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司机刚哥挑事(1/2)

加入书签

  酒桌上,大家都喝多了,整个餐厅弥漫着浓浓的酒味和烟味。空啤酒瓶数不过来。酒不算好也不算坏,决定喝酒后果好杯的,是喝酒的人和他心里压抑隐藏的思想。酒,只不过是通麻醉思想防线的方式,释放人内心中的那个小鬼。

  也许,对于人来讲,做人比做鬼要累。因为做人,做一个好人,总要自觉不自觉地向身上缠绕着不同的枷锁,以此来制约和束缚言行,使之合乎社会生活的道德规范。而做鬼则不同,鬼本来就是要打破各种束缚,随心所欲地畅游阴阳两界,而且不用考虑带给他人的环境的任何后果,只求满足自己的**。一个人的个体,表面上看,是单一的个体,只有一副面孔,一套肢体,一种语言。但是人其实是一个集合体,拥有着至少两个不一样的灵魂。表面的自我往往是给别人看的,需要通过不断的塑造和修饰,使之符合社会认同的价值标准,以便在社会生存中可以立足。然而,在其之下,则隐藏着另一个或是好几个不同的自我,这是不可见人或不愿见人的自我,他或他们拥有着内心真实的想法,收纳着曾经真实的喜怒哀乐和伤痛回忆,寄挂着对未来真实的期盼与**。虽然内心的自我更贴近真实情况,但他往往依赖于表面自我的掩饰和伪装,而这种依赖,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随之增强。表与里即相互依赖着,又相互排斥攻击着,一个想把别一个封印起来,而另一个则想尽办法要破除封印。在特定的场合里,酒会成为破除封印,连接阴阳两界的最佳介质。不然不会有“酒后吐真言”、“醉后乱心性”、“酒壮怂人胆”这样经典的古训代代相传。原本都还在装的人,在酒醉之后现了原形,绅士变成了草莽之夫。淑女“蜕变”成了夜店酒娘。曾经堆积下来的**、思绪、冲动等等小鬼,在酒精的催化下,跳出来狂欢。**猛烈地喷发,就好比一群求偶已久的雄海龟几近疯狂的追求雌龟的反应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个时候,陆川肚子里正翻江倒海地折腾着不同酒精的混合物。体会着天旋地转的美感,幻想地感觉着眼前每一个似鬼非人的生物在那里展现着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而丰富的生命形态,琢磨着这些生物所发现的每一种声音是否是他能听得懂的语言。正在这个时候,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了陆川的肩头,然后就是一个黑影重重地砸在一边的椅子上。陆川也没管到底坐下来的谁,顺着对方的召呼回应了一句:“刚哥,你是我大哥啊!我最亲最亲的大哥啊!老弟我对你的敬仰真是犹如涛~~涛~涛什么的水,流什么不绝啊!”陆川一边说着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要表达什么情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的酒话,一边心里在很软弱无力地提醒着自己:陆川,收敛点好不好,已经够丢人了,你知道面前坐的是谁么你就瞎说!”

  对方拿着酒瓶给自己和陆川各倒满了酒,一口干了一瓷杯白酒,然后大舌头伸不直地猪语到:“哦~~陆~哦~~陆~哦就川,不,哥得叫你川儿!嗯?行~行不?我配当~哦~当你哥不?”

  陆川一把拍到他的大腿上把脸凑得快人亲上去一样,激动地说:“当然是了,哥,你就是我亲哥,你说哇,你是我哥,你说啥都是为老弟我好!”

  “行,川儿,当哥的我就不客气了,来,先把哥这杯酒喝了!”

  陆川举起酒杯跟他一碰,一抑脖干了。干得这个快,以至于酒进嘴里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好像吞了一口温开水一样。可是,酒一下肚,无形中等于给已经被激活的核聚变反应堆里增加了一次中子轰击。

  “川儿,哥,哥,跟你说,哥对你有,有,意,见1,你说……你,人长得nm老……帅了,真够能干,咋了,咋了,就,咋了就,tm不开这门窍呢?”

  “哥,老弟我……我……不明白了,你说我是哪……哪……门子窍没开呢?”

  “哪门子?赚……钱的窍你……就没开!你知道不,以前不……说了。就今年,哥跟你走了几个团了?你tm的讲得到的没……没得说,肚子里有的是东西!可咋就tm的不出活呢?那几个团就,就,就赚了球毛点钱,你让哥喝了好几顿西北风了知道不?别的就不说了,就那次……就那次,那个xx(省)来的老富婆的团。多好的机会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