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新婚燕尔(1/2)

加入书签

  昨夜那一程历历在目,御马驰狂,马蹄声与玉铃声相奏,轩窗开合,春帐与墨发共舞。本文由。。首发那样狂放的步惜欢她

  “嗯。”暮青的声音细不可闻,低头时耳根粉红可爱。

  暮青抬眼,见步惜欢半撑着胳膊躺在她身旁,墨发松系,喜袍半解,玉膛明润似玉,锁骨上烙着片花红,一夜过去,仍艳似朱砂,无声地诉着昨夜的风流事。

  “娘子醒了?”耳畔传来的声线慵懒绵柔,比玉音悦耳。

  从军三载,暮青一向睡得浅,醒时只见轩窗半掩,金辉落满窗台,红罗暖帐迎风舒卷,帐角坠着的压帐玉铃儿在如云的喜被里滚着,圆润可爱,玉音悦耳。

  ……

  待他合衣躺下时,窗外月已西沉,天色将明。

  步惜欢为暮青擦了两遍身子,直到见她眉心舒展了些,呼吸不再沉长,这才从窗下叠着的锦被底下取出只玉盒来,沾了些雪白的药膏为她涂抹上。

  月影接住铜盆,不经意间瞥见盆中水,目光飞速转开,打水时特意绕了远路,没经过卿卿身旁。

  许久后,铜盆递出窗来,男子的声音沉了些,“再打盆水来。”

  男子低头洗帕,眉宇锁如玉川,自责深藏,懊悔成结。

  他该再把持些,真不该贪图一时之欢。

  今夜千算万算,没算到卿卿护主,苦了她了……

  步惜欢噙起浅淡的笑意,轻轻地掀开被角,为她擦拭玉背上的汗珠,怕她着凉,他擦过之处必及时掖好被子,待掀开被角瞧见她的**,他顿时露出心疼之色。

  水温刚好,暮青睡得沉,湿帕点上鼻尖儿,她只颤了颤眼睫。

  月影应是,疾步去了,待打水回来,步惜欢已起身披了衣袍。水从窗外呈了进来,步惜欢将铜盆放去角落里的喜盘上,轻柔地拨开暮青脸庞上沾着的湿发,拿浸湿的帕子细细地擦拭她的鬓角和额汗,连眉心里凝着的细小汗珠儿也未遗漏。

  “打盆水来。”待怀中人儿的呼吸声平稳下来,步惜欢对窗外淡淡地道。

  暮青的眼帘掀了掀,抵不住如潮困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累极之态叫男子心疼不已,不由收住笑意,轻轻抚上女子的青丝,抚着抚着,指尖在她颈后蜻蜓点水似的掠了过去。

  暮青的眼帘似开微合,欲嗔无力,欲睡难眠,满腔羞愤纠结之情隔着胸膛都能传到步惜欢的心坎里,他忍不住笑了声,韵律低沉,说不出的好听,她听在耳中,莫说嗔怪,连皱眉都懒得。

  粉掿成的人儿似一泓春水化在男子的臂弯里,娇眼珠星,春颊含羞,羞愤欲死之态一生难得一见。这是她一生里最为脱序的一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