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解决(1/2)

加入书签

  贺霖自己和她手下的那些人,真的是一个都不能出院子,贺霖不知道李桓到底做了什么让李诨如此对待他,但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坐以待毙。

  步六孤氏想要将她这一系整下去,这一次能过去了,她就算是惹了一手腥味,也要把步六孤氏整的连在地底下的步六孤荣都认不出来!

  因为怀孕,李诨就算再气李桓也不会拦着贺霖不让医官里为她诊治。

  医官开了安胎的‘药’方,对外只管说是痛胎,‘妇’人有身前几月痛胎也并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小‘药’童记得贺霖对他说的话,更记得她许诺下的那些黄金和良地,有了那些,一家子基本上就能安安生生的活下去,甚至还能买上几个奴婢使唤,他也不用再来辛辛苦苦的看人脸‘色’了。

  医官们没过一段时间便会给大丞相府里的主人们号脉诊治,跟在医官身边的‘药’童也是被使唤的团团转。

  佛狸今日随便拿个理由说身体不好,不去书堂上学,师傅也没有认真的来查是否是真假,只是让人来问一问后,就没有下文了。

  他这边说自己病了,还在房中想兄长会在哪里,那边就有小厮儿来禀报,“二郎君,医官来了。”

  佛狸下意识蹙眉,怎么就来了?不过他还是点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不多时一个中年人带着个少年人,那个‘药’童见到佛狸,立刻稍微上前两步,“二郎君,世子妃让小人给二郎君带上两句话。”

  佛狸今日也去找过贺霖,但是到了院子那里,见到有守卫把手,去问也只是说世子妃身体不适不宜见客。他便觉得事有蹊跷,听到‘药’童这么说,佛狸立刻抬起眼来。

  “我阿嫂有甚么事情,让你带给我。”

  那‘药’童屈膝几步,凑在佛狸耳边说了几句话,佛狸听完那‘药’童说的话,虽然心中早有些预料,但是听到他的话到底还是变了脸‘色’。

  坐实了心中所想,他问了问‘药’童,到底世子妃需要他去做什么,让‘药’童和医官退下后,他在房中更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他随便让服‘侍’的小厮儿找出一套奴仆的衣服给他,他将身上的衣服换了。

  佛狸是嫡出的第二子,但是他比不得上头的大兄那般耀眼,也比不得后来的弟弟们让父母疼爱,基本上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他。

  他这么一走,身上将奴仆衣裳一穿,低眉顺眼的,还真的没有人认出他来。

  他最先溜去的是庖厨,庖厨里每日都要给主人们做饭,大丞相府里没有汉人世家的那些规矩,基本上是分开吃的,会有奴仆将饭菜专‘门’送过去,他只是在那等着就好。

  天子一日三餐,其下贵族和平民两餐,李诨名为大丞相,其实手中权力和天子并无二异,一日三餐在大丞相府中也用的。

  佛狸是个相当有耐心的人,他硬生生的等到了将近午时,庖厨将所有的膳食准备完毕,让膳奴给送去,那几个弟弟和阿姨住在哪里,佛狸是一清二楚,几乎只要站在那里看一看就知道了。终于他看到一个膳奴拿着膳食往另外一条偏僻的小道上去了,佛狸没有半点犹豫跟了上去,因为那条道上没多少人,他走过去,一记便打在那膳奴的后脖子上。

  他已经十一二岁,平日也颇习骑‘射’,所以年少之下还是有几把武力,他将昏了的人拖到路旁一个没有人来的荒僻院子里,快速的换了衣衫,然后拿着食盒沿着里头的小道一路走进去。

  佛狸刚刚来的时候,心里就想着怎么让步六孤氏好看,既然都这么想了自然是要着这件事情做点什么,便没少在这个大丞相府里少逛。

  李诨自然是不回去管他,一心对付世子的步六孤氏更加没有分出些许心神来对付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嫡次子。

  没想到这一次上回‘乱’逛竟然派上了这个用场。

  这条小路的尽头是一处不起眼的房屋,房屋周围有武士把手,那些武士见着佛狸来,见着他手里提着的膳盒,便以为他是前来送食的膳奴。

  武士们仔细检查了下膳盒中有无书信夹层,和他身上有没有书信之后,就放他进去。

  佛狸一路上一声不吭的,顺顺利利的就带着膳盒进去了。

  他走到屋内,穿过一道帘子,见着一个人坐在榻上。

  佛狸见到那个人,顿时双眼一亮,口中忍不住呜咽起来。他上前几步,将手里的膳盒放下扑倒在那人的脚前,“阿兄!”

  “佛狸?”缓了一会,他才听见略带熟悉的嘶哑嗓音。

  “阿兄,阿兄你怎么了,兄兄怎么会把你关起来?”佛狸呜咽了几声,将心中的‘激’动给强压下去,赶紧问道。

  “我被步六孤阿姨给害了。”李桓面上苍白,嘴‘唇’干裂,几乎可以看见有血口,他摇摇头,“一时大意,也不知道‘妇’人如此‘阴’‘私’下作手段,竟然被这样给‘阴’了。”

  “阿兄,”佛狸跪在那里,听了李桓的话愣了愣,而后脸上凶狠起来,“阿兄莫急,我这就去手刃了步六孤氏那贱‘妇’!”

  说着,他抬起手臂一抹脸,就要起来往外头冲。

  “等等,你要去杀谁呢!”李桓一把拉住他,“她那条命,不过就是比家里的奴婢稍微值钱一点,不值得把你也给带进去!”

