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惊梦(1/2)

加入书签

  车上,除了发动机嗡嗡的响声,一片安静。人们都累了,车刚出服务区,才走了十公里,都纷纷睡去。陆川坐在导游座上,看着少有变化的前路,望着两边快速闪过的那无边而连绵起伏的沙丘,不知不觉地眼皮也开始发沉。但他还努力地坚持着不去睡着。可怎耐昨晚睡得实在太少,又经历了那么久的情感波动,伤神伤气,再经过一上午车马劳累和沙漠的日晒,他早就精力不支,不管还有多强的意志,生理上的疲劳,已经是无法克服的现实。慢慢地,他感觉身体越来越软,即使直立靠在椅背上,也觉得腰部好似软泥塑成一般。安全带系在身上,慢慢地变成了他有力的身体支撑。

  累了就靠会儿吧,陆川给自己一个休息地心理暗示。很快,他把支撑身体的重任完全交给了安全带,而意识也渐渐地飞入到一个空灵、虚幻的世界中。

  幻觉中,陆川坐进了一辆在南疆上飞驰的动车里。眼前一片荒凉,而且他自己做的车厢居然就是头一节,第一排座居然就是司机的位置,而司机却不见踪影,这么快速的列车,为什么会没有司机,为什么能够在没有发动机的情况下正常行驶?陆川不知道。他静静地坐在位置上,观赏着即将西下的落日。在他的身旁,坐的是悦铃,悦铃挽着他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肩头,似乎早有睡意,已经慢慢地想要合眼小憩。顺着悦铃的发髻,一阵来自心爱女人身体散发出来的体香,萦绕着陆川的每一根神经元上。此时此刻,在何处不重要,在何时不重要,去往何方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他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哪怕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夕阳永远挂在天边不落,列车永远驶在轨道上不停,周遭之人永远静坐不起。就这样让悦铃一直依偎下去,而他就这样一直地守护着悦铃,永远不累,永远不困,永远不渴,永远不饿。

  然而,梦中,不,是在幻觉中的真实里,这样的美好,总是只有开头,没有结尾。

  为什么?

  因为……

  当列车正行驶在南疆平垣的大地上时,当傍晚的霞光已经映红了大地时,当在夕阳即将落于昆仑山颠的时候,当悦铃已经轻轻的睡着时,天空中突然被一道刺眼的强光照亮。这一幕惊呆了车里所有的人。此时,坐在第一排的人居然变成了司机,他第一个看到了这一幕,并且立刻对动车采取了减速处置,紧握着紧急制动按扭杆,随时准备着应付不测。他的副驾驶检查了一下行车记录仪,以确保能够全程录下这一刻发生的天际奇迹。但此时行车记录仪却莫名地停止了工作,无论如何长按重启键,都只是黑屏,情急之下,他拿出手机对着天空,可手机里却拍摄出了类似射线布满天空的画面。那亮光由远及近,由小变大,直冲着车头方向冲来。见势不妙,列车长又出现了,她居然是女人,而且就是白丽丽,她立刻向总部报告此事,请示处置方案。无奈地是,即收不到总部的任何信号,列车的信号也无法发出,似乎一时间,整个车体都失去了对外的一切联系,任何无线电信号都被清除的干干净净,任何视频拍摄设备都无法正常工作,勉强能拍出画面的,也只能到模模糊糊的光斑或射线一般的条状光带。车无法自行停下,因为电力系统失控,只能用手动制动方式,非常缓慢的逐级减速,但这减速的过程却远远不及那光球迎面下落的速度。就在十几秒钟后,这巨大的火球从车顶呼啸而过,强烈的冲击波让整体车体剧烈地震动了大约一分多钟。正在人们庆幸火球没有击中动的时候,在车体后方约四十五公里的地方,那火球以惊人的撞击力,重重地砸进了地面,所有人在第一时间只感到脚下、身边心剧烈时一震,几秒钟的寂静之后,惊天动地的闷雷声变夺去了所有人的理智。整个动车背后的天空完全被一团大到接天的火球所笼罩,继而。最为恐怖的是,动车却不受控制地自行开始加速,速度从200增至330,在三秒钟之内从330增至570,在不到一秒半内,从570猛增到1400,然后每过一秒钟,车速就提升将近800-1100公里,即将抵进第三宇宙加速度。难以承受的重力加速度,使车里的每一个人都重重地贴到了车箱后部,人们脸部变形,脚体变形,五观出血,胸骨骨折。痛苦声、喊叫声响炸了天,直到每一个人连呼吸的动作都无法完成时,动车的迈速表已经因严重超负荷而爆炸。车窗的玻璃像水膜一样波动起来,窗外看不到任何物体,只是白茫茫的一片。所有人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迎接着死亡的到来。

  这一场突出奇来的灾难后,几乎全车人都无人生还,逝者死前的种种惨状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极度扭曲的肢体,暴裂后喷散到满车箱的血浆和内脏,脑浆和破碎的眼球互相粘联地糊到门缝里。整列机车里,只有三人幸存了下来,陆川、白丽丽、和另一个腿已折断的年青人。陆川身上满是模糊到已经粘稠的血浆,他的腹部,被飞来的钢板划出一道一尺多长的大口子,内脏流出一堆。而白丽丽虽然还有呼吸,但她的下半身却被已经严重变形的车门死死地卡在同样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