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感觉不对前兆初显露(2/2)

加入书签

全带。虽然在短短的十几秒后,他的呼吸恢复了正常,但却觉得全身乏力无比,想要再次站回到站立讲解的位置时,却怎么也拿不出力气,手几次抬起想要找个支撑点,却始终用不力气。那一刻,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就如同没有面试或当众演讲经验的新手,突然在台忘了词儿时的感觉一般无二。原本随着车行,可讲的内容很多,蜈蚣坝的由来、大青山红色文化的诞生和辉煌历程、武川著名历史人物等等内容,都是他平时带团讲解时信手拈来的段子。这些早就烙刻在记忆里的内容,却在此时此刻消失得连个渣子都找不回来。陆川只是迷离无助地盯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路面和山峰,他的内心里,突然恐惧于面对客人,害怕接受客人关注的眼神,害怕去对客人讲话。

  以前不管多累,只要拿麦克风,站到客人面前的时候,他都会神采奕奕地讲一路,而且不带重样的。但此时的他却只想跳出窗外,逃离人群。他不想说话,也不敢说话,似乎再次回头注视着他人的目光。

  对于陆川突然的失声,全车的人都穿得十分的意外,客人们,特别是那些喜欢听历史的中年领导们,正听得津津有味儿,却不见下闻,连导游都不见人影。司机师傅一脸疑惑地边开车,边瞅陆川。见陆川半天不起来,他反到是不耐烦了。他操着浓重的本地口音问陆川:“唉,闹省了!咋家了哉是?”

  陆川捂着胸口,头也不抬,只是冲司机的方面简单地挥了挥手,然后还是闷头不作声。

  车后边有的客人诧异地叫喊着:“唉,导游!咋了不讲了?”“就是,怎么不讲了?”“嘿,继续讲啊?”……

  有一个人发声,接二连三的人都坐不住了。大部分人觉得受到了冷遇,不满的情绪正在膨胀。

  全陪终于按奈不住,起身后摇摇晃晃地来到了车头。当她转睛看到坐在导游座,一脸惨白的陆川,吓了一跳。她轻轻地拍着陆川的肩头,关切地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川抬眼一看是全陪,赶紧故作从容地送出一个勉强的微笑。他冲全陪小声说:“没事,刚才有些头晕,缓一会儿就好,放心,再给我二分钟。”

  全陪不确定地点了点头。她知道陆川这个样子,二分钟之内是恢复不过来的。但也不能任由他就这样消失下去。行程还需要地陪的带领。况且,后边的领导们对刚才陆川的讲解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怎么能就这样有头没尾呢?

  全陪转过身,替陆川打了个圆场,然后坐回到座位。

  陆川一边和晕车对抗着,一边盘算着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尴尬局面。他想啊想,想快速找到一个解释的理由。可是,大脑再一次陷入一片可恶的空白。此刻,他的头脑里,大部分的思绪都像绞乱的一团绳子,越扯越紧,越紧越疆。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好像站起来,可是一站就晕。现在好像和大家说几句,随便几句,可是张嘴就想吐。怎么办?怎么办?陆川内心里升腾起一种强烈的恐慌和自责。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能这样?不行!我不能这样!我要站起来!我要回到位置!

  陆川就这样在外人根本看不出的状态下,巨烈的挣扎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