  他摇了摇头,“况且,杀了她,说不定兄兄是要真的下了决心要废我了。”

  “那怎么办?啊,对了,阿兄,姊姊已经让人赶紧出去找姑父手下的旧部,让他们立刻派人去洛阳搬救兵——”想起那小‘药’童说的话,佛狸立刻说道,他并不为李桓要被废的事情开心,想什么兄长被废了,接下来要被立为世子的是他。他从来就不相信李诨这个兄兄,如今李诨被步六孤氏‘迷’的神魂颠倒,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立八郎那个还在兜‘尿’布的小孩子的事情。

  一旦八郎被立为世子,莫说李桓,就是他们这几个小的恐怕将来也保不住‘性’命。

  “娜古……?”听到贺霖做的事情,李桓的双眼一亮,“好,很好,找姑父算是一个,不过还得把另外一个人找来,一定要让他来劝说兄兄。”

  “是谁?阿兄你和我说,我去找。”佛狸说道,他在大丞相府中不过是个透明人,但是行动起来没有人去管他,做些什么事情也方便的很。

  “你去将司马阿叔请来,让他来劝说兄兄!”李桓压低了声音说道。

  佛狸当然知道李桓口里所说的司马阿叔是谁,便是当初一直跟随李诨的司马子消,传说他祖上是晋皇室后裔,后来不知道是何缘故便到了六镇,算起来司马子消还是那群人里头读书最多的人了。

  “他?好,我记得了阿兄。”佛狸点头。

  “我眼下手边没有纸笔,你且附耳过来,我教你给他的书信要怎么写。”李桓说道。佛狸闻言立刻附身过去。

  佛狸出来之后,把身上的那件衣裳一脱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了,不多时他便朝府外走,当然,没有谁去拦他。

  当天,就有一匹快骑前往洛阳。

  从晋阳到洛阳,若是走走停停的要好几日,但是快马加鞭,两三日便可到达。在洛阳的贺内干在得知消息后,愤怒的立刻就要亲自赶到晋阳找李诨理论。

  “莫说阿惠儿不好‘女’‘色’,根本就不可能看上他那个高氏,就是看上来了,一个‘妇’人哪里能够和亲生儿子相提并论?这个老小子分明就是想让那贱‘妇’上位,看我不杀了她!”

  崔氏见着贺内干急的满屋子‘乱’转,口里嚷嚷着要杀人之类的,她过了一会等贺内干闹的没了力气之后,才开口,“我觉得此事有蹊跷。”

  “甚蹊跷?”听到崔氏这么说,他抬头问道。

  “阿惠儿虽然在外头名声不好,但在‘女’‘色’上面却是干干净净,如今这一回怎么突然就看上了那个高氏侧妃?”

  那个高氏固然是再长得如‘花’似‘玉’国‘色’天香,也不可能让一个知道分寸的少年人一下子就狂‘性’大发,不顾嫡子和庶母之间的僭越,就不管不顾的勾搭在一块。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道理。”贺内干老老实实的坐在榻上,“那要我怎么做?”做外甥的出了这种事,阿舅怎么能在一旁什么事都不做。

  “大娘不是有身了么,”崔氏面上冷静,“你就说想要看看‘女’儿,派心腹前去探看。还有请旧部也去。”

  崔氏出身世家,熟读史书,她几乎是听到这件事情,就明白了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妇’人‘阴’‘私’手段,在崔家没有,但是她在史书上却看到了不少。

  她知道这事情说不定就是步六孤氏给搞出来的,不过手段毕竟还是差了一层,找个合适的人去给李诨分析情况,不难扭转区别。幸好步六孤氏没有学大骊姬来个什么进献毒‘肉’,不然还真的有几分麻烦。

  胡虏毕竟是胡虏。

  这等‘妇’人手段,遇上权势也不过是尔尔罢了。

  “好,就这么办。”贺内干点点头,他手下有兵拱卫洛阳,他不能随意离开,“那么我这就去找那些兄弟!”

  虽然在前一段时间里有些人挨了李桓的整,但到底是看着李桓长大的,心里有些气,还不至于心里巴望着李桓赶紧被个‘女’人害死了事。

  一群人还没和李桓到要死要活的地步。

  由贺内干牵头,还是有人愿意保他。

  **

  步六孤氏这几日容光焕发,整个人简直要比过去更加得意几分,这几日李诨是真的和她说了要立八郎为嗣子的事情。

  她也明白这事情真的追究起来,破绽之处颇多,所以她爱更要趁热打铁,不能给李诨反应过来的时间,赶紧的就把这事情给定了。

  她抱着怀里的儿子,八郎正在专心致志的玩一只球。

  “八郎以后要做世子了,开不开心?”步六孤氏低下头笑着逗‘弄’儿子。

  “家家。”八郎毕竟才三岁,有些想不懂步六孤氏所说的话。

  “没事,现在不明白,等到将来那就明白家家为你做的事情了。”步六孤氏笑道。

  “娘子。”两母子正说着话,外头有管事隔着屏风跪下来,“医官禀告说,世子妃痛胎,需要多加诊治。”

  “那就给她看看吧。”步六孤氏听到是贺霖的事情,口气立刻冷淡了不少,“免得有闲话传出去说我亏待她。”

  “唯唯。”听到步六孤氏这么说,‘侍’‘女’立刻应道。

  “哼。”步六孤氏的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她向来看不惯世子妃的那个做派,出身和李诨是根本没两样,六镇上的镇户出身,长得倒是美貌,可是这李诨时不时对儿媳比对儿子还要好,更亲热,这让她心中很是不满。

  做公公的对儿媳好成那样,这是要做什么?

  贺霖又对她是那样,她自然心中越发不喜。

  罢了,日后还不知道会是怎样呢。步六孤氏的嘴角‘

章节目录