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羊儿回家终(1/2)

加入书签

  从世外居下来,一行人向着逸仙谷而行。

  本来依公羊刚的想法,大仇已报,接下来众人该当回转云麾山庄故址,至少在他死前把云麾山庄重新建立起个雏形,否则心下总是空落落的没个根基,虚浮得彷若浮萍一般。

  但公羊猛却不愿如此,一来自己这边众人武功是够了,却缺乏人手,想重建云麾山庄非是一举之易。二来剑雨姬对自己兄弟仍是憎恨难免,萧雪婷也虚脱一般提不起劲;公羊猛为她解除了体内禁制,萧雪婷行动举止仍像是被封住了武功般虚软,那模样恐怕比当真封了武功还糟,无论方家姐妹怎么撩她说话,感觉都软软的没劲。无论如何,至少得先把她们安置下来,才好进行下一步行动。何况这几年来,风姿吟养育教育公羊猛,如今复仇事了,好歹他也得回逸仙谷,向师父报告一声。

  不过公羊猛自己知自己事,以上所言都是借口,大仇已报照理说应该欢欣雀跃,但光看萧雪婷对明芷道姑之死的失落,公羊猛的心情怎么也振奋不起;加上后来听戚明应说明当日缘由,知晓当年之事乃是兄弟哄墙之争,当中还夹着公羊明肃与明芷道姑解也解不清的情爱恩怨,自己这一方未必占理,别说是公羊猛了,就连为了报仇付出了偌大心力、最有资格高兴的公羊刚都快活不起来,何况公羊猛又得知公羊刚寿命不过数年,更提不起劲去重建故园。

  尤其当他们在世外居留宿的那几天,公羊猛也发现到了,戚明应对天绝六煞的星离云散,并不像表面上那般看得开,他私下已做好了几位义兄弟妹的灵位,一个不漏,只是顾忌他们众人的观感才没摆出来。想必公羊兄弟等人前脚一离开世外居,接下来世外居就要变成个灵堂,想到此处公羊猛心上便不由积着浓浓的郁抑,雄没像萧雪婷一般颓丧,却也难以振奋积极。

  虽已走到了官道上头,但也不知是否时候不对,大路上没什么人烟,众人一路而行,气氛仍是那般郁抑。

  萧雪婷仍是一语不发,走的飘来飘去,彷佛魂儿早飘到了天上;剑雨姬一路上眼睛全没离开公羊刚后背,彷佛希望眼光化为利剑,将这人斩成个十七八块,专心到若脚下遇着石头,怕早要跌个大跤;公羊猛心中也似郁着,难展欢颜,反倒是没多久性命的公羊刚满脸笑意,不住和公羊猛聊着,不过看每当剑雨姬想休息一下,只要稍稍没将全副精神放在瞪向他后背的眼中时,公羊刚的欢声便高了起来,引得剑雨姬忍不住又瞪向他,一次两次还没觉得,三五次后方语妍也看了出来,这公羊刚只怕也没这么大谈兴,不过是为了撩剑雨姬的怒火罢了。也不知该怎么对付这家伙,这般人物方家姐妹前所未见,想制止都没得开口,两姐妹不由也闷了起来。

  “咦?”气氛郁得众人几乎连呼吸都困难,反而显得公羊刚的谈笑声更刻意了。方语纤承受不住,边拉着像是随时都会气到冲出去的剑雨姬,边左顾右盼想着找个借口转移注意力,突地惊咦一声,引得众人转眼看时,却见道旁树上钉着几支飞刀,刀柄处红带犹自在空中随风飘动。

  “看来……方才有人在这儿动过手,而且……还不是一两个人……”穿入林中,观察了一会道旁空地上的痕迹,公羊猛做出了结论。

  其实不用他说,在场众人至少都有点武林经验,哪会看不出来?光是树枝断折的痕迹,至少都可看出是数种不同兵刃所致,痕迹向着另一边牵延而去,间中还带几滴血渍。

  从种种痕迹来看,多半是道左相逢便开打,其中一方不敌,且战且走。逐渐远离此间战场;不过从众人一路走来都未耳闻兵刃相击之声,直到这儿也只听得风声,若非众人武功都有相当水准,怕连交手之声都听不出来,恐怕其中一方所用若非拳掌便是软兵器吧!

