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夏荷第八十七章胡家冲十(1/2)

加入书签

  狐是红的,虎是白的。一红一白,分外醒目。

  月亮虽被云层遮挡,夜光暗幽,但并非完全黒暗,几丈内的景物依旧看得到,只是十分模糊不清不楚罢了。透过门缝紧张地盯着外面的酒癫子和孙老头不约而同地低声惊呼着:

  “白虎”。

  白虎?这是白虎?!难怪和我在画册上见过的老虎不大一样。画册上的老虎皮毛带黄,色彩斑斓,看起来艳丽悦目,这只老虎皮毛灰白布满暗黑的斑纹,看起来不太高,应该不到三尺,但是身子很长,少说也有六七尺,长长的尾巴棍子似的拖在身后,不愧是百兽之王,确实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风声呼呼,枝叶刷刷。一狐一虎踱步似的走出草丛,上到土阶我们起先歇息的地方。不时有沉闷的咆哮自白虎喉咙滚出,它并不攻击狐狸,反倒像个听话的小跟班似的随在狐狸身后。

  狐狸站在那儿注视着我们藏身的土屋,双眼冒着妖异的红光白虎就站在它的边上,同样盯着我们的方向,灯笼样的双眼冒着阴森可怖的绿光。它呲牙裂嘴的不住低声咆哮,好像是在等待狐狸主人发出攻击的命令。

  这诡异的一幕让我汗毛倒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我的认知里,虎是山林之王,没有那一种野物不怕它,更没有野兽敢在它面前放肆。老虎出没的地方,百兽无不闻风而逃,一只小小的狐狸,看起来温顺弱小,比之凶恶的老虎,不个头相差更不止十倍,它如何能与老虎和平相处?而且看起来它还是十足的主人?

  一句成语不合时宜的从我脑海里迸出:狐假虎威!

  此时此刻,这句成语是那么的吻合贴切。

  我们怕的是老虎。这只可恶的火狐并不可怕,至少表面上如此。如果没有它身边的那只白虎,我们肯定会一拥而上。可是现在我们躲在这并不算安全的土屋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甚至都不敢吱声。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狐假虎威!

  老虎可怕,白虎更可怕。传说中的白虎是和青龙、朱雀、玄武并列的神兽,为天上的星宿。故事中那位食量惊人、力大无穷的唐代名将薛仁贵,传说就是白虎星投的胎。

  现实中的白虎是虎中之王,比之普通老虎更为凶猛,极其罕见。普通老虎都难得一见,更何况白虎?是故绝少有人见到过。

  想不到连普通老虎都绝迹近二十年了,在这个毗邻城郊的山上却能见到罕有的虎王白虎。这不由的我不在心中惊叹。

  然而这却并非好事,真正的相见不如不见。

  我心念电转,各种记忆和想法纷至沓来,这其间可恶的狐狸带领着白虎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腥臭越来越越浓,煞气也愈来愈重。身旁酒癫子和孙老头的呼吸渐渐粗重,只有捡徕若无其事的站着,饶有兴趣的盯着愈来愈近的火狐和白虎。脸上分明有着期待和兴奋。

  火狐在离门口六七尺远的距离停了下来,杀气和煞气压迫得酒癫子和孙老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大步。捡徕是个缺筋少心的哈巴,外界对他的影响极微,就算死到临头,他也不会害怕。他从灶膛后的柴垛里踅摸出一把长满铁锈的长柄柴斧,舞了舞似乎很趁手,裂嘴一乐,冲我说道:

  “师兄,那只大猫和红狗很好看,我去捉住了带回家去玩,好不好?”

  我回头冲他一瞪眼,威吓道:“不好!那是老虫和狐狸,你一个人打不过,不许出去。你要敢不听话我就告诉师父,送你回三拱桥破庙去。”

  我的威胁是他的软肋,是他惟一害怕的事情,只要我祭出这把杀手锏,每次他却不敢违背,只不过情绪会低落好一阵,像个受了委屈的的小把戏,一付莫娘崽的可怜相。一般情况下我也不忍心吓唬他,可是我们现在的处境太过危险,我怕他万一不听话,冒失鲁莽,从而造成灾难性的严重后果,到时可就悔之晚矣。

  捡徕的好奇和冲动好解决,屋外的威胁怎么解除才是大问题。几步外虎视眈眈的白虎给我们的压力无与伦比,凭着我们两老一少一傻子,没有猎枪或鸟铳,猎杀它几乎不太可能,但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怎么办?

  我紧张的浑身冷汗,右手紧攥着杀猪刀,连令双眼涩涩的汗水都不敢抬手去擦,生怕白虎会趁这个瞬间发起攻击。

  事实上它也确实在此刻开始了攻击。伴随着火狐突如其来的凄厉嚎叫,白虎犹如接到命令,一声长啸,轻轻一跃到了门口,伸爪在门板上一拍,随即一阵推摇。门页颤动,门环叮咚。好才有长凳斜顶着门拴,又有案桌抵住门页,一时它倒是不能破门而入。

  白虎呼呼喘气,不住低吼咆哮,腥臊腐臭薰得我不敢大口呼吸,酒癫子孙老头叫上捡徕,三个人用刀顶着案桌的另一端。我则牢牢的把住着一头扺地、另一头抵在门拴上的长凳,以防在白虎的猛烈撞击下滑脱,这样以来,隔着厚厚的门板,白虎折腾了一会见推不开,遂放弃了撞门,暂时退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