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老父心梗噩耗从一而降(1/2)

加入书签

  回家的路上,陆川顺道去刘涛的店里转了一圈。俩个人见面后,刘涛给陆川展示了新进来的一款折叠铲,这是猛钢打造的,硬度在60以上,具备切、削、锯、量、刨等多种功能,展开后与配发的单兵铲长度相当,但重量要轻不少,所以个人户外携带时甚是方便。陆川看得非常喜欢,当即以成本价买了一把。之后,刘涛又拿出一款野外汽化炉和一款可拆装的柴火炉。因为没地方试验,陆川看过之后,虽然觉得挺新鲜,但是对其效果和实用性提出不少疑问。刘涛想让陆川在剧本里把这三样东西先编排进去,给安排一个合适的情节来展示它们各自的功能。陆川只是说一定会考虑,但如何往剧本里写,还需要找一个机会到野处实测后才能拿主意。这实测就得等他不上团有空闲时间。俩个人约好了,等陆川一下团,就整上两只大羊排,一条羊腿,叫上方凯旋一起去野外。到时候给这些铲子、炉子什么的做实测。

  陆川正端杯还准备再喝几杯茶再走,可是喝到最后一口的时候,刘涛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正是陆川的妹妹——陆梅。刘涛接起电话刚听了一句半,就几乎是硬按过来似的,把手机推到陆川的耳边。

  “喂,丫头,怎么是你?你咋知道我在刘涛这里?找我的话,干嘛不打我的手机?”

  电话那头,传来陆梅急促而焦虑的声音:“哥!你一大早跑哪儿去了!也不和家里说一声!打你手机?你手机在你床缝里塞着呢,你不知道?一大早就跑出去了,手机也不拿。我这打了一圈电话才找到你,赶紧回家!快点!”

  陆川立刻放下手里的茶盅,站了起来,对着电话里急切地追问道:“咋了?家里出什么事了?”

  陆梅气喘嘘嘘地说:“别问那么多了,你赶紧回来吧!爸病了!”

  陆川把电话扔给刘涛,赶紧把身上所有的兜摸了个遍,这才意识到真的没带手机。他内心暗骂自己:混蛋,平时手机不离身,怎么偏偏今天要扔到家里!

  陆川得知父亲生病后,急忙收拾好东西,蹿起来就走。因为着急而动作过猛,腿没挪到位置就往前迈,被茶几腿绊到,一跤摔到店门前。刘涛上前把他扶起来,叮嘱他不要着急,注意安全。陆川哪里还听得进这些劝言,什么也没说,回头拍了拍刘涛的肩,转身冲了出去,右转飞奔离开,那劲头,只在几年前的大街上,追那个把他妈撞倒后就跑的骑车人时才有过。

  临走前,他把刚买到的那把折叠铲落到店里。

  出租车停在门口,陆川给了二十块钱,开门就下,司机要他等着找钱,他头也不回,只说不用找了,然后飞身冲进了家门。

  在家里,老妈和妹子都围在老爸身旁。而老爸则趴在卫生间门口,嘴里嗯、嗯、呜、呜地说不出话来,腿脚棉软无力地乱蹬着,好像要挣扎地往起爬,但是无论怎么努力,身体就是无法挪动半步,更别说起来。老妈一边急切地摸着老爸的脸,一边惊慌失措地不停对着老爸念叨:“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连话也说不了了?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摔倒了呢?”

  陆梅头一次见这阵势,更是不知所措,她给陆川打完电话后,就一直守在老爸身边,几次试图把老爸扶起来,可是一个弱女子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况且老爸一倒,全身上下哪儿都动不了。这人要是有自主活动能力的时候,别人的帮扶是不怎么费劲的。可一旦这个人失去了自我控制能力,那全身的重量会因为自身的瘫软而变得更大,更难扶持。那些彻底喝醉的人就是这样,清醒的时候,即使走路打晃,有人轻轻扶着,也能走。可一旦他完全喝断片了,三二个壮汉抬他都难。而此时,老爸就是这最坏的状态。看他身上,还穿着起床时的睡衣裤,可以判断是在起床后不久,上厕所的前后时间里发生的事。

  陆川进门见状,赶紧让陆梅松手,不要去扶老爸,尽量让他保持倒下的姿势。因老爸是脸朝下趴着,一只手被压在了胸口下。他让陆梅去找来一只枕头,垫在了老爸的左胸之下,以减轻胸口和手之前的压力,保持呼吸不受压迫。陆川紧挨着门框,把老妈从她刚开始的位置替换下来。俯下身的时候,陆川发现,老爸的右嘴角已经歪到了一边,口水顺着嘴角流到了地上。他眼睛半睁不睁,已经变得暗淡而迷离,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和活力。再摸手脚,冰凉冰凉的。凭经验,陆川判断老爸十有八九是脑梗了。

  对于急性脑梗的处理,前几分钟是十分宝贵的,如果处理得当,人还有救的。如果处理不当或不够及时,很可能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以前在团上,曾经遇到一次客人脑梗,但那时只是轻微的,客人只是感觉手脚发麻,并没有倒下,也能说话和自主行动。而这次的情形,老爸那危急的样子,让陆川感到内心十分的恐惧。但陆川毕竟是经历过类似紧急情况的,临危不能惧的心理素质还是有的。他知道,一旦出现脑梗或心梗,最忌马上搬动患者,否则会加剧病情。这个时候,需要在保证患者呼吸通畅的前提下,尽量让患者保持原状。有条件的话,应该及时为患者吸氧。好在家里一直备着一台小型的制氧机。陆川指挥着陆梅,拿出制氧机,加水,放药,接管,药物反应,出气,调整气量。当气流均匀后,陆川赶紧将输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