  仔细听闻风声,好不容易才捉到一点线索,显然战场已移到了里许之遥,公羊猛不由望向三哥,有些欲言又止。

  他倒不是想要惹事,毕竟自己这边六人当中,剑雨姬是别想帮自己的,萧雪婷现下的情况也不好动手,公羊刚也无久战之能,能战之辈不过自己和方家姐妹而已,这种情形之下江湖仇杀是能免则免;可一路上的气氛实在太闷了,闷到让他不由觉得想找个借口开打,只要别闹得太大,总也比这样郁着好些。

  尤其公羊刚刻意笑谈激怒剑雨姬的做法,他虽反对却不好言劝;可背后方家姐妹火怒的眼神直瞪着自己背心,公羊猛可没公羊刚那么好修养,明知背后给人恨盯着仍是言笑自若,他心下也着实想找个机会突破僵局,至少把方家姐妹的注意力诱开去。

  “追好了……”观察周围的痕迹,公羊刚不由微微色变。虽是隐伏,但为了得到彭明全的信任,公羊刚化名杨刚躲在金刀门的日子,可也没敢少了表现,对武林人交手手段的认识不是初出江湖的公羊猛可比,自是看得出来此处痕迹散乱,鞋印也交杂不清,显见交战双方众寡不等,人多的一方龙蛇混杂,武功高下差距不小,所用兵刃也不同,该当非属同一门派;而人少的那一边至少有一人用的是长鞭,鞭法凌厉高明,力道虽属阴柔却是威力无匹,武功便比明芷道姑只怕也是伯仲之问,若正面交锋自己也末必讨得了好,只是寡不敌众,因此才节节败退。

  本来公羊刚也不想惹事,现在自己这边人虽不少,但能战者却不多,说句外强中干都未必冤枉;不过自己时日无多了,本来他以为自己孑然一身,报仇之后死便死了,也不用多管什么,但现在既知道公羊猛也还活着,将来振兴云麾山庄门楣的担子,就得交给这四弟了,偏生以自己的看法,这小弟只有武功够高而已,其余方面真的不怎么样,不趁这个机会让他见识见识大场面,将来等自己撒手人寰,由这四弟来主持云麾山庄,要是出了岔子可该怎么办才好?

  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意,公羊刚对着公羊猛点了点头,可看到三哥嘴角那似有若无的笑,公羊猛却不由微微一震,也不知这三哥心下打着是什么主意,只是本能地觉得不太妙。

  “既是如此,就讲萧仙子护住剑少掌门,我们一同,待会到了现场别急着插手,看看状况再说。”

  见公羊刚语毕,已拔腿追去,公羊猛本来心中一惊,自明芷道姑故去之后,这段日子萧雪婷可真称得上失魂落魄,尤其在听戚明应诉说当日之事后,那出神模样用行尸走肉来形容都不算过分,偏偏剑雨姬是自己这边最大的麻烦,她对公羊刚恨火未消,虽说自己封了她穴道、禁制她武功,最多也只能阻住她自己报仇;江湖上多卧虎藏龙之辈,若是遇到高手,看出剑雨姬被自己下禁制,多管闲事之下,也不知会生出什么事来,这样一个人怎能让犹似失了魂的萧雪婷照看?

  不过转头过去看时,却见被公羊刚突然丢了个责任过来,萧雪婷却有点儿转醒的模样,看着旁边的剑雨姬一双眼儿仍是怒瞪着远去的公羊刚背影,竟不由得摇了摇头,才刚伸出手去又缩了回来,好半晌才伸手扶住了剑雨姬,转头望向方家姐妹,“我们……我们走吧……别跟漏了……”

  眼见公羊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似地原地发呆,方语妍不由轻轻推了他一把,嘱他跟上已去得远了的公羊刚,心中夹杂的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原本云麾山庄之事与她姐妹无关,是因为委身于公羊猛才随他同来,虽以知是为了复仇心切,但公羊刚所选的手段太过阴毒奸险,方语妍嘴上不说,心下却不由微带不齿之意,只是她向来沉稳,不像妹子那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平日与公羊刚也只相敬如宾,保着礼貌上的客气而已。

  不过世外居一行,却让她看到了公羊刚的另一面,这人虽手段阴邪,甚至设计奸骗剑雨姬,光论手段而言绝非正道中人,可为了复仇,却也真是不借血本。那“烈阳照雪”功诀方语妍虽不知其中端倪,可见到公羊猛闻此诀名立时色变,也知这功诀绝非等闲,却没想到当戚明应与公羊猛解释其中缘由之时,身在局外的她也颇受冲击。

