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爱情只是一樽水中月上(1/2)

加入书签

  冷风吹过,城市的喧嚣和热度正在渐渐退去。??漆黑的天幕笼罩着城市,街灯下车流已经稀疏,一切都在安静下来。经过几翻呕吐,酒醉的6川有一些清醒。客人们都已安顿完毕。同屋的车机已经睡下。可是胸中郁闷的他,却想找一个无人的地方逃避现实。酒店的天台空无一人,只有中央空调的大风机还在嗡嗡作响。在这里,很容易找一个能让人消失的角落,尽管这种角落可能堆积着些许垃圾和尖土,可比起它能给人的安宁来说,其它的都算不上什么。

  6川团坐在这样一个角落里,呆呆地望着那转动的风机扇叶。在眼中,一会是现实的周遭,一会儿是虚幻的影像。酒精搞乱了他区分现实和虚幻的界线。白天做的那场恶梦,此时又回映在眼前,那一滩血肉模糊的场景再次让他不寒而栗。段姐、刚哥、小谷、堆儿一一在眼前出现,老妈的叮嘱,老爸的训诫,老妹的担心也在耳边回响。悦玲的电话,官菲的表白,慰玲的石语,混杂着风机声、车笛声在耳朵里毫无节奏地敲击着神经元。

  尽管离而立之年还早着好几年。但是,对于事业上升的期望却如此渺茫。国家一级导游,这个曾经让他斗志昂扬的高远目标,现在却变得遥不可及。校园里的理想,还是没有办法顾及现实中的坎阻。曾经过的誓言,现如今,怎么也找不到去兑现的勇气。放弃,远比坚持更需要决心,因为假如坚持,至少还有目标和方向,而放弃追寻,则代表着一切再次回到黑暗混沌的起点,想要再次找寻光明并非不可能,但将来的付出可能会更多,代价可能会更大,苦痛可能会更多,动摇可能会更频繁。

  手机响起,里边传来了白丽丽的声音:“6川,你在哪里?”

  “在外边,有事么?”

  “在外边是哪里呢?我睡不着,看看你好点没?”

  “还好了。我没出酒店,你还不睡?”

  “睡不着,你在哪儿,一个人么?”

  “嗯,一个人,在天台。”

  “你跑那儿干嘛去了!”

  “没事,就想一个人呆会儿。”

  “那我上去找你好不?”

  “那你来吧,上边凉,多穿点!另外,你那儿有烟没?我的抽完了。”

  “有呢,你饿么?我这儿还有吃的。”

  “不用了,带烟就行!”

  当白丽丽找到6川的时候,有些吃惊。面前的这个人,没了白天的精神,也没有了草原上的那股热情,就像一个病人般地瘫软而坐。地上散落着一地烟头,斜歪着的脑袋无力地靠在水泥墙上。一双眼睛呆滞不动地盯着空调风机。

  “喂,你干嘛啊?一个人跑在这里,这样子看得像要自杀!”

  “别瞎想,自杀?懦夫才干这事!我就是想一个人静静。”

  “你到底怎么了?还想酒桌上的事呢?”

  “那事算个屁!那个人算个屁!”

  “那到底为什么呢?”

  “唉,可能真是到了该选择去留的时候了!”

  “什么去留?”

  “丽丽,我不想干导游了!”

  “啊?为什么呢?我觉得你干得很好啊!为什么不想干了?因为钱?”

  “不是钱的事!是人的事,是这个社会的事!”

  “我觉得你可以干得更好的,你看你讲得好,客人喜欢听,心又细,会照顾人,人品也好,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比很多导游看起来都踏实。”

  “这都有什么用?干得再好,无非是多赚点小费。你们走了,我要面对的还是身边的这些人,这些事。每天在外边跑,父母照顾不上,钱赚得就这么点,累死累活的,什么也落不着。你说人生就这么几年有精力,荒废了呢?等岁数大了,还干这个?”

  “不是呀,你好好干,等有能力了,自己开个旅行社,不是更好么?”

  “自己开社?我不是没想过。可是开社没那么容易,也没那么简单。现如今,这个行业的竞争你不是不知道。搞低价,强制消费,玩文字游戏,偷换概念,多少纠纷是因这些问题引起的?如果换作我是游客,我宁愿选择自助游,也不参加团队。现在和将来,网络更加普及,什么信息都能上网络找到,何必还要跟团出来?”

  “你说的虽然都是现实,可也不是全都这样么!你看也有做的好的,规范的。为啥就要看这些不好的呢?做好做不好,关键还不是要看你怎么做么?”

  “唉,做得好的,只是让人看到那些做得好的样子。你看不到的地方,能保证没有问题?”

  “我觉得你有些偏激了,主要是你看问题过于完美,有些问题的,你都接受不了。对不?”

  “没错,我也知道世界是没有完美的事。但要尊重内心,就必然会有些事情看不惯。”

  “我看你还是不愿意和这个行业的生存法则妥协!”

  “嗯,你了解我,行啊!短短几天,能了解我这么深,我也是醉了!”

  “你呀,本来就是醉汉一个!那你说说,你当初为什么要干这一行呢?”

  “当初高考的时候,老爸让我学财经。我选了俄语专业。可是头一年没考上,补了一年,第二年报的法律,但本科没考上。两个自己喜欢的专业都没成,就选了当时还是热闹的旅游专业,以为可以到处走走看看,长见识。好歹也算是自己选的专业,上了学后也是真的用心学过,也用心改造过自己。只是当时太过理想,从业里的这些弯弯绕绕远比我当时能预料到的多,水也深。好容易拿上了导游证,你说不干一翻的话,对不起那些自己下的辛苦。但是干过这些年来,再回头看,为了理想而改造自己,是种成就,但为了现实改造自己,我觉得那是投降。我不喜欢投降的感觉,既然在这里战死是毫无意义的事,那我可以选择撤退,至少我有理由拒绝加入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