着锅里的菜,一边头也不抬地说。

  陆川看到旁边的锅里还有一些菜,于是又凑上前说:“唉大姐,我团里客人菜不够,再给加两盘吧!”

  那女人直起腰,没好气地说:“你哪个社的了,这么多人,你加一盘,他加一盘的,那还够个吃?”

  陆川料到会有这样的待遇,心想这女人话里的意思,还是可以加的,给点好话兴许就搞定了,于是他凑上前象征性地给那个女人敲了敲背说:“大姐,帮帮忙,我是xxxx社的陆导,您不记得了?上个月我不还给您带了那啥么?忘了?大姐,帮个忙吧,团里客人要的不多,也快吃完了,好不?”

  那女人听罢,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川,似乎回想起来什么:“噢,你是呼市的那个小伙子吧!想起来了,唉你上次拿来那个瓶油挺好用的,你看,这不还有小半瓶么?”

  陆川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确实还有一瓶护手霜摆在桌子上,正是上个月他来里送给这个女人的。陆川明白那女人的意思,忙接着说:“那好啊,用得好我下次再给您带点过来,正好我朋友做这个的代理,这个团送完,要不了几天我还得来,等我回市里就找我朋友拿去。”

  那女人听罢,比较满意地端起盘子,从锅里盛了两盘菜递给陆川,顺便说:“行了,我还当是谁呢,你早说不就完事了,拿去吧,不过这儿也不多了,你也压着点,这些菜还得给下一波人留着呢,不够了,这边还得再炒!”

  陆川忙端起盘子回了一声:“得嘞!回见!”然后转身出了厨房。

  客人吃得差不多了,婚礼表演也接近了尾声,在台上,婀娜的舞姿伴着响亮的乐曲,将表演推向了最后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