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圣祖威陵下(1/2)

加入书签

  不到成陵,不知成吉思汗的伟大。不见达尔扈特,不知草原民族对信仰的忠诚。腾格里、狼图腾、草原、成吉思汗这四者集中构成了草原蒙古民族精神信仰的核心力量,强有力的支撑起草原民族深邃而强劲的精神世界。马背上的民族,从出生起就与草原共生,从学步起就与草原共成长。上敬腾格里,下爱大草原。与马为伴,与牛羊共存,与犬共猎,与狼共舞;逐水草而牧,伴风雨而居;饮奶酒而醉,烹羊肉而食。生,不带来一丝喧闹;居,不破坏一片净草;死,不搅扰一世尘埃。想要了解成吉思汗,必须了解草原;想要了解草原,必须走进草原,并融入到草原最原始的生活之中。想要了解蒙古民族的精神世界,也必须驻足草原,用心去听,用心去感受,用心去体味,用心去解读。想要真正被草原所接受,必须彻底放弃所有农耕文化的自私和狭隘,放弃固有信仰的执著,清空一切,全身心地投入腾格里的怀抱,聆听苍狼的战歌。也许,只有像陈阵那样,热爱草原,热爱蒙古民族,热爱狼图腾,崇敬腾格里,才会被毕里格老人所接受,被草原所接受,被草原狼所接受。假如入侵草原的农耕文化,能够早一些向陈阵学习,向杨克学习,听从毕里格老人的教诲;假如所有那些如包顺贵一样自以为是的人和人们,能够早一些对反省自己对草原狼的恶行,那么,草原还可以是草原,草原狼,还可以在腾格里的庇护下,保护着草原和其上的生灵。

  仅凭片刻的参观,支言片语的讲解,浮云掠水的游览,怎么能留下对草原深深的眷恋?

  太阳西斜,旅游团驶离成陵,踏上此行最终的归途。回望渐行渐远的圣地,陆川心中又升腾起留下来的渴望,他喜欢这里的庄重,依恋这里的宁静,向往这里的纯洁。然而,现实终归是现实,他知道,不论返回多少次,他依旧不属于这里,只有那个纷乱的世界,才是他不得不接受的归宿。

  多日以来,一直不想面对的时刻,还是即将到来。这是一个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的事实,也可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遭遇战,更可能是一场使陆川连日来通过辛苦工作所换来的一切付之一炬的灾难。这是一个让陆川时时感到不安的事件,任何意外的都可能会出现。也许会平安度过,也许将是一场没有退路的绝战。这本不是人与人在彼此间设计好的埋伏,却将逼迫人与人之间撕破脸皮。这背后的黑手,是那为利益而不讲诚信的贪欲。

  致完欢送辞,陆川再次环视车内的每一位团员,大家都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感谢着陆川,也同时怀着归心似箭的激动,盼望着早登归程。小悦扬把头埋在父亲的怀里,偷偷抹着眼泪。红姐手托下额,默默地望着窗外,又不时纠结地看着陆川。白丽丽始终回避着与陆川目光的交织,低垂着头,用那表面的冷静,掩饰着内心的紧张与不安。环视完毕,陆川坐回位置。在沉默中,准备迎接战争的到来。这一刻,他很想来只烟,仿佛一个即将跳出登陆艇,冲向诺曼底海滩那密集炮火的大兵。

  拿起手机,陆川给社里计调发出了短信。

  “行程已完,即将送站,票是否已出?”

  两分钟后,接到回复:“已出,站内接票,但要避开全陪和客人,款未打来,取票后静待通知!”

  车尾,白丽丽也紧张地发着短信:“行程已完,准备返程,票未定,怎么办?”

  也在数分钟后,她收到回复:“正在谈,票肯定已出,想法搞定地陪。”

  其实,早在上团初期,陆川就已经接到社里的警示。组团社发团的时候就没有把团款全部打来,只打来50%的团款,行程中,虽经地接社多次催促,组团社仍以各种理由和借口拖延付款。

  起初,陈总出于道义和长远考虑,没有对组团社施加过大的压力,双方约定在团队回到呼市后,一定结清尾款。然而,直至团队奔赴成陵的时候,组团社仍未兑现约定。因为大部分费用都是地接社签单或是垫付资金,因此社里承担了巨大的风险,一旦组团彻底违约,团队一离开,费用将很难追回。后续催款也未必能够如数要回,即使万不得以起诉对方,也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社里的损失是铁定要产生的。社里的领导们都是久经商战的老手,对待这种言而无信的对手,早就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早在上团前,就已经准备在离程车票这张“底牌”上做文章。当时,陆川接团时,就隐约感觉这个团有问题,早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