  这公羊刚不只对旁人狠,对自己也狠,这般决心确实令人想不佩服都不行。是以虽见他行事邪异,还刻意挑动剑雨姬心中恨火,一路上只把剑雨姬气得眼红耳热,恨不得杀了他,方语妍也没法像妹子那样对此人毫无保留地表示不喜之意。她胸中始终觉得这些都只是公羊刚刻意表现出的表相而已,此人心思实是令人难猜。

  不过他这下子让萧雪婷照顾剑雨姬却真的是神来之笔,尤其看到萧雪婷的反应之后,更坚定了方语妍心中所想。萧雪婷是明芷道姑爱徒,公羊刚对她确实颇有防范之意,不像公羊猛对她那么放心;萧雪婷武功虽说足与公羊兄弟相提并论,比之自己姐妹足足高上两三筹,但若让她出手,只怕公羊刚激战之中还得多担心她会不会暗下杀手报仇,毕竟公羊刚自己便是这么干的;现在让她去顾着剑雨姬,一来免了萧雪婷加入战团,公羊刚不用边打边怕受到暗算,二来让萧雪婷有点事做,硬将她从失魂落魄的情境中拉回现实,现下萧雪婷可不是硬被迫的打起精神来了?

  但看公羊猛现下模样,显然还没体会到公羊刚安排中的深意,不像原来与方家姐妹初识时那般筹谋运智,方语妍知道那并不是公羊猛退步了,而是终于见到公羊刚之后,放松心情之下不自觉地把动脑的事情都交还给他,就像方语纤向来对自己的依赖一般;不过方语妍虽知其中根由,看他这呆样儿却也不由心中生火,“好相公……现在连仙子姐姐都打起精神来了,反倒是你呆头呆脑……还不快去追?难道要你的好哥哥独自动上了手,你才想伸出援手救人吗?”

  给方语妍这样一催促,加上看到萧雪婷扶助剑雨姬时,虽仍和这几日一般面无血色,可至少是专心在剑雨姬身上,不像先前一般的魂不附体,公羊猛虽还猜不着究竟是什么让萧雪婷有这番转变,但看方语妍的神色有喜无忧,也知多半是三哥又有了什么安排,他连忙追了上去。

  循着交手之声愈追愈近,转出了林木茂密之处,眼前霍然开朗,看清了场中情况,公羊猛陡地一惊:场中分成阵线分明的两边,一边约有十余人,其中六七人下场与对方交手,其余人等则在旁边戒备,隐隐成合围之势,绝不让对方有脱走之机,一群人无论兵刃或出手都大不相同,不似同门之人;二边则只有二女,一个红衣劲装女子长鞭飞舞,迫得众人无法近前,只是红衣女虽气势迫人,可呼吸已难保悠缓平静,衣角也有了几分破损,显是因为交手太久,众寡不敌下全无喘息空间,对方又小心戒慎,连脱逃机会也没有,车轮战下去便那红衣女武功再高也难幸免。

  虽是如此,红衣女仍毫无放弃之意,手中长鞭依旧毫不停息,鞭舞范围中守得犹如金城汤池,敌人虽众一时间也难得逞,鞭舞之间只见那女子亭立其中,如画面容上全无表情,虽是额间已然见汗,仍是一副清冷高傲模样,深刻的五官中透着英姿飒爽,冷目逼扫处透出隐隐寒光,美艳之外透着一股逼人的冰气,有如荆棘丛中的玫瑰一般,便要凋零也落不到凡夫俗子手上。

  本来鞭子是长兵器,那红衣女的鞭子又较武林中人的常规用鞭长得多,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使起来是威力无匹没错,范围也广,可若让对手欺近身边,就只有束手就缚一途;但那红衣女身畔一位粉红衣裳的女子也正戒备着,玉手翻飞如蝶恋花如蜂戏蕊,护住自己与红衣女子周身,便有对手冒险突破鞭圈攻入近处,一时片刻间也突破不了那纤纤玉指飞花拂柳般的守势,加上红衣女子鞭上功夫实已到了极处,挥洒之间迫开外围敌人后,还能回鞭攻向内圈敌人背后,这内外夹击的攻势令人防不胜防,尤其两人的配合,使得对手虽众,冒险攻入近处后却是腹背受敌,不得不灰溜溜地退了出去,若非人多势众,只怕早给两人杀出重围、逃之夭夭了。

  不过两边人数相差太多,身陷重围的两名女子纵然武功高明,久守之下给对手喘息之机,先到的公羊刚看了一会,心知被围二女终是不免落败,可情况未明,却也不好出手,此刻见公羊猛容色一变,眼光直盯着被围的那粉红衣裳女子,不由微微一怔:看他如此模样,难不成是遇上了旧识?

