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怀朔镇(1/2)

加入书签

  怀朔镇的‘春’日,其实是带着尘沙的。连绵不断的草原上,稀稀拉拉见着有牧民挥扬着手里的牧鞭驱赶着羊群。怀朔镇前面便是柔然,里面也是鲜卑人汉人匈奴人杂居,牧人一边驱赶着羊群,悠悠扬扬的敕勒歌从牧民的口里唱了出来。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牧人高亢的歌声在蓝天白云下响起,羊群咩咩直叫唤。

  羊群不远处一个小姑娘起来,崔氏也可怜,她原本是士族的‘女’儿,在一次出行里,不小心被贺内干瞧见了,于是就被抢了过来,在草地里被迫野合。事后,贺内干满心欢喜的带着崔氏去见崔家族人。

  胡人没有汉人那么多讲究,什么礼法,看对眼了抢过来,成了事,就是抢过来的也是妻子。

  可是士族不这样啊,顿时就不认这个‘女’儿,还叫人将贺内干和崔氏给轰了出来。

  崔氏没了父母家族的庇佑,贺内干就干脆把她带到了怀朔镇,和父亲说了一下,照着鲜卑人的习俗举行了婚礼之后,便成了贺家的新‘妇’了。

  当年崔氏到怀朔镇的时候,曾经引起一阵轰动,因为崔氏貌美不说,进退有礼,气质超然之外,持家也有独特的地方,这让贺内干越发觉得得了宝。

  不过贺霖觉得,崔氏的内心里其实还是藏着一股怨恨的。

  “阿霖。”贺霖一进‘门’,就听见崔氏用汉语对她说道。

  崔氏在自家人面前从来不说一句鲜卑语,一句都不,就是对着贺内干都是说汉语,也从来不唤家中孩子的鲜卑名。

  “家家。”贺霖也用汉语说道。

  “舅母。”李桓提着那只皮袋子走了进来,“里面是羊‘肉’干。”

  “嗯。”崔氏应了一声,“待会就在阿舅家用朝食,用完之后,舅母教你写字。这里的‘肉’干你拿回去一半给你家家。”

  李桓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