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江流宛转绕芳甸(1/2)

加入书签

  华盈琅知道这个人是一个纯正的武痴,对待武痴,不能拿正常人的道理和他讲话。

  武痴的世界大概是和常人不同的。她还知道,对待武痴,只能是用武力或者武道来征服他。这样的人,如不是获得了他的认可的人,他大概是不会以礼相待的。

  他的信仰即是武道。这样的人倒是本心不坏,并不是所谓的坏人或者战争贩子,抑或一心一意想要对付谁满脑子都是战争的******;他仅仅是觉得在武道无所建树的人没有权利和资格与他讲话而已。

  但是现在她这个“弱者”,又偏偏成了他的主。这大概是让他十分矛盾以及挣扎吧。

  也是难为他了。

  怪不得三叔会择了这么个人来做花影阁将来的阁主。

  这样的人原则性大概是天下罕见的强,任谁也动摇不得他吧。

  华盈琅勉强的勾起嘴唇试图表现一个微笑来展现友好,却因为躺的久了右侧的肌肉似乎有些麻痹,结果只能“斜斜地挑起唇角一脸的邪魅”,莫名给原本紧张的气氛添加了一点罕见的欢乐气息。

  她的声音依旧是嘶哑的,但是却带一点不能忽略的坚定。

  “十八长老想必是有苦衷的,是盈琅治家不严让长老不适了。盈琅不当让族人打听他人的**,告罪了。”

  十个人里有九个都听得出这话里的嘲讽语气。

  但是华盈琅笃定对方听不出来;即便是听出来了也不会在意什么;她只是想看看这个长老会说什么话对症下药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