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首接百人大团当个领导不容易(1/2)

加入书签

  朝阳的金色,越过楼顶,斜斜地撒在站前广场上。一排大轿子整齐地停靠在各自的车位上。导游们按照各自的分组,忙而不乱地做着接团前的最后准备。陆川招集自己小组的里的人,一边分发着对讲机和接站牌,一边再向大家重复着预先计划好的接团分工和细节。同组的人里,除了王倩,还有冬明、刘慧、其其格。冬明和刘慧是年初刚招近社里的导游,带过散客和小型团,接团程序已基本熟悉,但没有全陪经验,更没有带大团的经验。王倩到社里已经两年,地陪、全陪都干过多次,跑过业务,也做过一段时间计调助理,在几个人里,她算是综合素质较强的。而其其格则是资历最潜的一个,她在学校里成绩较好,也早早拿到了导游证,但是因为还未毕业,所以没有正式带过团,只是在假期时,带过几个三两人的散客团,除此之此,没接触过旅行社的其他业务。本来这次大团是不该用其其格的,只因社里确实需要人手,而且此前用她带过的散客团,效果都不错,证明她有很好的培养潜质,最主要的是,当她得知这些有大团任务时,几次三番地主动请缨,最终用她的诚心打动了社时里的领导。

  王倩老家是东部区的,一口东北腔听起来总有亲近感。但由于一只支身在外求学和工作,加上又是一个小姑娘,所以待人接物总有一丝隐隐的怯劲,可做起事来却一丝不苟,也有较强的执行力。

  冬明是人挺帅气的小伙子,一米八三的大个子,皮肤白白净净的,爱笑,有主见,骨子里还透着一股傲气,总爱扬着下巴看人,比较会看人说话,要不是陆川是社里的老人,又是业务主力,恐怕他都不会把陆川放在眼里。

  刘慧也是东部区的,但老家要较冬明的老家靠南,小姑娘虽然入行不久,但学得很快,除了业务知识以外,这圈内的一些明、暗规矩也是拿捏准确。她的最的讲解虽然不出彩,但经济头脑却很灵光,精明得很,管钱很在行,一个团下来,不仅为社里把空好成本,自己的那些收入也常常可观。但更可怕的是,她很有野心,当导游赚钱并不是终极目票,只不过她积累经验、拓展人脉的一个阶梯,一旦机会成熟时,她绝对是会单立门户的主儿。

  其其格是几个人里最单纯的一个小姑娘,她家是锡盟的,骨子里透着一股牧区姑娘的豪爽和倔强。但她生性善良耿直,常常直言不讳,又乐于助人。她身上最可贵的品质就是不服输,勤学好问。只要是她不知道或不会的,就一定要追问个明白。她在几个人中,执行力特别强,只要交待下任务,绝对二话不说,立刻照办,不问原因,不说困难。只不过因为性格原因,有的时候会犯一些萌萌的小错误,但社里从上到下都没人和她计较过。

  面对这几个人,陆川也是为如何领导好他们费了一翻心思。按照事先的安排,他将全陪和团队里的部分领导人员放在了自己车上,把孩子多的一组分配给了其其格,把成年男性和女性分别集中的两个组,分给了冬明和刘慧,把十四至十八岁集中的少年组分给了王倩。五个组的人,大部分集中在两节车厢里,接团难度相对较低。五个组,五辆车。司机已经分别与各自的导游见了面,领了出团计划,社里的计调也分别登记了车的初始理程数。

  时间到了,全体导游集中在一起,按照社里的安排,分别进站准备接车。

  站台上,人影稀疏。除了铁路上的工作人员外,只有几个准备登车的旅客。导游们按照各自负责的团员所在的车箱位置,拉前进入接站岗位。对讲机里不时传出零星的对话。大家统一手持着社里制作的接站牌,歪着头,看着火车进站的方向。

  陆川趁这个时间,给医院打了个电话,向护工了解了早晨老爸的状况。他大致了解了一下诸如病人晚上睡眠情况、吃没吃早点、大小便情况、精神状态、医生查床的情况等等。听完护工的叙述,他又不厌其烦地叮嘱护工要两小时给翻一次身、定时拍背、擦爽身粉,注意观察尿液量和颜色,换头部冰袋前,一定要先用毛巾包上等等注意事项。这些事,其实最天已经向护工交待过了,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再重复说。虽然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是,请来的护工能否在没有家人的情况下,还能如数照做?这个问题谁也不敢打保票,除非有实时监控录像才能证明。再说,陆梅要中午送饭的时候才能过去,因此,上午的时间是没有家人在场的。所以陆川心里还是十个不放心。

  随着火车缓慢驶入站台,所有人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每一节车厢的编号。当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与车厢号不一致的时候,就跟着车一起跑。因此,站台上的导游纷纷调整着自己的位置。陆川也跟着车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