  “原来是她,怪不得……怪不得师兄要赶得这般急了……”

  方家姐妹功力不若公羊兄弟深厚,又是起步较晚,若非上官香雪轻功不弱,两个徒儿也非弱者,只怕到现在还赶不上来;不过一出林间便见场中战况,方语纤眼尖,一眼便看出被围的那粉红衣裳女子,正是在汉阳城中与公羊猛初见之日,与公羊猛勾勾搭搭,关系不清不楚的杜桃花。没想到她竟在此处,胸中一股醋意蒸腾上来,方语纤口中声音不由带着酸味,“是不是要赶快下场救人?毕竟……毕竟她与师兄也是一场相识……”

  没想到方语纤的醋意竟在这时候涌上来,公羊猛心中也不知做何滋味,旁边的方语妍虽是一语不发,眼神中也透着些许幽怨;她虽然嘴上不说,心里的感觉和妹子怕也差距不多,公羊猛不由暗恨自己没早一步告诉她们杜桃花的真正身分,若给她们知道,这杜桃花便是两女的师伯、当年威震江湖的“花仙姬”花倚蝶,便不论武功,光说身为师门晚辈,方家姐妹也不敢多话。

  本来看不过一两人从林中出来,并未出手只驻足观察战况,战圈中二女凝心于战,连来人面目都没看上一眼,而包围众人也不放在心上;却没想到人竟愈来愈多,后面那两个女子身法轻功一见便知高明,正围战二女的众人不由一惊。

  激战许久总算在此处堵住二女,他们可不想多生枝节,一个本在休息的青衣老者跃起了身,一摆手阻住了身后人的跃跃欲试,走向公羊兄弟这边,伸手一礼,“老夫天罡门柳致斌,随同武林盟在此追杀魔门余孽,不知诸位来此何干?”

  “这个……”没想到当真是武林正道在追杀魔教妖姬,虽知对方占全了理,但花倚蝶乃师门长辈,公羊猛想不援手都不行;他转眼望向公羊刚,却见公羊刚只专注战况,连口都不开,摆明了要自己应对,公羊猛把牙一咬,好不容易才开了口,“在下复姓公羊,单名一个猛字,路过此处在前边见到道旁有交手痕迹,是以过来看看情况……本来见以众凌寡、威凌弱女,非是正道手段,还以为是魔教余孽为乱,没想到却是前辈等人正追杀魔门余孽,还请让在下瞻仰瞻仰,正道诸位前辈各逞绝艺、斩妖除魔的威风……”

  “你……”听公羊猛话里带刺,讥刺意味极为浓厚,一个与柳致斌同色衣衫的少年跃起了身,举起手中判官笔就要动手,却给柳致斌挥手阻住,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硬是迫得那少年红了脸住手,待在柳致斌身边不敢为乱。

  其实给公羊猛这样当面讥讽,柳致斌脸上也不好看,但他身为武林前辈,实不愿与后生晚辈一般见识;何况这一次只是众人适逢其会,道旁遭遇二女才乒乒乓乓地打到此处,事先并无计划,他原也没想到两个魔门妖姬武功竟如此高明,虽是众寡不敌,彼此配合下还能且战且走,现下看来自己这边虽是人多势众,要克敌致胜也得耗上好一段时间,此时岂是与旁人言语过节之时?

  何况仔细想想,柳致斌也不由老脸微红,说到“以众凌寡、威凌弱女”八字,与眼下情况也符合个十足十。自己众人抗魔心切,原先倒真没想到旁人眼里怎么想,年轻晚辈不懂事理,要误怪自己这边也是常有之事,何况此事之起,说来也未必光彩,柳致斌也不愿纠缠在这个话题上头,“这……这个……魔门妖姬手段厉害,众人若不团结起来,确实难以匹敌,何况斩妖除魔乃吾辈中人职责,个人名声也算不得什么,倒不知少侠是否愿意出力,好为武林除一大害?”

