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灵机一动呼麦救场(1/2)

加入书签

  真是命不该绝,吉人自有天向。陆川突然想到身上还装着一个盘,里面有一部老早以前拷上去的电视剧,正好是草原题材的,里面有不少描写牧民日常生活情景的描写。想到这儿,陆川咬着牙,从包里翻出了盘,将它插到车载音响上,打开了车载屏幕,调出了那部电视剧。它没有起身,手持话筒,用调侃地语气和后边的客人开着玩笑:“唉?我不过是和大家开个小玩笑,怎么刚消失这么一小会儿,大家就想我了?都谁想我了?想我的举个手噢,等晚上我请你喝酒!”

  “我这会儿在干嘛呢?告诉大家一个小小的好消息,我呀,刚才突然想起了一部很好看的电视剧,就是写我们大草原上牧民生活的,我是特别喜欢。本来呀,这只是我带在身上,看的。刚才讲到高兴的时候,就觉得,真有必要向大家推荐一下的,因为这部电视剧,只在我们内蒙播出过的,想必大家是没看过的。所以,接下来,为大家播放一段精彩的,里面刚好有我刚刚讲过的莜面吃法噢,大家一定要认真看的,里面会有不少知识点,等看完之后,我要考考大家的。答对者的,是有小奖励的噢。”

  陆川边讲,边使劲全力地,点选着那一集。好容易找到了,这才收声。

  随着车内响起悠扬的长调和呼麦之后,躁动的人声才渐渐安静下来。而陆川,也又重靠回座位,长长地喘出一口气。此时,他的额头上已然渗出了西绿豆大小的珠。

  司机显得不怎么满意地看着陆川。虽然作为司机,他无权对导游在车上的讲解指手划脚的。但他却看不惯陆川这种拿电视剧来糊弄人的做法。在他的头脑里,认定这个陆川并不像是社里吹捧带团高手,他认为陆川不过是个搞点小聪明的投机分子一样,不过是靠花言巧语骗人高兴的小导游片子。但他怎么知道,陆川这么做,真的是实属无奈。

  好在电视剧真的是有效地转移了客人的注意力,足足给陆川恢复神志争取了十五分钟的时间。这十五分钟里,陆川用了自己的太极师傅教的呼吸方法,慢慢调整了自己的心率,也让身体重新恢复并适应了这颠簸的路面。他用手指狠狠地掐着手掌上的穴位,一边压着股恶心的感觉,一边暗示自己:不会有事,安静安静!

  当他感觉彻底恢复之后,立刻起身,跳回了面对客人的位置。睁大眼睛,扫视着车后的客人。这时,大部分人的眼睛正盯着上方屏幕,认真地看着牧民做奶豆腐的过程,有几个人低着正在看着陆川。

  陆川举起话筒,开始吟唱起呼麦来。这一招,他以前从没有使过。呼麦本是蒙古族独有的演唱技法,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这种一个人同时发出两个声部的效果,在外人看来是不可思意的。那种低沉时好似风啸,欢快时好似虫鸣的特别之声,是会给人带来不少的错觉和遐想的。真正的呼麦高手,是可以始终用这种发声方法,来模拟大自然的很多声音,有的像流水,有的像暴风,有的像地震,有的像万马奔腾还有的艺术家,可以同时用两个声部来合唱一首曲子,即有人声,又有节拍背景。陆川只不过是和专业演员学过一点点片毛,在平时略微练出了一点眯类似呼麦的发声效果而已。虽然他的师傅曾经夸赞他学得快,但自己明白,对于自己而言,想要真正练成呼麦,那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花上几年的时间,什么也不干,专心跟着师傅学。所以,他一直是在无人的时候,才偷偷地练习呼麦的地言基本功。目前,他只能做到发出的声音略微有点呼麦的味道,却做不到一口气唱出八个音阶落差的真正曲调。他也是临机一动地发现这些搞音乐的人对呼麦十分感兴趣,这才班门弄斧地,唱起了“他的呼麦”。

  当客人听到车厢里传出来的不像是电视剧里合成处理过的那种声音时,已有很大一部分开始低头侧耳地寻找这声音的来源。有些人惊叹着,为什么导游也会呼麦?

  陆川的这“呼麦”之间并没有唱多久,由于他的气不够,只是用了一些单调的发声,来吸引客人的注意。当客人都转睛注视他的时候,便关掉了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