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肉汤(1/2)

加入书签

  “兄兄!”贺霖望见贺内干那条手臂,整个人都楞在那里,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看着上面已经干涸成黑‘色’的血迹。看样子血应该是止住了。

  她在怀朔并不是没有见过鲜血淋漓的场景,草原上有狼等野兽,有人牧羊被咬伤的。场面比贺内干只惨不好,她还见过被狼咬去半边脸的。

  “兄兄,血止住了?”她把怀里的次奴放在地上,牵着他的手。

  “娜古去给兄兄烧些水来,准备些布条。”贺内干望着‘女’儿说道,那一下不说要他命,但是也很够呛。

  贺霖一听,立即点点头,她的袍子比较短,才到膝盖那里,便于行动。她跑的飞快,庖厨里早就留了火,只要捅开,用竹筒向里面吹气,将火吹旺之后,把柴塞进去。水是常常烧着的,为了不‘浪’费留着的火苗。

  她去寻了些衣物,‘操’着剪刀三下五除二,剪成了一堆布条,在水烧开后倒出一点,将布条塞进去继续煮。

  看着,贺内干应该是要将布条做包扎用,她想了想又把剪刀给洗干净煮了一番。

  屋里,次奴被贺内干手臂上狰狞的伤口给吓得哇哇大哭,贺内干向来粗养儿子,没有去管。他光着膀子,手边都是放温了的开水,煮晾过的布条,剪刀之类。

  要不是今天天气不错,阳光十足,说不定这布条要晾到什么时候去了。

  李诨从外面采摘了些治疗这些伤口的草‘药’,拎着到贺内干家里。他望见崔氏正低垂着头为贺内干清洗伤口,她肌肤白皙,一头青丝在脑后盘了一个圆髻,简单却又大方,和那些满头辫子的鲜卑‘女’人很不一样,她身体纤弱苗条,即使生育过两次,也能望见她的风韵‘迷’人。

  贺内干湛蓝‘色’的眼睛全黏在她脸上,崔氏半点娇羞都没有,她只是垂着头,将手里带血的布巾给放到一旁的木盆中。

  李诨手握成拳放在‘唇’上轻咳了一声,贺内干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

  “乌头。”贺内干说道。

  崔氏将沾血的布巾泡在水中,端起水盆,对着李诨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李诨心里倒是有些失落的,美人谁都想要,不过贺内干比他们这些人更狠也有运气,不然这么一个出身高贵的世家娘子怎么被他给‘弄’了去。

  “我采了些草‘药’,待会让阿崔敷在你伤口上。”李诨说道。

  “谢了。”贺内干说道。

  “你妹妹还是我两个孩子的家家,有什么好谢的。”李诨坐在贺内干身边,外面一个小姑娘走了进来,她梳着两条辫子,身上的鲜卑袍只是到膝盖位置,脚上穿着双草鞋。

  “娜古过来。”李诨冲贺霖招招手,贺霖走过去。

  “姑父。”她说道。

  “来,帮你家家把这些草‘药’给洗了,待会你兄兄要用。”李诨说道,面前的这个‘女’孩长得有几分崔氏的影子,眉眼鼻子嘴‘唇’,就没有一处地方不像崔氏的。头发乌黑,不像贺内干和贺昭是褐‘色’卷发,眼睛也是黑‘色’的,只不过这孩子的轮廓是要比汉人要稍微深那么一点。

  “好的。”贺霖答道。

  她抱起那堆草‘药’就走。

  李诨看着侄‘女’一会,再看了看在角落里独自哽咽的侄子。平心而论,倒是次奴更像贺内干。

  “娜古长得倒是像家家。”他说道。

  “长得像家家才好,要是和次奴一样长得像我,那就不行了。”贺内干大大咧咧的说道,手臂上的伤口皮‘肉’翻卷好像也不怎么当回事似的。

  李诨笑了几声,鲜卑族其实内部是分了好几支的,慕容鲜卑,拓跋鲜卑等等,鲜卑人也不一定都是南朝人想象的那样白肤黄发,汉人认为高鼻深目的胡人长相十分丑陋,而且慕容部和拓跋部也都是出过美人的。

  贺内干觉得自己那副胡儿长相十分不入流,‘女’儿长得像崔氏他还顿时觉得天都亮了许多。

  “好吧。”李诨在大舅子面前也不提起当年见着儿子黑发黑眼,也松了一口气来着。

  “娜古长得像家家,很好。阿惠儿前段时间还说要娶娜古呢。”李诨想起自己长子笑道。

  贺内干想起外甥,咧了咧嘴角,外甥相貌长得不错,而且人也懂的上进,哪怕在鲜卑胡人里长大,也知道要主动学字,倒是比那些一天到晚只晓得喝酒的胡虏们不知道好了多少。

  “阿惠儿啊,那是个好孩子。”贺内干只说了这么一句。

  不多时贺霖便将那一堆草‘药’清洗干净,‘交’给崔氏。崔氏自己将草‘药’放在罐子里,在捣‘药’。

  ‘药’被捣好后,崔氏跪坐在贺内干身边,将‘药’敷到伤口上。

  “今天大败了?”崔氏难得主动和贺内干说话。

  贺内干一开始还楞了会,随后心‘花’怒放了。他带着些许讨好看着崔氏说,“嗯,这次是当地的豪族。”

  崔氏听后,面上浮现几丝冷笑,“那么那位将军是如何打算的呢?是想要驱逐豪族,还是如何?”

  “将军想要到坞堡里抢出粮食来。”贺内干老实答道。

  “然后呢?抢出米粮可是为了囤粮?还是为了甚么?”崔氏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