  本想好生讥刺一阵将众人的注意力转到这边,好让花倚蝶有机会逃出生天,是以公羊猛刻意放大了声量,让场中除了正围攻二妖姬之人外无不侧目以视,却没想到柳致斌果然姜是老的辣,一下子就把话题又兜回到自己身上。

  眼看场中花倚蝶也发现了自己,正以目光示意要自己远离此处,公羊猛却没办法就此放弃,便不说当日蚀骨的一夕之缘,不说花倚蝶所授手段让公羊猛收服了方家姐妹和萧雪婷,光她身为自己的师叔这一点,公羊猛就不能对她不管不顾,“若是魔门余孽,在下自当出手……只不知前辈是如何发现魔门妖姬的身分?可别冤枉了好人。”

  “魔门妖姬,岂有好人?”脸涨得通红,那青衣少年又弹起了身,陡地欺近公羊猛,手中判官笔一招砸下,出手与出招几是同时而发,但柳致斌眼明手快,身影一动,空手一捏便捏住了判官笔,硬是迫停了青衣少年急袭而来的势子,那判官笔凝在半空,笔尖距公羊猛已不过三尺。

  虽说兵器被制,偏偏制住自己兵刃的不只是同门前辈,还是自己的亲伯父,那青衣少年不敢对柳致斌发火,一腔怒意不由得全转到了公羊猛身上,虽是无法再进一步,口中话声却是一字不停,一股脑儿倾泄而出,“你前来此处、语含讥刺,莫非也是魔门余孽,与妖姬同流合污而来?我柳青今儿个非斩妖除魔不可!”

  轻声叹了一口气,公羊刚插进了话头。

  其实从公羊猛开口开始,公羊刚已发现了不对,公羊猛向来可不是这种主动挑衅的性子,事出必有因,方才又仔细注意,看到了花倚蝶与公羊猛眉目间无声的交谈,已发觉其中大有问题。

  虽说对这弟弟不分轻重竟主动向武林盟挑衅的做法颇有不满,但亲疏有别,此刻可不是偏帮外人的时候,最多事后再骂他一顿。

  “一语不合,便妄语相诬,甚至出手偷袭,举止毫不光明正大,若光从言谈行动而论,谁是魔门余孽已很清楚。”

  一句话迫得不只柳青,连已站起身子想帮柳青出手的几个人也不得不面带惭色退了回去;公羊刚面上笑意盈盈,口中话语柔和,似不带半点火气,一点不像武林中人,若再加把折扇,便像个随处可见、伤春悲秋的腐儒文士,那温雅模样虽与在场众人格格不入,却令人想动手都有点不好意思,“在下公羊刚,乃公羊猛三哥,天下事总大不过一个理去,若能证明这两位被迫得再无还手之力的姑娘确是魔门中人,我等兄弟自当出手降妖伏魔;若不能证明就不能冤枉好人,此事非只关系两位姑娘性命,更重要的是武林盟主的声誉,还请前辈示下证据,以昭公信。”

  本来还想出言争竞,可听公羊刚话题一转竟带到了武林盟主的声誉上头,想说话的几个人登时住口,连原本场中交战正酣的几人也停了手,只在周边围住,不让二女有脱逃的机会。

  给公羊刚这句话一逼,柳致斌一张嘴开合几次,吶吶连声,却是无话可说。这公羊刚貌似温良,话里看似客气,一点没有武林人的强横英气,其实机锋暗藏,比之公羊猛还要厉害。魔门妖姬虽也是魔门中人,可没在身上烙了记号,尤其妖姬们来源颇广,人尽皆知其中至少一半都不是魔门本身的女子,便论武功来源也看不出来;说来真要看一女子是否魔门妖姬,除了举止轻佻、招蜂引蝶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床第间采阳补阴的邪功,可这又岂是能够当众示人的证据?

  说起来柳致斌等人能发觉魔门玫瑰桃花二妖姬的下落,也是运气使然。本来他与这侄子柳青前几日为了武林盟的公事上少林一行,回程途中住宿客栈,便遇上了二女,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柳青向来风流自喜。见二女生的美貌,不由出言勾搭,却给二女严拒,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